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09

前文:1 2 3 4 5 6 7  8(第8章改动较大,看过的建议重看下

设定:

中短篇小可爱

原著向不动摇

勇利视角

尽量不ooc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如果觉得和前文有点脱节那一定是因为中间缺了一个番外QAQ憋问我番外在哪,没写

-------------------------------------------------------------------------------------------------------------------------------

 

好冷。
搓着被冻僵的双手,勇利急急忙忙的带起了口罩。但这也不怪他啦,任谁一下飞机就毫无预期的被盘踞在这的西伯利亚寒流糊了一脸也会是这个反应。
毕竟……并不是谁都能像维克托一样只套着件毛衣和大衣就能像没事人一样在寒风中穿行。
“走慢一点啊,维克托。”

结束了短暂的像是从神明那里偷来的休假后,勇利提着行李再一次的迈上了这块寒冷又神秘的土地。
随后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直到一件大衣从天而降——
“勇利衣服穿得未免也太少了点吧。”说是这么说,维克托还是解开了大衣扣子。
“欸别,别脱衣服给我啊!我只是有点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啦!”勇利手足无措的拒绝着。
就算是战斗民族,抗寒能力再强也是在正常人范畴之内吧?
“这个啊,勇利你想太多啦~”笑眯眯地眨着眼,出乎意料地,维克托解开扣子后并没有选择把大衣脱下来,而是……拽住勇利强行把他塞进了自己大衣里。

“啊,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合适~之前就想这么做了呢,为此我还特地买了件超宽松的大衣。”开心的发现衣服正好合适的维克托如是说道,“这样一来勇利就不会觉得冷了吧?”
“……”被维克托所特有的味道包裹住整个上半身的勇利已经完全懵圈了。
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在旁人看过去,勇利整个人就像是被维克托揽在怀里一般,后脑勺正好对着维克托的嘴巴……
这感觉真是……
太糟糕了啊!

猛地反应过来的勇利连忙面红耳赤的从维克托怀里挣脱出来,“我……我已经不冷了。走吧,维克托,我们该去拿行李了。”
“这样啊……”有点失望地语气。
“对,对啊!”别着脸,逃避一般地,勇利率先朝着行李运输盘的方向走去。
藏在口罩下的整张脸却不争气的红了。

这种不自觉的撩拨实在是太犯规了啊,维克托!
再……再这样下去,就算是他也会控制不住喜欢上维克托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维克托突然的举动的关系,在领行李的整个过程中,两个人陷入了小小的沉默。
等两个人拿到行李过完安检,勇利才磨磨蹭蹭的找了个空挡同维克托搭话,“维克托,刚刚……”
“勇利?”完全没留心勇利在纠结什么的维克托突然打断了勇利的话,眼神微动——
“我们,可能要有点小麻烦了!”
“欸???”
不需要维克托再多说什么,下一秒,无数扛着长枪短炮奋力朝着这边奔跑着的记者们解答了勇利的疑惑。

完,完全忘了,在俄罗斯,这个家伙根本就是……

不想站在聚光灯下,不想被人注意到的想法再次冒头,勇利本能的想要趁记者还没完全和拢包围圈之前逃入人群,结果……被镇压了。
“放轻松点,勇利。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察觉到勇利有想要溜走的冲动,维克托眼疾手快的按住了他。
“之前的采访不都是表现很好吗?勇利,相信你自己,你可以的。”
可……可是这里是在俄罗斯啊!
初到俄罗斯就撞见这种状况的勇利整个人都已经紧张到僵硬了。

“@#……¥%*&”
“%……&(#……”
“#¥%……@(*”
“¥&%&()”
好……好像比想象中要好那么一点点。
采访进行了几分钟,勇利僵硬的表情渐渐缓和下来。
差点忘了,因为作为采访对象的维克托也是俄罗斯人的缘故,所以这一次记者们采用的语言也都是俄语呢。
俄语水平堪比初学者的勇利,表示对维克托同记者之间的对话完全听不懂呢。
虽然知道记者们的问题肯定有提及他的地方,但完全听不懂的话感觉就要好上很多。
现在只希望维克托的魅力能够一如既往的大,最好大到记者们都想不起现场还有他这个人。
勇利由衷的祈祷着。

然后下一秒,勇利的祈祷瞬间落空。
采访过半终于意识到勇利存在的记者们刷刷转过手中的话筒——
“请问一下,日本的胜生勇利选手,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同维克托一起出现在俄罗斯的机场中。是应邀来俄罗斯观光吗?”
好……好尖锐的话题,而且居然还特别贴心的换成了英语。
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我不是……我……”
被突然问到头上的勇利努力的构思着语言。
“真是败给你了,勇利。”正当勇利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好的时候,耳畔突然响起一声低语,是维克托。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一直用笑着用俄语回答记者问题的维克托突然抬高了声音,语言更是由俄语无缝切换到英语,“我想各位是不是对我之前宣布回归竞技的话抱有什么误解?虽然有正式宣布回归竞技,但我好像也并没有表示放弃勇利的教练这一职位哟。
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日子,我在作为一名花滑运动员活跃在比赛场上的同时,将继续担任胜生勇利的教练一职。
以后的日子,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哟~”

