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致方锐大大迟来の生日贺4】何不同归2(方锐中心向,有林方)

 无视我吧……我已经没法直视这越爆越多的字数= =

话说这章其实全是满满JQ吧……

下章结束……要再不结束我就该自裁以谢天下了。

-------------------------------------------

事实上,这事是这样的。

 

在呼啸粉丝一致的呼声,以及高层一直对内的冷暴力下(方锐语),老林最后在第八赛季末还是选择了转会呼啸。

毕竟现在要是不主动转会也许以后老林就该面临着像联盟某著名大神一样一朝突然“被退役”这样的问题了。

那什么,方锐向来很能以最深的恶意去揣测他们呼啸的高层人士。

没法,就算嘴里说的再尊敬,可呼啸给方锐的观感也就那样。

想想吧,能在自家主力兼队长状态最为巅峰的时候就想着找继任者的俱乐部算是个什么好鸟?

方锐撇着嘴想小爷我都不屑去说他。

当然了,现在这时代就是这个样子,想想看吧,人叶秋,联盟第一人,荣耀教科书,就那货退役的都莫名其妙,咱还能指望大众对老将们能抱有最起码的尊重吗?

毕竟在许多粉丝看来,老将们最该做的事就是早早的给新人让道。

观众们明显想看到的是年轻选手在台上精彩的炫技,而不是老将们在竞技台上苟延残喘的身姿。

电子竞技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残酷。

 

方锐挺镇定的。

就是偶尔看上去真挺抽风的。

一时间林敬言除了要忙着交接队长职务,还得兼顾安抚某人“受创的小心脏”(方锐语)。到最后就差跟方锐来个每日一谈心了。

没法,林敬言又不能把方锐缩小了揣口袋里带霸图去。

再者除开方锐那呼啸副队的身份不提,方锐他仅剩的那么一点儿职业道德也不允许他临时跑路。

总之一句,两人基本分开这事妥妥的了。

变不了。

 

当然了,方锐也知道这点。

按他的话说,其实他老早就想通了。老林待霸图明显比留呼啸被人当孙子使唤好很多好吗?

 

毕竟在如今呼啸那是越发不把老林当个人使的情况下,转会是最好的选择。何况霸图还是只当之无愧的强队。

林敬言去那燃烧自我总比把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浪费在呼啸的冷板凳上要好。

 

但是问题他娘的能想得通它不等于不会因为分别在即而感到难过啊。

方锐郁卒了。

那段时间他训练照常训练,装的跟自己特淡定似的。

可要一离了大家伙跟前,这人整天在宿舍里弄得跟个精神分裂似的。

一会儿一脸欣慰的搂着他家老林,一会儿一脸难过的扒拉着他家老林。

总之那期间,林敬言没少被这小狗崽子折腾。

好容易忙完了交接还得忙着对付方锐的小情绪。

简直累死个人。

不过这样的直接后果是,两人那段时间愣是都没生出点离别之情,直到到分别前的那天才多少酝酿了点出来。

 

那什么,离别酒离别酒,离别总是要喝酒的嘛(什么鬼这是)

总之那天晚上他们呼啸一群人聚一起打算出外头搓一顿就当给他们队长送别了。

方锐当时表情特淡定,该说说,该笑笑,旁人那是半点看不出对他家老林即将离开呼啸这事啥态度。

一时间大家伙有点摸不准他们副队是怎么想的。

不少人心底当时就绕了几个弯。

但散伙饭嘛,你懂的。

那天晚上光喝的他们要了五箱啤酒,两瓶白的,哦还有两瓶雪碧。

真不多。呼啸十几个人呢。

大家各自算好了,差不离喝个半醉也就得了。总不好第二天送队长走时一个个都醉醺醺的吧?

不过这中间还是出了点意外。

某个刚来呼啸的小队员不大懂事,傻了吧唧就冲上去敬了他们淡定的方副队一杯。黄的。

方锐淡定的一口干了。

然后……

在无数人惊恐的目光中,方锐“噌”的站起来找老板又给加了二十箱啤酒,十瓶白酒。

“来来来,满上满上,刚谁敬我的?来,哥回敬你,咱们就……算了,先喝三杯。待会看情况再添。”方锐真诚的说。

“大家伙别客气啊,说好了,咱今晚上不醉不归啊。”方锐真诚的继续说。

这什么,真·千杯不醉·敬酒狂·方锐朝众人举起了手中的杯(屠)子(刀)。

 

一时间众人都默默想起了某个神秘的传言——

如果不想死的话在呼啸千万别敬副队酒。不管啥时候都别!

 

当时方锐就一个个敬(灌)酒敬(灌)过去了。所到之处醉倒大片啥的咱就不说了。

一时间,包厢里没倒下的人都窜他们林队长身后去了。

队长,一人颤巍巍的开口,副队他……还好吗?

林敬言没答他话。

因为拎着酒瓶举着酒杯的方锐已经一路扫荡过来了。

“老林老林,来,咱俩来一杯?”方锐不由分说的就把满满一杯白酒塞林敬言手里了。

活着的呼啸队员齐齐倒退三大步,就差没把自个儿贴墙上去了。

林敬言想叹气——

怎么在赛场上就从没见他们这么齐心过?

这帮人要场下场上一个样,呼啸何愁进不了四强。

 

不过问题还是得解决的。

 

众人当即就见他们林队长以远超平日训练时的手速飞快把副队手中的酒(杀)杯(器)给掉了包。

方锐没发现。

然后一股脑儿喝了。

“这酒……味道有点怪啊?”方锐表情有点扭曲。“怎么还放了葱花?”

这时候众人才意识到,面前这人恐怕一早就喝醉了。

 

但这还不算那天晚上的最高潮。

喝完一杯“酱油加葱花”的方锐杀伤力顿减。

但他开始专心折磨林敬言一个去了。

整个人跟牛皮糖似的扒人身上非要老林陪他一起喝酒。

“方锐。”林敬言问他,“你还记得我是谁不?说对了我就陪你喝。”

“你是老林呀。”方锐答,然后整个人就扑了上来,吧唧一声亲林敬言脸上了。

“老林我们来喝交杯酒吧?”

 

被醉鬼成功非礼了的林敬言默默擦了擦某人留他脸上的口水印,真心一股子酒臭味。

方锐今天是真喝大发了。

一旁幸存着的呼啸众人已经惊呆了。

这头方锐还在继续磨他家老林。

“来来来,快喝了这杯交杯酒,咱俩谁和谁啊。咱是好基友啊,一辈(被)子的那种!来,喝了它!”

方锐如是说。

然后他半点不像醉鬼特有逻辑的把林敬言的右手掰过来交叉摆了个电视上喝交杯酒的架势。

“你怎么还不喝啊?快点喝,喝完我们回去洞房去。”

他催促道。

林敬言喝了。

和个醉鬼没什么好计较的。

但喝完后他分外无语的发现众人的眼神简直一个赛一个的意味深长,亮的跟个小灯泡似的。

那啥,我俩真是清白的。

林敬言张口想解释,但到最后也没从嘴里蹦出个字来。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