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ove and Life 03

原著向维克托视角,讲述那些你们知道的不知道的,来自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爱。

排雷:此篇又名讨厌鬼.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罗曼史。

维克托表现出来的性格会很现实,骄傲自我自私任性毒舌,不会因为喜欢勇利而性格突变。

不是傻白甜,事业线比重略大慎入

私设如山,比如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未明确
老毛子大魔王性格把握不准可能会ooc

同款系列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上)  12(下)  13(上)  13(下)  14(上)  14(下)完结

上章链接:锲子  01  02

-----------------------------------------------------------------------------------------

想象了一下雅科夫可能会有的反应,维克托很快就把这个可怕的念头抛之脑后,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上去有几分荒谬的想法居然在几天后成为了现实。

 

 

“请问维克托先生在回归竞技后有什么打算?”

在记者见面会上,无数记者将话筒对准了今天的主角——这可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正式宣布回归竞技后的第一次记者会!

“打算吗?自然是好好准备本赛季接下来的比赛。难道我还能有其他打算吗?雅科夫会当场吃了我的。”笑眯眯地飞了一个wink,维克托语气诙谐地回答着他们提出来的问题,他好歹也算同这些记者打了十几年的交代,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果然,维克托半调侃地话一出,记者们纷纷笑了起来,气氛一时大好。

坐在一旁的雅科夫心情也不由得好了几分,看这情况,顺势提出这一赛季的编舞由娜塔莎负责这个消息应该不会引起太多议论……吧?

“俄罗斯全国大赛近在眼前,维克托先生对此是否已有了充分的准备?毕竟,距离维克托先生正式宣布回归竞技才过去了一星期。”

看到维克托皱着眉下意识地想要开口,雅科夫连忙赶在他说话前抢过了话筒:“虽然维克托中途跑去日本当了一年的教练,但请大家相信,维克托作为一名男子花滑选手,最起码的职业操守还是有的,我们将会全力以赴面对这一赛季接下来的所有比赛。请大家期待维克托在比赛中的表现。”

“所以说,维克托先生是打算在俄罗斯全国大赛上向大家展现新的节目吗?虽然才刚宣布回归竞技,但是以维克托先生在编舞方面的出色,自然能在短时间内创造出令人惊喜的新节目吧?”

“这个,”雅科夫皱紧了眉,“事实上,这一赛季我们最终决定继续沿用上一赛季的节目,当然……”

记者们一片哗然,“雅科夫教练的意思是维克托先生在这一赛季将会继续沿用上一赛季的旧节目吗?虽然国际冰协允许选手在两个赛季中使用同一套节目,但这可和维克托先生一直以来的作风不大相符。

“当然不是,这个……”雅科夫刚想解释,就被记者们一连串的追问淹没了。

“维克托先生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时间的不充裕,还是因为缺乏灵感呢?”

“之前好像就一直有传言,维克托是由于缺乏灵感而选择暂时休赛……”

“……”

 

 “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在一片嘈杂声中,维克托突然开口道,为了保证大家都能听到,甚至还稍微抬高了声音,“但凡是认识我时间稍微长点的记者朋友们都知道,在花滑方面我一直都有个小癖好,那就是尽可能的在每次比赛时让观众对我的表演大吃一惊。我始终认为,让观众出乎意料是最重要的。”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最终,有记者举起话筒:“所以,维克托先生的意思是?”

“今后的比赛我依然会本着给大家带来惊喜的态度去准备。”维克托斟酌着用词,“至于其他,暂时无可奉告,谢谢。”

 

 

“维恰,你知不知道,你刚这么一说等于亲手给他们递去了一个把柄!”

后台里,雅科夫心情烦躁的踱来踱去。

他特地在赛前召开记者会,一方面是想宣布维克托本赛季的编舞将由娜塔莎负责,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借此机会回应外界那些莫须有的传言,在这一赛季他们的确将继续使用上一赛季的曲目,但是原因并非是什么外界所疯传的“缺失灵感,所以原封不动的炒冷饭敷衍应付”。

 

“‘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这下好了,就算你在全俄赛上表现的再出色都免不了被人喷上一顿,难得之前那次教训还不够惨痛吗?”雅科夫突兀地止住了话头。

 

空气一时间凝滞了起来。

 

