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致方锐大大迟来の生日贺5】何不同归3(方锐中心向,有林方)

自觉躺平,切腹还是鹤顶红白绫啥的(前后画风好像有点不对?)尽管来吧。我已经放弃了治疗。

这章已经被我忍无可忍的改成了3了= =我还是觉得下章一定能完结肿么破?

皮革埃斯说个该高兴的事,少年我撸了这文后被我自己给安利成功惹,林方本命啥的简直直追伞修和双叶

表示明天应该没这篇的更新。会上你共我的修改整理版= =各种修改开头啥的你懂,应该会断在9之后(也就是把你共我10一起包了的那种)

话说50粉满了,咱是不是要来个五十粉点文来着?已自觉躺平。

-------------------------------------------------

 

林敬言是第二天一大早醒的。

昨晚上闹腾的太晚,他还没来得及收拾行李呢。

方锐当时听着身边悉悉索索的声音就醒了,没睁眼。

经过昨天晚上那事后,他有点没法面对他家老林。

不一会儿,悉悉索索的声音完全消失了。

大概是整理完行李了吧。方锐想。

装睡就是有这么一点不好。光靠耳朵听声辨位……呸说错了,咱这等鱼唇的凡人也就只够听听声的级别。

总之一句,林敬言那儿没声了。方锐有点烦躁——

老林这家伙该不会是悄无声息的开门跑了吧?

啧,还有没有队友爱了?

亏他们昨晚上还共同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你确定?)呢。

简直是……拔屌无情攻?

等等卧槽这是啥?方锐一脸黑线的挥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奇怪东西。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他果断是被楚云秀戴妍琦那帮女人给洗脑了都。

 

方锐脸抽抽的打算睁眼偷窥下某人的动向。然后他特小心的睁开点眼缝,特猥琐的四处瞟了瞟。

卧槽没看见人啊,老林去哪……!!

毫无预警的,某人湿濡的呼吸贴近了他……额头,一触即离。

方锐惊呆了,谁他妈的能告诉他老林刚对他做了什么?

早安吻这是?原来他方锐在林敬言眼里就是个嗷嗷待哺的小宝宝吗?

……等等这重点好像有哪里不对?!

 

“果然是还没醒啊?”站直了的林敬言如是说。

方锐淡定的把眼闭的死紧,只差没头一扭舌头一伸假装自己就是具尸体了。此人刚刚以非一般的心理素质迅速闭上了眼,伪装成功。

他现在倒有一点想听听林敬言想对他说点什么。

好吧不是有一点,是非常想。

 

“不过也好。”林敬言继续说。

然后呢?

方锐默默等着某人接下来的话或者是行动。

然后方锐就听见一声开门声。是的,毫无疑问地,提着行李的真·拔屌无情攻·林敬言走人了。

 

方锐一脸扭曲的睁开眼。抖抖索索的打算起身。

可没想到刚一动弹,浑身就是一抽……卧槽好疼。昨天晚上老子是被大象来回碾了无数遍吧?全身骨头就跟全拆下来了又重装上了似的。

这种感觉简直销魂好吗。

方锐想骂娘。

不过他现在可没这个马戏团时间。

 

顾不得浑身酸疼的现状,方锐火急火燎的爬起来随便找件了衣服套上就杀出去了。

倒不是想去追回那个拔屌无情攻(喂

林队长今天在呼啸还有一场粉丝告(欢)别(送)会兼记者招待会呢,就算只是走走形式,他现在也不可能大早上的就跑路。

以方锐的想法,这货跑这么快,八成该是自个想再在俱乐部里头到处溜溜,权当作是告别了。

 

那头方锐死赶慢赶着急慌慌的起床,这头推着行李箱的林敬言已然走到了宿舍楼下。

他停下来,长长久久的凝视着这座半新不旧的建筑,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

他曾在这儿住了7年,他也以为他以后仍将在这长长久久的住下去。

无论是作为一名呼啸的职业选手,还是作为一个完完全全的呼啸人。

他的人生计划中,从没想过有一天将会去往别的战队效力。

7年,自第二赛季出道来林敬言在呼啸待了整整7年,这已然是一名电竞选手职业生涯的大半。

他曾一人勉励撑起了呼啸最开始运作的那段时间,不,应该说他至今一直支撑着孱弱的呼啸,纵然他并不是一个天赋绝伦的选手,一手技术全靠每个日日夜夜的辛苦练习。他比不得其他人,也没那么多花俏的名号,奋战打拼六七年,一路走到现在,所得的荣耀不过一个全明星席位,一个“联盟第一流氓”的称号。

