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致方锐大大迟来の生贺3】何不同归1(方锐中心向,有林方)

QAQ果断在最后添了1300什么的……不添不好接下文

至于4这玩意,内牛满面的表示还在默默撸

---------------------------------------------

那什么,有句不咋吉利的老话咱还是不得不说——

这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方锐是第一个发现林敬言有点不对的。

具体要说是在什么时候发现的,方锐自个儿说不出来,不过两人同出同入同吃同睡同训练,旁边人有个什么异动他还会不知道。

不过要说一开始,方锐还真没反应过来老林这是怎么了。

无端端地,突然拉长了每天的训练时间。有几次他都睡了,旁边那床还是冷冷清清的。

感觉就像第五赛季他遭遇新人墙那会儿一样不信邪的拼命死练自我折腾时的情景重现似的,不过这次,主角换成了他家老林。

方锐有点发怔,顾不准这时候自己是该小意殷勤的陪伴林敬言好让他感受到自个儿那澎湃的搭档爱还是酷炫狂霸跩的学习林队长当年那精神冷静旁观让他自个儿慢慢的走出来?

方锐仔细深入严谨的想了两秒,最后抓抓头发决定自个儿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或许明天老林就正常了?

他和林敬言走得实在太近,可人跟人离得太近了,就总会不自觉的忽略某些东西。

 

不过到后面方锐多少有点急红眼了。

这林敬言就跟抽抽了似的,突然扮起了深沉。

睡在他隔壁床的方锐同志表示最近几天林队长叹气的次数比这几年加起来的还要多。

而林敬言自己给自己的加训还在继续。

方锐急了,真的。他一急就连耍赖撒娇装娇弱都给用上了。

到最后林敬言一进房间就见某个活宝姿势扭曲的赖他床上,还呲牙裂嘴的冲他笑。

今天是荡漾的“爷,咱们不来一发吗?”,明天就是豪迈的“老林,咱啥也不说了,来,睡吧。”,这期间还有娇弱版的“外面打雷我一个人睡害怕,敬言咱们一起睡呗。”和急色版的“老林你干脆就从了小爷我吧!”,等等等等。

反正主要目的就是拖着他不放,坚决杜绝林敬言半夜加训这种明显有自虐倾向的行为。

林敬言对此觉得脑壳有点疼。

要说这是甜蜜的负担?

甜蜜在哪?林敬言第一次见方锐一脸娇羞的躺床上摆出“任君取用”的姿势的时候,差点没被对方这创意给雷翻了。

到最后方锐换了多少次风格林佳仪就有多少次欲言又止想关怀关怀方锐那突破天际的脑回路。

这小狗崽子到底是脑补了多少才会以为只要自个儿躺平了摆好姿势他就会扑上去从此不加训啊?

他有这么急色吗?

呸不是,他是这种人吗?

等等好像还不对……

算了反正一个意思。

 

所以大家伙都听出林敬言这意思了没?

到底方锐的“拯救计划”还是失败了的。

方锐在那继续磨他的老林,这头老林加训照常,忧郁照常。

不过方锐磨到最后多少还是有点成果的。他现在不窝他自个儿床上了,直接林敬言床上睡了。

从同房进阶到同床,挺好的。

大多时候方锐先窝床上一个人姿势狂放的睡个半宿啥的,晚点林敬言加训完回房再把被窝里的小狗崽子踹醒了重新摆正姿势重新睡。

当然了,方锐也不是每天都睡那么早的,事实上偶尔方锐大大也会客串下红袖,林敬言在一边练着,他在一边……卡蹦卡蹦的吃着零食。

方锐倒没想着同林敬言一起加训,他的训练量已经趋于饱和了,再加上他这时候状态真心挺不错的。

妥妥的巅峰啊。他晃着脑袋特自恋的想。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段时间两人精神状态都挺奇妙的。

看着挺颓靡的,但同时又跟打了鸡血似的。

一会儿精神抖擞一会儿昏昏欲睡的。

有点像纵欲过度。

不少队员纷纷猜测这两人莫不是偷偷有了女朋友?

第一次听到这说法的方锐差点没笑趴在地上。

女朋友,哪来的女朋友。

小爷我明显那就是熬夜熬多了!

至于打鸡血……我呸你才天天打鸡血呢。

我生活顺遂训练无压力赛场状态良好不行吗?

 

当即回去把这事当笑话跟林敬言说了。

林敬言反应挺奇特的。

女朋友啊……

他摸着下巴一脸深思,不知怎么地,方锐突然就觉得背后有点凉。

那啥,老林你想找女朋友了?

方锐看林敬言这反应就有点不大自在了,别别扭扭的,也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个什么答案。

还行吧。林敬言含含糊糊的答。

还、行、吧?

这啥意思?到底是想找女朋友还是不想找还是已经偷偷有了?

