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圣彼得堡狗男男同居日常 03

查了下资料,俄罗斯好像是不怎么吃大米饭……电饭煲同上……不过并不是很确定。我只是想写一个甜甜甜的小番外而已,跪求不要太在意这些细节捂脸

想到哪写哪,逻辑可能出错,人物可能ooc……大概就酱

顺带,下一章可能会换一种模式写??

上章戳这

 

关于超市3

 

勇利有些疑惑的看向维克托,“在俄罗斯,你们不吃大米吗?”

虽然他不是很清楚俄罗斯的饮食习惯,但在长谷津的时候,维克托看上去对于猪排饭里头的大米完全没有抵触或者疑惑的心理啊?

“嗯……”维克托沉思着将食指抵在唇边,他试着用比较浅显的语言来向勇利解释,“怎么说呢,俄罗斯人是会吃大米的,但是相对于你们日本人将它作为主食,俄罗斯人更多的是将一小搓大米和牛奶配在一起煮粥。”

“所以?”

“所以我也不知道大米被分类到哪个货架。”耸耸肩膀,维克托无奈的说。

他对牛奶粥这种东西并不太感兴趣啦。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找到了大米,在分类为主食的货架上。

看着一袋包装的很是精美的大米,勇利又犯了难。和日本超市中通常规格为2kg或5kg一包的大米不同,这儿摆放的大米规格要显得多样化很多,从2kg一包到50kg一袋都有。

“我们买这种米吧~”维克托倒没想太多,兴冲冲地就拽起了货架上50公斤一袋的大米想要放到购物车里。

“怎么这么重?”维克托迷茫的看了眼这袋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大米。

回过神来的勇利连忙制止了他,“维克托,我们拿那袋就好。”

勇利指的是货架偏下的位置,2kg一袋,同这袋相比几乎可以用精致可爱来形容的日本大米。

“我们两个人吃的话,买这个就够了。”

维克托有些吃惊:“Really?”

“这样真的够吗?”

“够的。”勇利点点头,快速估算了下他和维克托的饭量,“这袋足够我们吃上七八顿了。”

这还是因为他们是运动员,要平常人的话,这些米做主食吃上十几顿也不在话下。

“……”维克托看这袋大米的眼神几乎可以称得上钦佩了,明明看上去只有那么点,却能炮制出足够他和勇利吃上四天的米饭。

正当勇利觉得自己已经解释的很清楚,想要将这袋2kg的大米放进购物车的时候,维克托再次阻止了他——

“等等,勇利,我觉得我们还是得买这种大包装的。”

 

“维克托……”勇利试着同对方解释,“我们短时间内根本吃不掉那么多不是吗?何况在俄罗斯,这儿的主食……”维克托总不至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后还一直吃着日式猪排饭吧?

面对勇利的质疑,维克托做了个嘘的手势, “可是勇利一时半会应该很难接受俄罗斯的饮食吧?”在日本待了那么久,他也并非没有注意到日俄之间巨大的饮食差异。

对于勇利来说,吃个一两次俄罗斯的特色美食还算是吃个新奇,长久下去的话,肯定没办法接受。

维克托想着,他心里自然也有着他的打算——打从把对方连哄带骗的带上去往圣彼得堡的飞机,他就没打算放对方回日本,当然,比赛需要另说。

“如果可以自己做点家乡的食物的话,刚开始的那段适应期应该会更好过点吧?”维克托笑着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可是——”可是五十公斤也太超过了吧?

勇利想要说话,却又一次的败在了对方的攻势之下——“难道说勇利不愿意每天给我做猪排饭吗?”

