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维勇】Love and Life 02

原著向维克托视角,讲述那些你们知道的不知道的,来自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爱。

排雷:此篇又名讨厌鬼.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罗曼史。

维克托表现出来的性格会很现实,骄傲自我自私任性毒舌,不会因为喜欢勇利而性格突变。

不是傻白甜

私设如山,比如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未明确
老毛子大魔王性格把握不准可能会ooc

同款系列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上)  12(下)  13(上)  13(下)  14(上)  14(下)完结

上章链接:锲子  01

 

-----------------------------------------------------------------------------------------

虽然在编舞方面妥协了不只一点,但接下来的训练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一点的轻松。

再一次摊在冰上整个人累到虚脱后,维克托无奈地发现,雅科夫或许说的真是对的。

事实证明,他根本就不可能在两周内搞定强化针对训练和编舞,光是每天的训练和一遍一遍的练习新的编舞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当然,他严重怀疑,之所以他会累成这样,绝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的编舞老师是娜塔莎这件事。

“再来一遍!你明明可以完成的更好的!”

“再来!”

“再来!”

……

你看,这不又来了。

无奈地从冰上爬起,维克托向雅科夫递去一个眼神——为什么非要让娜塔莎来当他的编舞老师啊,难道莉莉娅就不行吗?

过去他和莉莉娅的合作一直都非常愉快的不是吗?

虽然这也是他还没独立编舞之前的事了。

 

问题是莉莉娅那边也走不开啊。感受到维克托无声的怨念,雅科夫也很无奈。

若是能请动莉莉娅的话,他又怎么会特地找来一直同维克托不大合盘的娜塔莎呢?只是刚巧时间撞上了,刚刚夺得大奖赛金牌的尤里有好几个动作都需要改动,莉莉娅现在正忙不迭地帮着尤里修改编舞呢。

 

得到答案的维克托无声地叹口气。

倒也不是他对娜塔莎的意见有多大,但是……身为编舞老师,以“只有充分了解原来的编舞构成,以及你目前的状态,才能在此基础上进行合适的修改”这一理由,足足让他耗费了三四天时间在不断重复演绎那套节目上,至今却仍不见对方满意,更别提拿出编舞的初步修改提案了。

不过,饶是如此……

维克托轻轻闭上了眼,屏却一切杂念,下一刻,伴随着音乐前奏——

抬手,睁眼,微微抬头!

 

就算是被刻意针对,每一次的演绎也都需要投入所有的心神,毫无保留!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所在!

 

“娜塔莎,你未免太过苛求他了。”看着维克托一次又一次耗尽心神的演绎,雅科夫有些按耐不住了。

“雅科夫,你还是这么急躁啊。”一边回话,娜塔莎的视线却没从维克托身上移开,“要想有所创新,就一定要熟悉原来的编舞。你不也非常赞同这个说法吗?”

雅科夫有些踟蹰:“可是这样未免也太耗费精力了……我怕……”他坚持让娜塔莎来负责编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忧维恰因为过于追求完美而在编舞上耗费太多精力。

娜塔莎不以为然的道:“雅科夫,你对维克托未免太过宝贝了!要知道,过多的担心只会蒙蔽了你的双眼。”

“我知道,只是,”雅科夫苦笑着,“怎么说呢,我是看着维恰长大的,纵然知道运动员的生命总是有限度的,但是看到维恰逐渐走向消亡,我实在是……”

“走向消亡?我倒是觉得那个家伙即将在运动生涯的末期迎来又一个巅峰呢!”娜塔莎有些意味深长地说着,“看着吧,雅科夫,我相信,不久以后你一定会为维克托的改变而感到震惊的。”

自顾自地抛下这句话,娜塔莎结束了同雅科夫的谈话。

 

雅科夫你这一次未免也太小看维克托了,是因为过于担忧的缘故吧。看着维克托仿若不知疲倦般的在冰上不停起舞,娜塔莎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弧度。