方锐忽然就红眼了。

然后朝着林敬言就扑上去了,两人闹成一团。

最后特幽怨的说了一句。

老林,你不能始乱终弃。

林敬言一脸正直的拍拍身上坐的那小狗崽子,语气特温柔,他说。

方大爷,你坐到我那[哔——]上去了。咱能行行好先起来成不?再坐下去我就得废了。

 

这事最后就胡乱那么揭过去了。

不过之后的挺长一段时间里方锐视线总忍不住的想往某人身上那某处瞟。他实在有点心虚。

当然在不明所以的呼啸众人眼里,他们副队长是越来越深得猥琐二字的精髓了。

 

好吧说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最后咱先回到正道上来。

方锐虽然平日里招猫逗狗的,天天不着正道,但作为一名职业选手所必须的敏锐的观察力他还是有的。

很快他就发现林敬言这段时间反常的原因了。

他的竞赛状态明显下滑了。

不过方锐也是个精的。他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

整天该哪样哪样。该撒娇撒娇,该炸毛炸毛。顶多就是悄悄把自个儿的训练难度,稍稍往上提了那么一提。

没事的,他想,左右这段时间自个儿在赛场上多留点心。

等老林找着感觉,就好了。

他俩可是搭档啊。

 

其实状态下滑真是一件挺正常的事。往大里说,哪个职业选手没经历过状态下滑的时候?心情原因或者是一下感觉没找到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方锐想过了无数个理由说服自己。

没事的,真没事的,咱千万不能慌。

不就是个状态下滑吗?

多加训总能把感觉找回来的。

 

可问题是,这真的只是暂时的状态不稳定吗?

方锐真不确定,或许林敬言自己也没法确定。

但方锐清楚的是,他家老林过年就该满二十七了。

二十七岁的他还能有多少时间用来调整?或者说,林敬言还能再打几年?

一年?还是两年?

 

抱着这样复杂而又不安的心情,两人带领着呼啸走过了第七赛季。

八强。一个不好不坏的成绩。

经理的脸色不大好看。

方锐没理他。

他和老林都已经尽力了。

 

这之后,第八赛季的号角吹响了。

这赛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方锐的噩梦。

林敬言状态下滑的几乎只要是个人就能发现。一时间呼啸粉丝嘘声四起。比赛时集火“唐三打”成为了各个战队攻破呼啸的突破口。

经理的脸色愈加难看了起来。

赛程过半,林敬言的状态还是没有多少改善。

而那个时候他的加训已经变得越来越密集了起来。

两权相加意味着什么,方锐不是不明白。

林敬言的职业生涯,大概真快走到了尽头。

那段时间方锐觉得很累。

身心俱疲。

却还是强打着精神在他家老林面前闹腾着。

就算是真快到了得要分别的时候。

方锐也不想哭哭啼啼的送走老林。

啧,哭哭啼啼什么的,实在太损他方锐大大的形象。

方锐是这么想的。

不过那时候方锐也掰着手指算了算,估摸着老林还能以二七“高龄”再打个两年吧。

还行。到时自己也二十四二十五了都。折腾个两年退了继续找老林混着去。

他盘算着。就差没把以后他俩到底是在N市还是回他妈在的S市买房子,到时家里养的狗一定得是什么品种的之类乱七八糟的都一并给想全了。

不过,研究了大半天的方锐总觉得……他好像忘了点什么?

哦,好像还得要找个媳妇结婚。

方锐最后突然想了起来。

不过找不找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吧?而且他和老林两个人的家里多出两个女的……

感觉好像有点怪啊?

方锐默默在心里划掉了有关以后退役了要找个老婆的计划。顺带寻思着该什么时候去找老林好让他也断了这方面的想法。

那啥,他是为了社会和谐啊,和谐你造吗?

 

方锐那时候整个人都荡漾了,想以后美好生活想的。

但人真不能太荡漾。很快地,方锐就傻了眼。

他老人家满打满算的认为林敬言的职业生命最起码还有个两年,但明显在别人看来并不是这样。

事实上,局面突然变得急转而下。

在全明星赛上,唐昊成功下克上,“唐三打”被“德里罗”打败。“联盟第一流氓”易主。

 

方锐当时就有点抽抽。那什么,喊着嚷着要下克上的那谁,那脸长得可真欠揍,打赢了就打赢了,还再来句下克上。下克上下克上你妹啊,你以为你是复读机啊?

方锐没太在意林敬言被人新秀百花的唐昊给打败了这一事实,或者说,方锐更在意的是唐昊那态度。

娘的对前辈最起码的尊重你是直接把它吞肚子里了吗?

