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开学三次元忙成狗,已死蟹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剧场版炸出来了,虽然不是第二季但感觉也很棒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天要考试的我看到这张海报和预告完全就没心情复习了好吗😂😂😂
单就着这海报简直可以脑补一百万字的虐心大戏!决定了,暑假一定要抽个时间好好虐一发老维(喂

总之,请当我已经死了吧_(:з」∠)_

因为比赛意外出线的缘故,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要和第二阶段的案例死磕,还要实地调研什么的😂😂😂

有种接下来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的感觉_(´ཀ`」 ∠)__

半夜爬起来冒个泡证明还没死……虽然也快了……
从开学到现在足足肝了五个以上的ppt,被押着去参加了个大赛,然后生不如死的码了个2w+的案例分析报告,前不久还因为考试需要练操作系统这件事练到崩溃……
目前的任务是明天的ppt展示_(:з」∠)_在老师“演示ppt时要生动活泼不死板”的要求下,苦逼的我们最后决定了以访谈的形式演示案例……然后又开始撸台本想什么样的台词才能既分析透彻一针见血又生动活泼深入浅出。哦对,如果台本没难产的话我们还要演练两边。
嗯,如果幸运的被刷掉就此止步的话,接下来只除了五月份六月份的两个ppt,七门考试和七月份的实习以外就没什么事了😂😂😂

是的,本人已疯。

最后插句题外话_(:з」∠)_有人造哪里可以买到帕恰勇的那套娃衣吗(*/ω\*)最近疯狂的想入它……然而唯一知道的逗逗龙他们家已经不做这款娃衣了_(´ཀ`」 ∠)__ 可是我还是想要帕恰勇……没有帕恰勇的安慰我会死的。

【维勇】情人节脑洞集合

既然连lofter都说情人节不宜发刀的话……那就只好拿脑洞来凑个数了😂😂😂
来,给你们来一波我足足攒了三个月的脑洞菌们

part  Ⅰ.钢管舞paro

维克托打赌失败被要求去学钢管舞(三个月后进行表演)在路上撞到个可爱又腼腆的男孩子,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钢管舞俱乐部后……emmmmm……舞台上演示的那个充满魅力的男舞者是谁,舞者表演完毕下来,俱乐部老板叫住对方让他来充当维克托的老师。

站在不远处,从人手里接过眼镜,重新把打了大量发胶的头发揉乱的勇利有些神色茫然的看了过来——完全和舞台上判若两人。若不是一模一样的面容和神情,维克托几乎以为对方换了个人。

巨大的反差萌令维克托顿时间沦陷了,然后开始疯狂撩他的钢管舞老师。
只要不在舞台上就格外腼腆的勇利被撩到各种脸红。

脸红之余还要各种教导对方,各种被占便宜

但认真演绎钢管舞的勇利却有着和平时全然不同的魅力。
两个人越走越近,维克托告白,勇利欲言又止的迟疑后还是答应了 。

两个人相处时间依旧是一周两到三次,全是夜晚。
勇利一个星期固定一天晚上有一场show。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蛮放得开的。(此处应有床戏笔芯)

直到有一天有人问维克托是不是因为勇利表演时的热辣才爱上对方,毕竟表演之外的勇利看上去平凡的不得了。

欸?维克托一愣想要说话。

勇利在门外面听到了这段话,咬咬唇没听维克托的回答转身走了。

这天后勇利再没回过钢管舞俱乐部 。

28岁的勇利是位性格严谨的大学教授。
某天下课后,整理课本的勇利突然看见得知他在这而匆匆忙忙找过来的维克托,勇利低着头想要避让。他觉得对方肯定认不出他来的。
毕竟……像他这样平凡又不起眼的老男人。勇利苦笑。

结果维克托直直的走向他并且给他来了一个壁咚,你好,介意重新认识一下吗,勇利……教授?