这个家伙……跟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不,更确切地说是,这几天来,维克托的每一次演绎都和上一次有着细微的差别。

真是可怕啊。明明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却还在不断自我提升着,每一次的进步虽然微小,却肉眼可见……

该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愧是上帝的宠儿吗,有足够的技术打底的他,一旦在感情上有所明悟,演绎提高到新的境界只会是时间问题。

回想起在网上搜到的,维克托和那个日本选手之间的绯闻,娜塔莎不禁莞尔。

这样的维克托,正是她所一直期待看到的,只可惜,到底还是迟了四五年——若是在更年轻的时候领悟这一点,他在花滑上的成就兴许,不,是一定会更高!

 

 

终于,上午的训练告一段落,按照和勇利之前的约定时间,维克托准时向勇利发送了一个视频邀请。

很快的,勇利出现在屏幕上。

“嗨,勇利~你到日本了吗?”为了不让对方过于担心,在发送视频邀请之前,维克托还特地先去洗了把脸。

然而勇利立马就发现了维克托的不对劲。

“嗯,飞机很准时,我现在已经到预定的宾馆了。”勇利翻过手机,让另一头的维克托更好的观察他周围的环境,“冰协那边我也已经联系并说明了情况,他们说会马上委派一名员工同我接洽,在比赛结束前负责我的一切事宜。这样一来,维克托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由于全俄赛和全日赛两场比赛时间相隔仅有一天的缘故,身为教练的维克托无法亲自跟随——事实上就算勇利那边的比赛时间延后几天,忙着调整状态和适应新编舞的维克托也没法抽出时间跟进他的比赛。

维克托想到这件事仍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抱歉,要是我晚点宣布回归竞技就好了,现在反倒要勇利你一个人去参加比赛了。”

由于事先没能留意两国国内赛赛程安排差异的缘故,导致一时间居然无法抽出人手陪伴勇利参加比赛——他要忙着调整状态备战即将到来的全俄赛,雅科夫就更别说了,手下大多都是俄罗斯籍的选手,莉莉娅也有事无法前往。

勇利听言不免骇笑,“再晚点宣布回归竞技?维克托是想要完整的翘掉今年所有比赛吗?”全俄赛的表现可是直接关系到维克托能不能拿到四月份的世锦赛名额好吗?

“也不是不可以啊。”维克托笑了笑。他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不是吗?只是这点他却不能告诉对方——这个生性敏感的小家伙一定会自责于自己扰乱了他原本的规划的。

 

勇利没想太多,打从接通视频通讯后他的注意力在维克托的脸上,“是最近训练量太大了吗?维克托看起来……不是很有精神呢?”

“欸,被发现了吗?”虽然有些惊讶对方的细心,但维克托仍然不准备让勇利过多的操心他,“谁叫勇利自己一个人跑回日本去了,留我一个人睡觉都不习惯了呢。看到没,我的黑眼圈都有这么重了~”

另一头的勇利却相信了,虽然臊的脸红,却还是认真的辩解道,“说什么呢,维克托怎么会是一个人?不是还有马卡钦陪着你吗?

“马卡钦啊……”维克托卡壳了。事实上马卡钦早在勇利回日本的当天就被送去宠物店寄养了——忙于训练的他根本顾不上遛狗和喂养。

“所以果然还是因为训练的事情过于劳累吗?”敏感地意识到对方想隐瞒的是什么,勇利叹了一口气,“是为了准备新赛季的编舞?虽然很期待维克托的新节目,但是维克托你也不能完全不顾身体啊。”

 

对了。关于这一赛季沿用上一赛季的节目这件事,勇利还不知道呢。

听着勇利的宽慰,维克托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勇利,如果我在这一次的比赛上不能带给大家惊喜的话……你会不会很失望?”