关于“那次的教训”,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总之就是,刚刚升上成人组并取得良好成绩的维克托,在一次记者会上大刺刺地表示,他在构思和表演节目时的出发点就是让大家大吃一惊——这样的发言外加他当年出色的成绩在当时引发了一定的震动,一时间仿佛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着他们的“俄罗斯小英雄”将会为他们带来怎样的惊喜,而维克托也确实用赛场上优异的表现回报给了大家,但最后,维克托却陷入了无数指责诋毁的旋涡中去。

人的期待是无止境地,让所有人感到惊喜,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何况那时候的他,才是个17岁的小少年。

这之后,维克托虽然仍然坚持着原来的初衷,但却再也没有对外发表类似的话,尽管几年后的他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了记录,通过自己高超的技艺和别出心裁的编舞成功让惊喜席卷了全世界。

 

“我当然没有忘记那次的教训,”维克托无奈地笑了笑,“雅科夫你没有发现吗?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期待着回归竞技后的我能够给出完美的答卷——单纯只是修改编舞的话,那些质疑声永远不会消失。”

“所以你之前为什么要抛下一切跑去日本?”雅科夫简直要被这个学生给气死了,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抱歉,维恰……”

“没事的,其实就算不去日本,这一赛季我也是准备休赛一年修养一下的,毕竟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感觉自己在节目的演绎方面遭遇到了桎梏,况且,过于长时间的站在最高处,总是很容易让人丧失斗志什么的……不过拜勇利所赐,现在的我反而充满了斗志呢。”

雅科夫叹了口气:“只是现在……”重新排演一套新节目却是完全不可能了。

或许,他这次的决定真的做错了也不一定。

 

“那就退赛好了。”

“退出今年的全俄赛,利用现在到欧锦赛的这段时间重新排演一套新节目。”

做出这样的决定后,接下来的话就更容易说出口了。
“其实当初告诉雅科夫你我决心参加今年的全俄赛完全是一时激动,根本没想太多。现在放弃反而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是啊,那时候的他虽然说出了要回归竞技的话,但是内心却完全被勇利可能要决定退役的事情给填满了啊。

后面得知勇利终于放弃了退役的打算,激动之余更是完全把全俄赛同大奖赛的间隔时间过近这个重要问题给忘光了。

而身为教练的雅科夫,虽然知晓这一点,却不想夜长梦多……毕竟,以他对维克托任性程度的认识,过了这会他还愿不愿意立马回归竞技又是一说了。

 

听到这一消息的雅科夫皱着眉,却意外地沉住了气,“所以,维恰你这是打算要放弃今年的赛季?那些媒体和粉丝不会放过你的——上周你才刚宣布回归竞技!”

“实在没办法的话,也就只能放弃这一赛季了。”对此,维克托的态度却十分坦然,至于媒体和粉丝,根本影响不了他什么。

如果不能在比赛中拿出足够出色的作品,他宁愿再浪费半年时间。

这是他的想法。

 

不过……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现在还远没有到需要放弃的地步。我记得国内冰协对于世锦赛出赛名额是有一定分配权的——按照上一赛季的成绩,一个世锦赛出赛名额应该不为过吧?”
“这个确实可行,但在俄罗斯并没有前例……这样,我马上去联系一下冰协。”雅科夫眼前一亮,当即掏出了电话。

 

五分钟后,雅科夫捂着手机看向了维克托:“他们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的话,一套足以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节目编排算吗?”

 

雅科夫神色微动,顿了顿才将维克托的理由转述给冰协高层。

“他们答应了,但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维恰你在欧锦赛上的发挥必须要足够出色,出色到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放下电话,雅科夫脸色缓和了不少。

维克托无所谓的笑了笑,对他来说这种要求简直是小case——他目前缺的只是时间罢了。

“至于对外公布的退赛理由……”维克托支着下巴,他是不屑虚报什么伤病,但是若是直说时间不够编舞的话,肯定会有人攻击勇利吧?

“我会对外公布说你退赛的理由是因为错过了全俄赛的报名时间,”谈到这个话题,雅科夫的神情轻松了不少,“别这样看我,本来你的全俄赛名额就是走后门来的。”

“这样一来的话我想大部分的粉丝都能理解——毕竟一个多星期前你还抱着你的学生死活不肯松手呢。”

雅科夫这话明显指的是刚刚结束的大奖赛决赛结束后的那辣眼睛一幕,对此维克托唯有笑笑。

那时候的他光高兴都还来不赢呢,哪还有闲心留意其他?