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来自俄罗斯。不出意外的话今后将会在这所大学渡过整整一年的时光。
我性格开朗,从来不欺骗人感情,喜欢各种各样的运动,滑冰也很在行,哎对了,闲暇时候我也喜欢跳跳钢管舞什么的。
勇利教授要是感兴趣的话我随时可以跳给你看。

维克托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那个……
说的好像有点多了,其实我就是想问一句,我可以追求你吗,勇利?

part   Ⅱ.校园paro,师生梗

因为打工的缘故,勇利错失了某两节课的点名……这直接关系到他的期末成绩以及奖学金。
好友怂恿他去“色诱”老师,勇利被推到老师面前没说上两句话突然怂了。
不过意外的,维克托并没有提出任何非分要求,他含着笑看了两眼勇利,让他明天下午两点钟来办公室。

勇利汗毛直竖。

后面发现只是打扫卫生罢了。

维克托强硬的要求去看勇利打工的地方——你这是在打黑工。
可是……勇利说,我需要钱。

维克托让他在办公室里打下手。
别人认为勇利是潜规则,勇利辩驳。回去却正好看到维克托疑似和另一个学生调情,不知为何勇利壮着胆子上去了。

对方离开后,勇利问维克托为什么要任由谣言满天飞,明明你并不是那种人。
维克托却笑着反问,那种人,原来在你心目中我居然是那种好人吗?可是那些传言并不是假的,事实上,现在我就恨不能……
维克托玩笑般的挑起了勇利的下巴,勇利……

勇利,勇利吓得直接跑掉了。
然而等他跑到僻静处以后,勇利的脸却突然红了。

再次见面后,勇利的心跳的很快。
完全没办法用以往的态度面对维克托。
特别是在对方明确的把这一切归集到玩笑的时候。

勇利觉悟了。并且决定尽他所能引诱维克托。

维克托……维克托当然不是傻的,面对来自学生的攻势,维克托只稍稍苦恼了一下就愉快的同意了。

part   Ⅲ.相亲相到暗恋对象

坦白性向的勇利被友人硬拖去相亲。

地点是一处日式餐馆。一进门勇利就愣住了。

嗯?男人吐出一个单字,恰到好处的男低音像上好的丝绸一般拂过耳畔,勇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觉得面上热的快要烧了起来。

你就是胜生勇利?

……嗯。莫名面红耳赤的勇利。

其实已经和维克托在一起有段时间的勇利,此刻却和男朋友相遇在相亲现场。
对方甚至还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面对这样的情况,勇利只想要夺门而逃好吗。

你们认识?友人左看右看。
啊,其实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嗯。紧张的应着,勇利的心随着谈话却渐渐凉了下去。

他有些不自在的蜷了蜷手。

事情其实很简单,他坚持地下恋情,却遭到了维克托的反对。如今维克托却背着他出来相亲(从勇利的视角看),还不知道他此前相过多少次

诶?察觉到气氛微妙而感到不解的友人。

各种说瞎话扯皮。

维克托眼扎都不眨的说自己对于配偶的要求。

勇利原本紧张不安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最后终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友人看看维克托又看看勇利,恍然大悟。

你们早就在一起了?

随即识趣离开。

勇利却还是有点别扭。

维克托这时候终于笑了起来,还在生气呢。

你看,只要勇利你依旧坚持所谓的地下恋情就一定会再次出现像今天一样的事情,不是你就是我被拖到这样的饭局中。

今天运气好,我们俩碰上了。
要是运气差一点,你就和其他男人相亲去了。

你让我怎么想?

还是,你希望看到我和其他人相亲?哪怕只是礼貌的应对?

我……勇利踟蹰,他坚持地下恋情的根本原因在于对自己没信心。

勇利你对自己没信心,总该对我有点信心吧。
维克托执起对方的无名指吻了吻,认真的看着勇利的眼睛,我们公开好不好?

看着眼神温柔的恋人,心神不定了一整个晚上的勇利在这一刻忽然安下心来。如果是维克托的话,可以相信吧?

……好。

over

等在更的文撸完了可能会挑一个续上……大概吧?