“不会哦,我相信所有喜爱着维克托的人都不会感到失望的。毕竟,光是看到维克托重新回到冰面,就足以让人感动的泪流满面了呢。”勇利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是在编舞方面出现什么问题了吗?维克托?”

“嗯……”维克托咬了下舌尖,强迫自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虽然知道只要他说出口,勇利一定会理解并且会不留余地的支持他的一切决定,但是……

 

“不是什么大问题,马上就可以解决了。”维克托最后说道。

 

该怎么说呢?虽然心里涌动着无数的灵感,却无法把它们转化为一段段完整的编舞。

明明他一直都想要拼尽一切努力把惊喜带给大家的,为了更好的寻找灵感,甚至不惜在运动生涯晚年任性地选择休赛一年,可是现在……

当雅科夫义正言辞地请求他不要再肆意妄为的时候,他满肚子的想法和坚持,就像虚幻的肥皂泡泡一样瞬间破灭了。

有什么好反驳的呢?他确实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这点在过去的他看来简直是荒谬而不可思议地。虽然他的年龄相比起其他活跃在国际赛事上的花滑运动员而言确实已经大了,可是他在赛场上的发挥还是那么稳定而出色不是吗?

但现在?脱离选手身份八个月后的他,却真的有些纠结了。

 

雅科夫的担忧并非是无稽之谈。他如今的精力远不如巅峰时期,要在极短时间内恢复状态的同时完成一套新节目的编舞,很难。更别提还要保证编舞的质量,后续还需要熟悉崭新的编舞了。

综合了利弊之后,他不得不承认雅科夫的想法是对的。

 

但是,抛却那些外在的考量,他却是发自内心地,无比想要在这一赛季让大家都看到他新的突破——是的,突破,怀揣着从勇利那得来的崭新的情感去滑的话,一定会带给所有人惊喜的吧?

他是如此坚信着的。

 

然而现在维克托却不得不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事实——两个星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要想在这个时候改变主意去完成新的编舞,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了。

除非老天大发慈悲多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但这可能吗?全俄赛已经近在眼前了。

 

以一句“训练快开始了,下次聊”作为通话的结尾,看着手机屏幕一点点变暗,维克托先前还上扬着的嘴角迅速掉了下来。

 

“刚同恋人打完电话?”突然插入一道冷淡的女声,是娜塔莎。

维克托却有些答非所问:“休息时间结束了?那我们开始吧?”

这两天他已经被娜塔莎的高标准给虐习惯了,一看到对方条件反射就想到排演上了。

又或者说,维克托已经逐渐意识到了娜塔莎的用意,即使是自己编的节目,再三回顾原先的编舞对他还是大有好处的,不用娜塔莎多做指点,光是这两天,他就发现了好几处仍能改进的地方——或许无须娜塔莎的帮助,他自己也能完成对这套节目的改编?

“还有十多分钟呢。”娜塔莎看了眼手表,不急不忙的说着,“是那个黑头发的,个子比你矮一点的亚裔小家伙吗?”

完全是一副同维克托闲聊的语气。

察觉到这点的维克托语气也轻松了点:“是他没错。你见过他?啊,我忘了,是正好在电视上看到了有关我和勇利的采访对吧?”

照理来说娜塔莎还真没什么机会同勇利碰面,一来娜塔莎只是格奥尔基的编舞老师,也不像莉莉娅那样既不放心尤里又不放心前夫,整天跟着他们到处跑。但是若说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就是另一回事了。

之前那几个月,电视可没少播他和勇利之间的采访访谈之类的东西

“嗯,你们俩的戒指,很闪。”娜塔莎含蓄的说道。

“多谢夸奖。这戒指还是他特地买来送我的。”提到戒指,维克托的语气不由得变得愉快了不少。

“所以你们这算是已经结婚了吗?还是说,等他成年以后再举行仪式?”

闻言,维克托差点没被呛死:“咳咳……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是勇利他已经24岁了。”他和勇利之间并不存在成年不成年的问题啊!