 

“但是……那些极端的粉丝和某些小报媒体可不会因此而放过你。”雅科夫强调道,“恐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那些流言蜚语都会围绕着你。”
维克托差点没笑出声:“雅科夫你说的好像之前我周围就没有那些流言蜚语一样。”

一路走来,在他荣耀加身的同时,周围诋毁质疑的声音几乎就没少过。

当他获得世青赛冠军时他们在“热心的担忧”他无法平稳度过接下来的发育关,成人组出道那两年状态不稳定时更是没少被人当成“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典范,好容易成绩稳定了又被人怀疑这样的成绩已经是职业生涯的最高峰……

等他用层出不穷的惊喜和一个又一个的奖牌巩固了他在花滑界的地位并即将迎来世界赛事的五连冠后,“维克托退役说”这一谣言又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让他们去吧。”笑过之后,维克托无所谓地道,“反正,只要在欧锦赛上讨回来就好了。”

既然自己的学生都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当教练的雅科夫自然也不会再多说什么。

不过,既然决定不参加全俄赛,重新编排新节目,这些天负责修改编舞的娜塔莎的努力就算是白费了。

明显地,维克托很快也想到了这点,并第一时间诚恳地向娜塔莎道了歉。

对此,娜塔莎依然是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模样,“没事,左右我也没开始编舞。”

哈?亲自请来娜塔莎的雅科夫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看着雅科夫吃惊的表情,娜塔莎解释道:“若是由普通选手自行编舞的节目也就算了,但维克托的编舞已经能够得上世界一流水准了,这种情况下硬要插入其他人意志的话只会使原本的构成变得不伦不类。所以,我能做的也就只是让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原有的编舞——毕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套编舞的缺点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想必练了这两天,你也知道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是什么了吧?”这话却是问维克托了。

 

“嗯。”维克托自然是听懂了对方的意思,“不仅仅是原先的编舞,关于新节目我心里也已经有一个大概的雏形了。”

如果说,先前的教练生活只是给他的心里注入一道全新的感情,让他找寻到了一个新的突破思路。那么这两天对旧节目的不断演绎,则是让他更加清楚的了解到了过去自己在演技上的表现是多么的拙劣——过去的他虽然也知道自己不大擅长这方面,但还真没意识到是这么的拙劣。不出意外的话,这一赛季的新节目,他将会从演技方面入手。

 

“那就好。”娜塔莎幅度很小的笑了下。

“娜塔莎,”看着娜塔莎准备要离开的身影,维克托突然叫住了对方,“当年的事,非常抱歉。”

“你确实是对的,一个花滑选手,只凭借着自身对于美学的理解,天赋再高,也没有办法到达这一领域的极致。”

“很抱歉,直至今日,我才真正理解你当年说的那些话。”

                                                                                ----tbc----

这一章……应该算难产吧?从周五写到周一,原本按照计划应该是超级激动人心的= =说毕竟是说要退赛啥的,结果……就成这个样子了

这章后面应该会修改一下……

写着写着发现和之前计划的有点出入,事业线比想象中的更长一点,可能会占到全文的百分之六十左右……好比说这章勇利完全没有出场的份,不过过完这部分情节下章以后就不会这样了,基本能保证章章狗粮伺候啥的,毕竟是为了勇利而创造出来的新节目嘛,每次构思主题,选曲,编舞啥的都仿佛在向勇利一次又一次的告白……

手机方面……还是没弄好,昨天跑去买了个新手机,嗯……心情挺受影响的,而且后续的情节也挺受影响的QAQ一时之间我居然想不起来原先后面打算写啥了。本来想过两天在更的,但是我怕我过两天过两天就坑了,明日复明日嘛~

过两天会把圣彼得堡那个番外发出来,调剂一下QAQ

至于玻璃渣拌糖论坛体的那个《最看好的学生突然向我求婚了怎么破》……估计这段时间是有难度了。

最后吐槽下= =我发现我就不适合立flag,之前刚说准备加快速度争取早日更完就出这种事QAQ

心塞的无可救药……原本我还打算情人节来一发狗粮短篇呢QAQ现在……就让它随风而逝吧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