捂脸……就是想说一声我把前两天发上来的双向选择08这章整体又修了一遍,尤其是结尾部分……之前总感觉有点微妙的违和感
本来打算修完之后再码一章的,但是时间太晚了再加上星期六还要大扫除,实在不敢太浪😂😂😂
总感觉隔了两个月再写手生了好多,看来还是要重温几遍小滑冰找找感觉才行

【维勇】双向选择 08(上)

学长兼导师维x休学半年留级生勇,芭蕾舞专硕背景

上章戳这,本章为n+1次重写后的成果,过渡章,下章才是重点。然后如果感觉怪怪的那一定是因为我苦思冥想了两个月后思路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总之……这篇恢复更新了逃

“所以说,师兄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去参加导师见面会这件事的?之前你不是还抱怨说导师见面会这种流于形式的东西简直是对艺术细胞的一种扼杀,既费时间又没有任何意义?”一离开雅科夫的办公室,波波维奇就好奇的问了起来。

是的,在维克托的坚持下,雅科夫最终还是答应了维克托的随行要求。

“只是突然想去看看罢了。”维克托耸耸肩,到底没有正面回答。

 

 “好吧,你总是对的,”波波维奇显然也没有非要问个究竟的打算,他很快换了个话题,“对了,听说师兄你最近和胜生走的很近?是打算指导胜生吗?”

 “嗯?这事你是听尤里说的吧?勇利他……”一提到这个名字,维克托打从心底地想要微笑,“其实也算不上指导吧,勇利本身在作品演绎上的天赋就高的出奇,在这方面几乎一点就通,平时练习也非常勤奋,唯一的缺点就是有时过于缺乏自信了些。在新生代的芭蕾舞者中,我就没见过比胜生更出色的。”

“师兄你才当了人家几天‘老师’就护上了啊?”波波维奇笑了笑,“不过说真的,胜生无论从履历还是年龄上来看都不属于新生代的范畴了吧,我记得他好像只比克里斯小一岁的样子,虽然单看脸确实是很小没错。” 

并不是刻意偏袒啊,实在是因为勇利在这方面确实十分出色,不过……

只比克里斯小一岁?那岂不是说勇利只比自己小三岁?

想到对方24岁却仍然少年感十足的面庞,维克托有一瞬间的沉默。

 

虽然他在很早前翻阅对方档案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年龄了,但……

不得不承认,亚洲人的长相还是太有欺骗性了点。

就是不知道再过二十年,勇利会变成什么模样?总不至于看上去还是一副十六七岁的样子吧?

 

摇摇头,他把这个奇怪又突兀念头抛掷脑后,“你这边有这次新换的导师的全部名单吧?待会也给我一份吧。”

“资料?当然有,都在我办公室那放着呢。”波波维奇很快翻找出了名单。

维克托从对方手里接过了名单,刚看到第一页印着的名字,就禁不住挑高了眉毛,“彼得·莱比锡?”

他皱着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因为腰伤的缘故前两年从舞台上退下来的吧?”

“呃,是这样没错。”看着维克托走马观花般的一个个扫过名单上的一个个名字,波波维奇有点摸不着头脑,“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大了去了,”皱着眉,维克托几乎是以十二万分的毅力勉强着自己一目十行地翻看了剩下几个导师的履历,合起文件夹,他有些头疼地按住了太阳穴,“这些家伙不是刚从舞台上退下来就是压根空有理论没有实际表演经验,这样的导师,你们也敢要?”

“……也没有师兄你说的那么糟吧?”干笑了两声,波波维奇有些顾左右而言他,“我看彼得·莱比锡就不错啊,名气够大,也有实力,至于没经验这事,导师当着当着不就经验丰富了嘛,要知道为了说服他来当导师,学校还费了不少力气——当然,莱比锡肯定没有师兄你来的出色。”

见维克托神色不虞地看过来,波波维奇连忙补救道。

“好吧好吧,我承认,今年确实敷衍了点,但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学院有多缺人手——况且芭蕾理论教学本来也是一种培养方向嘛?像师兄这样活跃在舞台上的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的学生读研也只是想以后出去当一个芭蕾老师……”说着说着,波波维奇好像get到了什么,联想到先前同对方的对话,他试探地问,“师兄你这么纠结这些导师的能力问题,是打算要在里面帮胜生物色个未来的导师吧?”

 

除了这个理由以外,他实在是想不出维克托为什么这么气急败坏的原因了。

眼见着维克托没有否认,波波维奇就当他默认了,想了想,他还是将维克托手中的名单接了过来。

“如果是为胜生物色导师的话,这张名单里头的绝大部分人选都不那么适合了,像乔治、阿尔瓦他们的实力还不如胜生,要我说,唯一适合的人选还是莱比锡。”

波波维奇硬着头皮说了下去,“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胜生的情况就摆在这,心理脆弱,舞台发挥不稳定,再加上去年的那场灾难性的‘闹剧’——得,咱们先不说那个,就说胜生的前任导师是切雷斯蒂诺这一点,院里资历稍微轻点的导师在看到胜生时都得扪心自问一下,连切雷斯蒂诺那样出色的导师都搞不定的学生,他们真能搞定吗?”