采访最终在一片惊呼中结束了。
“呼……可算是把那帮家伙给打发走了。几天不见热情了好多。”告别了记者,维克托笑眯眯的揽过勇利,“走吧,勇利,再不快点的话,雅科夫在外面可要等急了。”
“维克托……”被揽着的勇利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来,“这样真的好吗?”
“嗯?”
“身为选手的你,再兼任我的教练这件事……”
“这些天,我想了很久……”
“这样啊,你稍微等等。”面对终于鼓足勇气想把自己心底话告诉对方的勇利,维克托的反应却有些冷淡。简单的打断了勇利小声到快听不见的话,维克托领着勇利左绕右拐顺着特别通道来到了机场外的地下停车场里。
“行了。在这里就不用担心话说到一半被突然出现的记者打断了。”满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安全的维克托拍着手道,“勇利你可以继续了。”
“欸?”思绪完全被不按常理出牌的维克托打断的勇利只能看着对方发愣,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继续下去了。
“大概就是……我觉得维克托还是不要继续担任我的教练比较好。”低着头,勇利努力了半天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嗯?没有反应?
等了半天没听到对方回答的勇利慌慌张张的抬起头来,却正巧对上了一弯湛蓝色的眼睛。
维克托……在笑?
他的顾忌看上去这么好笑吗?
不过这样一来,原本难过的心情确实好过了不少。
“啊抱歉抱歉,没想到勇利这么固执,完全忍不住笑的冲动呢。”面对勇利控诉的表情,维克托只得干咳一声,很快把话转到正题上。
“勇利担心的是什么呢?”
“嗯?”
“是担心我不能很好的承担起教练的职责吗?不是这个,那就是担心我会因为兼职你教练的事耽误本身的训练了?”
勇利没说话。这几乎是默认的态度。

长久地,勇利只听到维克托无力的叹了口气,“真是让人伤心呢,我还从来没有想过呢,勇利你对于你的偶像居然有这么大的误解。”
“是什么让勇利觉得,我是这么一个没有职业道德的人?”

“维克托,这和平时不一样……你看,你离欧锦赛就剩下一个月,你还有那么多事要做,你的新节目甚至还没有头绪。”面对维克托的问题,勇利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比任何人都相信你的职业道德,但是……我只是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导致你分心。你看,原本你在圣彼得堡训练的好好的,却因为我飞到日本一待就是两三天。”
“是谁告诉你我对我的新节目完全没有头绪的?”
“我……你……难道不是吗?”
“并不是啊。我只是……太有灵感而至于拿不定主意罢了。”维克托哭笑不得的解释道,“关于这个,我倒是觉得勇利你不必过于担心,要真是你想象的那样,雅科夫还会任我一个人偷跑到日本两三天?怕是马上早就乘着下一趟班机追过来了。”
“至于后面一点,看,勇利你也承认了。是因为你的缘故我才跑到日本去的。为什么勇利自己不反思一下呢,是什么让你对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没有信心?面对总是想要同我结束教练关系的勇利,我也会感到很不安呢。”
“我……”勇利徒劳地张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维克托也会因为他感到不安吗?
在此之前,勇利根本无法想象。

然而维克托的话还在继续。
“我真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让勇利你相信,我不会也不愿离开你。”

 

                                                                                                 ----tbc----

 

下文9

惯例碎碎念

憋了两天总算写完了QAQ泪流满面

还是有超级多的话想说……

可能有人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勇利有点神烦,一点事纠结来纠结去纠结死了,但是请仔细想想,勇利的性格本来就玻璃心,不自信,而且他还害怕给维克托带去麻烦……

当然了,必须要指出,勇利这么纠结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没能从维克托身上获取到安全感,当然了从今天以后勇利就不会特别纠结这件事了。这个点基本告一段落,可以专心走感情线了。

那么解释一下勇利一直在纠结的问题是,勇利觉得他的存在可能会给维克托的仅剩的这点竞技生涯带去阻碍,他觉得很内疚。然后与此同时他习惯性的否定了自己,把自己得到银牌后对维克托说的话当成是自己一时激动没考虑那么多(问题确实是没多考虑),事后回想起来觉得有些欠妥。

但是和之前相比有所长进的是,他这里没有想过离开维克托,也没想过退役结束自己的竞技生涯,他只是一直在说这样做会不会很不好,会不会给维克托带来困扰。

大概就酱……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