“好吧,”他无奈的说着,“但愿在我们吃完之前,它不要发霉就好。”

 

关于超市4

 

“还需要买什么东西吗?”推着购物车,维克托转头问道。

在超市里走走停停了一个多小时,他们的购物车已经被塞的满满当当,

“嗯……”勇利有些迟疑,手中的购物清单已经划去了大半,剩下的只有……

“大概还需要一些日常用品。”

比如说他用的牙刷毛巾什么的。

但是,怎么说呢,如果只是暂住一两天的话,也不需要特地去购买新的吧——为更好的准备比赛,他的行李箱里时刻备着这类东西。

勇利有些摸不清维克托的想法。

 

“差点忘了呢,”维克托却没留意到勇利在这上面的诸多纠结,“是要让勇利好好挑挑喜欢什么类型的。”

 

“勇利喜欢这种牙刷吗?电动的,而且刷毛超柔软~”

“谢谢,我习惯用这种。”勇利面无表情的抄起货架上某只审美十分直男的蓝色牙刷。

“那这个呢?跟我同款的毛巾。”

“谢谢,不用。”

“漱口杯……”

“……”

 

“维克托,我们可以……维克托?”勇利喊了半天都没听到回应,扭过头才发现维克托一脸受伤的站在一边,“怎么了,维克托?”

维克托默默看了他一眼,扭过头,不说话。

 

“嗨嗨,”反应过来的勇利拍着对方的背,“非常抱歉,没能按照维克托你的喜好来选日用品。但是我们可以一起选点装饰品打扮一下家里不是吗?”

“之前打扫卫生的时候就发现了,维克托家里的装饰品实在是太少了,”勇利碎碎念着,“总感觉很没人气的样子呢?”

“可以吗,维克托?”

这种事,当然是要选择答应啦!

 

不过,三十分钟后……

“非常抱歉!”勇利双手合十低着头道,“维克托只需要按自己的想法来就好了。”

嘛,对于他们俩而言,审美差异永远是共同生活时过不去的坎啊!

“不了,”维克托欲言又止,“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吧。”

 

关于做饭

买完材料,两个人回到家里时,天已经肉眼可见的变得暗沉了下来。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呢~”维克托兴冲冲地说道,买菜,做饭,这种看上去无比寻常的事在他看来却格外新奇——在他过去二十多年的生命中完全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即便是早早就搬进了公寓一个人住,他的伙食问题也都是在食堂和各种餐厅及酒吧解决的。

“接下来维克托只要在客厅里好好等着就行了。”

勇利说着,不由分说地将维克托推出厨房并按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甚至还贴心的帮维克托打开了电视。

“真的不要我帮忙吗?”顺从的被对方按在了沙发上,维克托认真的看着勇利。

“嗯嗯,不需要的。”

 

刚说完不需要,回到厨房的勇利就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维克托,”他不抱希望地问道,“家里,有电饭煲吗?”

“电饭煲?那是什么?”客厅里传来维克托疑惑的声音。

果、然!

 

不过当天晚上他们最后还是吃上了热腾腾的猪排饭。

对此,勇利只想感谢万能的网友。

但为了能更简单方便快捷的吃上饭,勇利还是认真的将购买一个电饭煲列进了回日本比赛的行程中。

啊对,还有买一些家里平常用来做猪排饭那个牌子的香米。

不知道是因为品种差异还是因为没有电饭煲的加持,这米做出来的饭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关于超市4的后续

吃完了饭,勇利又忙开了。

眼看着时间还早,勇利把先前在超市买的日用品和一些小件的装饰品都摆在了相应的位置上。

最后,勇利站远点端详了一下,“……”

讲实话,后添上去的东西配上性冷淡风格的整体装潢,感觉怪不伦不类的。

莫名感觉公寓的气质被他买来的东西给拉低了不少。

 

“我还是把这些东西撤下来吧。”

维克托阻止了他,“不用了,我觉得这样看上去也挺好的。”

“可是……”勇利欲言又止,这样一来,原本营造出来的感觉完全被破坏了有没有?

“没关系的,家不就是这个样子吗?”维克托对此倒有自己的一番想法,“不必去刻意的追求风格的一致,充斥着各种不必要的大小物件,看上去杂乱甚至毫无格调……”

 

维克托对家这个词语是有什么奇怪的误解吗?

勇利只觉得囧囧有神。

 

“……最重要的是每个家庭成员都参与其中,”维克托环顾四周,自顾自的下了结论,“在我看来,这已经是最棒的装修了。”

在对方的目光下,勇利腾的一下红了脸。

 

维克托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的是什么啊?