维克托神色微动。

波波维奇说的这些他当然都知道,只是……

“或许吧。”顿了顿,维克托笑了起来,“但我还是觉得勇利应该得到更好的指导。”

“你不知道,在撞见勇利跳舞的那一刻我有多震撼,虽然这么听上去很没有说服力,但我还是想说,在他的舞蹈里我感受到了一种力量。”

“尽管他的步伐和动作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是的,”维克托有些无奈地笑了下,“我知道你的意思,在过去到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认为芭蕾的极致在于每一个步伐都达到完美,而我也确实是这么努力的。但勇利不一样,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另一条道路,我甚至可以肯定,如果能给勇利足够的时间,他绝对会成长为足以和我分庭抗礼的芭蕾舞者。”


是的,那个在陈旧的教室里一遍又一遍咬牙追随着提琴声起舞的少年绝对值得最好的导师去倾尽全力的培养。

“……我明白师兄你的意思了,既然这样的话,师兄你为什么不考虑去直接拜托雅科夫导师呢?如果是师兄你的话,导师一定会认真考虑的。”不管怎么看,这都是最简单有效的一个法子不是吗?

“雅科夫?”闻言,维克托微微一晒,“他现在正是评优的关键时候,招呼个尤里都嫌不及,何况再收一个弟子?”

 他倒是真的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无论怎么看,可行性都太低了。

“就算雅科夫真的收下了勇利又怎么样?没有具有针对性的培养方案和足够的相处时间,贸然收下勇利的决定只会是对尤里和勇利的双重不负责。”

“这样吗?不考虑这些替补上来的导师的话,”波波维奇眼睛转了转,又抛出个人名,“师兄你觉得切雷斯蒂诺导师怎么样?”

维克托猛地愣住了。

切雷斯蒂诺吗?这确然是他从来没想过的选择。

不等维克托反应,波波维奇已经兴致勃勃的说了下去,“我记得切雷斯蒂诺导师之前就是胜生的导师,当初胜生打算退学的时候还是他硬压着把退学申请改成了休学申请,这么看他和胜生的感情应该挺不错才是,虽说这一学期没有接受新学生的打算,但想必也只是一时抹不开面子罢了。只要托人牵个线搭个桥,我想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波波维奇越说越发觉得这是个万无一失的好主意,神色间也不由得眉飞色舞起来。

 

“不,我不准备让勇利重新拜在切雷斯蒂诺的名下。”短暂的沉思后,维克托突然打断了波波维奇。

的确,现在看来,选择切雷斯蒂诺的确是勇利在现阶段情况下的最佳选择,但是……

勇利他自己难道会不知道这一点吗?可开学到现在,他并没有做出任何想要重回切雷斯蒂诺导师旗下的举措。

 

维克托慢慢地将自己的顾虑和盘托出,“……总之,在勇利没有表现出半点这方面的意愿之前,我会尊重他的所有想法。”

 

“呃……”闻言,波波维奇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话说的,好像师兄过去从来没有干过这事似的,骗鬼的吧。

 

而且,师兄你现在不正是在背着胜生的情况下帮他在找导师这件事上私自做决定吗?

 

艰难地咽下腹诽,波波维奇试图顺着师兄的思路往下走,“但这样一来的话,导师的可选范围就根本没几个了。”不,准确的说是根本没有好吗?

本来他们学院内部专攻芭蕾表演方向顶尖的研究生导师就没有几个,还得要除去雅科夫、切雷斯蒂诺……


“是这样没错,所以我在这份名单出来之前去找了莉莉娅。”

他低声说。

 

“什么,莉——你去见了她!”惊讶之下,波波维奇险些没脱口而出“莉莉娅”这个名字,随即在维克托的瞪视下,波波维奇有些不安地蠕动下了嘴唇,他压低了声音,“雅科夫导师知道这件事吗?”