不过也不怪娜塔莎有所误会,勇利他看上去确实……显得有些过分年轻了点。

“至于结婚的话,还没呢,”提到这个,维克托有些迟疑,“只是初步达成了一致,正式结婚大概要等到拿到金牌以后吧?”

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的缘故,在交换了戒指之后他们好像就再也没就这个问题探讨过。而且说实在地,他至今也不知道勇利他是否知道在俄罗斯右手无名指戴对戒的寓意,但是……不管在哪个国家,送人无名指戒指的含义都是不言而喻的吧?

何况在酒馆里,勇利并没有反驳他的订婚说法——倒不是他不愿意马上同勇利结婚,只是,这也太突然了点,要知道在勇利送他戒指以前,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原来他和勇利的关系已经到了互送戒指缔结契约的地步,不过他对这样的走向非常满意就是了。

所以……他和勇利目前的关系,应该是订婚无误吧?

 

“所以,是等你还是他拿到金牌以后再结婚?”

欸?维克托很快反应了过来:“应该是勇利吧,毕竟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决定是否要马上回归竞技呢。”
“这样吗?那看来你们还要过几年才能结婚了。”
“哈?应该用不了那么久吧——我对勇利还是很有信心的。”

维克托单纯的以为娜塔莎是在质疑勇利的实力。

“他的实力我倒是不怀疑,毕竟能被你看中特地跑去做教练的人可没有那么简单,只是……

维克托你就没有想过接下来的比赛你要和他一起同场竞技吗?还是说,只是短短八个月的教练生活就把你对于冠军的向往给磨灭了?”

 

是了,从这一赛季的世锦赛开始,他和勇利就是赛场上的对手了。

这也意味着,勇利若是想要拿到世界级的比赛冠军,就一定要取得比他更好的成绩才行!
“怎么可能,只是在时间方面……”维克托笑了下,他目前的状态——虽然还有点生疏,但原来的状态却也找回了大半,但他能说他真正没有信心的是对方的编舞吗?

毕竟,娜塔莎编舞的风格和他并不非常搭调,不,应该说很不搭调。看看格奥尔基就知道了。

若是……能有更多一点时间让他完成新节目的构思就好了。
“要是真觉得时间不够,那就想办法改变这种局面好了。”娜塔莎最后用这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

 

想办法改变?是指放弃全俄赛吗?

维克托试着想象了一下这个画面——

在距离全俄赛召开还剩七天的时候对外宣布放弃比赛,愤怒地雅科夫大概会亲手把他剁成肉酱吧?

 

                                                                             ----tbc----

下章链接:3


删掉了点开头的标示……单纯感觉字太多有点累赘,但是文的走向没有发生变化= =

这章的时间轴应该对的是勇利那篇life and love的第二章开头……下一章应该正对的是第二章结尾维克托表示不参加全俄赛……这么一看好像还挺工整的……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倒回去看一下

这章稍微剖析了一下维克托的想法……顺带解释下为什么前章他同意雅科夫的决定。因为时间确实不太够排演新的编舞,好吧这里都是赛程安排的锅,至于状态,举个例子把,勇利最开始的时候是三月份四大洲赛结束后吃成球的回到长谷津,然后惫懒了一个月,后面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各种强化训练才回到原来的体型,维克托没有体型上的太大困扰,但浪了八个月吃了八个月是不争的事实——别说他平常也有训练,教练的训练量包括心理和一个一直在准备比赛的选手的训练量心理有很大差别……所以维克托必须要一定的时间调整状态,这不是开玩笑的。。。
然后顺带发了个小糖……嗯,刀子之前必有糖

最后吐槽下,我发现我写文情不自禁地就想挖掘一下人物心理……勇利是这样,维克托也是这样……囧

呃……顺带立个flag,暑假快结束了,可能更新会加快一点……大概吧?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