换任何一个人,可能都要自恋的认为维克托这是把他列为家庭中的一份子了。

 

 

关于洗浴

 

“勇利你真的不需要我教你怎么使用我家的洗浴设施吗~”

“不用,谢谢!”

勇利几乎是一头黑线的把兴冲冲表示要给他示范圣彼得堡这边洗浴设施如何使用的某人推出了洗手间——世界上任何洗浴设施都是通用的好不,再说他又不是没来过俄罗斯。

关上门的一刹那,勇利突然有了一种家里养了一大号熊孩子的无奈感。

如果我早衰那一定是维克托你的错。

勇利无力的想着。

 

然后……然后他就发现由于先前忙着和大号牛皮糖作斗争,导致自己完全忘记要拿换洗的衣物了。

 

“维克托,”勇利有些窘迫地喊着,“你能不能帮我……”

“勇利这是邀请我一起洗澡吗?可以哦~”隔着门板,都能听到维克托因为愉悦而上扬的尾音。

并不是啊!!!

勇利无力的捂住眼睛。

 

 

关于同床

磕磕绊绊的洗完了澡,总算是结束了一整天的忙碌,到这时勇利终于意识到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他睡哪?
整间公寓里,唯一能被称之为床的物件此刻正好好的摆放在卧室里。

看上去,他似乎只能和维克托睡一张床了?

勇利首先就pass了这一选择。

环顾四周,勇利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很好,它看上去非常软。
维克托也注意到勇利的视线,不过他想的明显和勇利不一样——“勇利,我们晚上一起睡吧~”
他兴冲冲的说道,完全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早在乌托邦胜生就想和勇利一起睡了。”
勇利一个激灵,瞬间想起对方刚到乌托邦胜生时连续两个星期每晚准点敲门想要一起睡的经历。

“不,不用了吧。”

“一起吧一起吧一起吧~”

结果最后两个人还是睡到了一张床上。

真是糟糕啊,只要被那双湛蓝的眸子一看根本就没有抵抗力了,明明最开始还能坚定的拒绝对方的。结果相处时间一久反而失去了抵抗力了呢,被身边人强制性地按照床上,勇利无奈地想着。

 

明天,明天一定要坚定的拒绝维克托一起睡的想法!

 

 

关于裸睡

当勇利最终迫于维克托的请求?美色?最终同意同睡一张床以后,维克托当即就想要脱衣服。

勇利……勇利被这样的走向给惊呆了!

好容易才赶在对方脱得精光前找到自己的舌头。

“stop!维克托,stop!!”

 

“怎么了?”拽着将脱未脱的内裤,维克托真诚的看着勇利。

“我们……”勇利舔了舔干涩的下唇,感觉到自己接下来同维克托的对话将会有那么一点艰难,“我们那不流行裸睡,所以……”

“why?裸睡对健康有益的不是吗?”

 

“是的,我非常赞成维克托你的说法,裸睡当然对健康有好处,但是……在日本,我们并不太流行和同性一起睡的时候仍然保持裸睡这个习惯。”

 

然后……他俩在床上进行了一场有关裸睡话题的探讨。

 

“……所以说,不仅我该继续保持裸睡,勇利你也应该加入——”说了半天,维克托这才迟钝的发现勇利已然睡着这一事实。

听着对方清浅的呼吸声,维克托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勇利今天一天已经忙坏了。

看着对方的睡颜,手指渐渐像有了生命一般的攀爬到对方额头,然后滑落,先是弧度正好的鼻梁,然后是……淡色的唇。

维克托下意识地捻了捻对方的唇瓣,并不是能用“像花瓣一样粉嫩,色泽诱人”这样奇怪用词来形容的嘴唇,怎么说呢,就是寻常男孩子的嘴唇。因为主人并不特别爱护的原因,并不十分柔软,在形状上也显得有些过于薄了,给人一种执拗的感觉,就和勇利这个人一样,总会在某些奇怪的事情上有着他独特的固执。

维克托的手在对方嘴唇上停留的时间似乎有些过于久了,勇利迷糊的蠕动了下,维克托这才猛地反应过来,笑着亲了亲对方的额头。

晚安,好梦。

                                                                                        ----tbc----

下章戳这

评论(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