甚至他效力的呼啸从不曾打进过四强。

而如今,他年华老去,已不再被需要。

 

方锐最后是在训练室找着了林敬言的。

那时他正兴致勃勃的操纵“唐三打”跑上跑下的训练着。这是他日常的一组训练。行李箱被胡乱放置在了一边。

方锐看到这喉管里当即就是一哽。

这场景实在太熟稔。

 

方锐有点拿捏不准他现在该进去。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相信林敬言并不那么情愿他参与到他的告别当中去。

他方锐与林敬言哪怕离的再近,可头上到底顶着一个“呼啸”的名字。

他想林敬言这时候是不希望任何一个呼啸人看见他狼狈的样子的。就算是他方锐,也一样。

这只战队从前带给老林的荣耀有多少,如今带给他的耻辱就有多少。

呼啸背叛了他。各种意义上的。

这时候老林需要的只是一个人整理下心情。方锐思忖着。

但在他迟疑不定的时候,林敬言已然看见了门口的他。

 

进来吧。陪我打几场?

林敬言说,看上去很平静,也和以往没什么不同。

看来在他来之前,老林已然整理完了心情,方锐抬脚走了进去。

也好。打几场什么的。

方锐想。再不来几把发泄下此刻憋屈的心情,他妈的他保证自己绝逼要疯了。

至于半小时后的记者招待会……who他妈的在乎呢?

 

两人痛痛快快的打了几场。

互有胜负。

方锐如今到底也不是当初那个刚进呼啸一脸茫然的少年了。

不过不管怎样,他在他心里永远都是一只小狗崽子。

林敬言转头望着方锐的侧脸,莫名有点想笑。

这小狗崽子应该还不知道他心里整整喊了他五六年的小狗崽子吧?

 

方锐。他轻声说。

哈?这边方锐还没从激烈的对战中缓过神来了呢。不过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家老林就又来了一句。

以后,呼啸就交给你了。林敬言说,眼底澄澈如水。

……

方锐就咬牙不说话了。

 

我讨厌它。方锐最后说,虽然竭力表现的平静,可神情多少还是郁郁的。他瘫在桌上,没看某人。

林敬言就笑了起来。

你以后会明白的。他说。你可以不喜欢它,但你总有一天一定会为了它的荣耀而拼命。

为什么?

因为你是方锐呀。

 

那天上午方锐还是窝回自个儿宿舍去了,没出席某人的粉丝欢送会。

而说实话,方锐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此刻以走路跟只鸭子样的造型出现在众人面前。

至于欢送会上某人跟呼啸每个人都握了次手什么的,方锐表示一点都不嫉妒呢。

早上他们亲了抱了某人还哭了什么的他会说?

 

咱俩之间就不讲那些虚的了。事实上,方锐当时是这么对林敬言说的。那叫一个一脸真诚啊。就差没嚎一句口头禅“快看我真诚的眼神”了。

然后毫无疑问地,他脑袋上那堆毛就毁在了某人手下。

方锐表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没办法,这人对他头发爱的实在忒深沉。

林敬言笑而不语。

不过最后还是结结实实给了方锐一个拥抱。

一个持续时间很长的拥抱,长到事后方锐绝对有理由怀疑某人那时候偷偷的哭了。还趁他不注意时把眼泪揩在了他衣服上,啧。

当然了,方锐是绝对不会说自个儿当时也忍不住娘们兮兮的掉了几滴泪啥的。

两人都默契的没提昨晚上和今早上的事。

在分别面前,很多事很多感情显得太过微末。

 

以后,咱在赛场上就是对手了。

拥抱过后,方锐说,笑的特没心没肺的,简直欠揍。

嗯。林敬言答的很简洁。

那……一路走好?

嗯。

到霸图去了,记得要好好打。

嗯。

四年的搭档,五六年的相处,到告别时,能说的也不过这么寥寥几句。

 

然后方锐就龇牙咧嘴的回宿舍躺着去了。

娘的,他是被林敬言喂了什么迷魂药才会不要命的大早上杀过去陪他打两场再莫名其妙的滚回来啊?还是在他身体如此欠佳的情况下。

男色误人男色误人啊!

方锐腹诽着,最后实在忍不住自个儿也笑了起来。

那什么,某人,一路走好啊!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