 

莉莉娅,全名是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娃,波修瓦芭蕾舞团的前首席之一,同时也是他们导师的妻子,括弧前任,括弧完了。

 

波波维奇可还没忘记雅科夫和莉莉娅两个人每次见面时那股浓郁的火药味。虽然怎么看怎么像是莉莉娅对雅科夫的单方面嫌弃。

“淡定点,”身为雅科夫首席大弟子兼雅科夫同莉莉娅离婚导火索之一的的维克托却显然不能理解对方的惊讶在那,他冷静的回答,“我有什么好害怕被雅科夫知道的?他自己每天晚上还不是雷打不动地找各种理由同莉莉娅通话。”虽然这类骚扰电话绝大多都没有下文。

 

“啧啧,”波波维奇乍了乍舌,不知道该惊叹于中年失婚男人对于复婚这件事的强大毅力还是该感慨对方连这件事都知道,好半天才找到了对方话里的重点,“所以你为胜生导师这事专门去拜托了莉莉娅?”

 你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之前一门心思全是想要劝对方早日迷途知返改换专业这回事了?


“也不算是专门拜托吧?只是想托莉莉娅指点一下勇利关于跳跃方面的技巧,当然了,要是莉莉娅看中了勇利当然更好。”

“当然了,莉莉娅是拒绝了我没错。”不然他后续也不会为勇利找导师的事纠结成这样了。

说到这,维克托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不解,“真正让我有些在意的是,莉莉娅在见到了勇利之后的反应。”

 

他皱着眉,回想起那天莉莉娅对他说的那句话。

“这个孩子演绎的《天鹅之死》确实有点意思,只是在芭蕾这条路上,仅凭着单一的信念是完全不足以支撑起来的,只要他一天不能真正克服对芭蕾的恐惧,那么他现在所演绎出来的一切,都只是在死亡前虚弱无力的挣扎罢了。”

维克托不是不知道勇利对于舞台仍抱有的恐惧,但……

无论他怎么看,勇利目前所表现的状态和刚见面时相比都已经改善不少了,至少,怎么都不至于被说成是死亡前的挣扎吧?

 

“克服恐惧?这么说来还蛮贴切的,”和维克托相比,身为师弟的波波维奇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不过对胜生而言,要完全做到这一点应该有点难度吧?”

“嗯?”思绪被打断,维克托不解地看向波波维奇。

 

“你不知道吗?胜生他已经连续旷了将近一个月的芭蕾实训课。”


                                                     ----tbc----

【维勇】呼吸停摆 下(完)

所谓开车使人快乐指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吧QAQ早上要早起,晚上还有考试的我此刻感觉整个人被掏空
结尾是早在4个月前就定下来的,不过那时候开车啥的还完全不在计划里,所以可能以后哪天想不开以呼吸停摆这个名字再重新写个清水版啥的
这章的话,有融几个冰尤中曾经出现过的小细节,像润唇膏啊,小猪变王子之类的……写的有点赶可能有些词打错了(ノ_・。)
总之,预祝各位食用愉快~



【维勇】呼吸停摆 中

半辆破破烂烂的车……一边努力开车一边往死里加剧情说的就是我这种人了,新手上路总不免出现各种问题(你们懂得的……
上章戳这,时间线是第七话中国站比赛结束后,不虐,后面真的不虐相信我
预祝各位食用愉快,下下下半截会努力赶出来的




那个,最后吐槽下这辆车开的有多艰难QAQ硬是从1号磨到了今天下午三点才动笔,然后一直写到了现在。
用我室友的话来说就是,这两天就光听你叫嚣着要开车了,半点没见动笔的。
我:我有动笔啊!那还不是被你一句开什么车啊,先去吃饭回来再慢慢开你的车给打断了。
室友:那怪我啊?
是的,我们寝室面对这话题有着超乎常人的蛋定……嗯,他们不怎么迷小滑冰,有两个甚至不咋看耽美,但大家都很蛋定。

【维勇】呼吸停摆 上

后知后觉发现第一次发上去的图太长了以至于根本看不清,重新弄了下
跨年外加祝贺我又老了一岁(*/ω\*)是的我昨天的生日……
开始了愉快的开车初体验(ノ_・。)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一个熟练的老司机(好吧其实是想撸双向选择结果电脑不在身边没底稿撸不动)
时间线是第七集中国站结束后
预祝食用愉快~下半部分也就是车本体随后补




迟来的生日蛋糕笔芯(*/ω\*)
老维29岁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