简直憋气。

职业场上,输赢本来就是常事,何况他家老林又不是没输过。先前他还没出道的时候就有幸参观了老林珍藏的那些游戏比赛录像,录像里林敬言还是职业赛场上的新嫩呢,那啥各种被虐死的各种有技术,方锐看的挺欢的。只差没抱着桶爆米花了。

但方锐敢指天为誓,他在联盟里好歹也混了个几年,还真见过这么可气的人,娘的简直比一叶之秋还令人发指。

当然方锐指的不是人那技术可以堪比叶秋。

 

总之,方锐挺欣赏对方那技术的,至于老林,毕竟是实打实输了的,方锐还不至于不肯接受事实,但方锐实在接受不了人家那性格。打脸就打脸,想成名就想成名,有必要在打完别人脸之后还踩着别人脸不放吗?

好吧就一句话,老子看得起你技术但老子实在看不起你这脾性。

 

不得不说方锐是真置气了。

当晚回去就扒拉着林敬言不放,跟个小狗似的厥他怀里。

于是刚被个新秀打败了的“前联盟第一流氓”还没自个儿给自个儿整理好心情呢,就得无奈的肩负起给自家气嘟嘟的小狗崽子顺毛的责任。

两人倒都没说些什么有的没的。

“唐三打”被打败那是迟早的事。

现在虽然早了点,意外了点,被人打脸打的狠了点,也不是不能接受。

两人到底都有了心理准备。

 

老林,以后总有一天老子一定要帮你找回场子来。

半睡半醒的,林敬言听见怀里那只小狗崽子突然小声来了这么一句。

看样子还没消气呢。

林敬言有点想笑,不过他实在是太困了。

最后只含含糊糊的答了句。诶,行,我等着呢。

到底没听见某人最后冒出来的那句——

到时候老子也要像他学习,打前来一句,赢后再来一句,上克下上克下上克下上克下上克下……念晕他去!

 

得,这小狗崽子是真较上劲了。

林队长那晚梦见有人跟他耳边叨咕了一晚上绕口令。

简直虐。

 

方锐的美好心愿到底还是很快有了实现的可能。就是过程和方式让人难以接受了点。

“方锐,给你介绍一下,唐昊。你们俩个互相之间应该也都认识吧?俱乐部方面决定今后就由他来接手“唐三打”的帐号卡,以及林敬言的队长职务。”经理说。

跟在经理身后的青年抬眼,略微高傲的看了方锐一眼。

“……哦。”被突然打断训练的方锐也没太多什么表情,特别平静的应了一声。自打几天前开始他就基本保持这表情了。一个词形容,生无可恋?

“我还训练呢……待会再聊?”生无可恋的方锐抽抽嘴角,意思意思笑了下。看向唐昊的眼神别提多复杂了。

“哦,没事没事。那唐昊你看……”经理问唐昊。

“我就在这观摩观摩他们训练。”唐昊回答的很快,看得出竭力克制住了言语中的那一抹自负。方锐警觉的瞟了他一眼。

观摩?不如说是指导吧?

 

很明显,接下来的团队训练变得格外难熬,刚转来呼啸的唐昊半点不认生的提出种种问题,要求改换种种战术思路……

大家都觉得挺新鲜的。一边瞟瞟方锐一边愉快的按唐昊说的去做了,前一赛季刚出道的赵禹哲尤其。

方锐对这倒没太在意,不过练着练着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卧槽这人该不会是针对他吧?一口一个正面迎上是什么意思?方锐寻思着,抽了个空看眼一旁站着的经理,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经理表情别提多欣慰多高兴了。

 

这天训练结束时,方锐没急着回宿舍。一个人在黑不拉叽的训练室窝了一会儿,也没开电脑。

经理今天的态度不要太明显,很显然,在这之后,甚至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呼啸都会以唐昊为核心,打造新的战术体系。

以唐昊吗?

 

方锐到处摸索着,也不知道从谁那翻出来了一盒子烟还有打火机。笨拙的点火,吸了一口,然后……差点没被呛死。

啧,那些人到底是有多想不开去抽这玩意慢性自杀。

 

说句实话,方锐对唐昊一直没什么好感的,因为林敬言。

事实上方锐都对今天自个儿面对唐昊的超常发挥感觉不可思议。

他居然克制住了糊唐昊一脸的冲动?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可喜的进步好吗= =

要说他是终于成长了吗?方锐自嘲的笑笑。

不过还不等他多想,林敬言的电话就打来了。

 

方锐抹把脸,迅速整理了下心情。

喂,老林。语气是欢快的,尾音是上扬的。与电话那头的迟疑形成鲜明反差。

……方锐,你今天还好吧?我刚刚才得知唐昊转会呼啸的消息。

林敬言明显是知道方锐对唐昊的恶感的。

 

就猜到了。

方锐无声的叹口气,我挺好的。嗯,和唐昊相处也还行。真没意气用事。你那边呢?到霸图还适应吗?

那头明显就松了口气,相处还行就好。我就怕你……

方锐笑了一声,很轻。

怕我什么呢?

林敬言没说,方锐也没问。

自打某天某件事发生后,两人说话愈发心照不宣了起来。含含糊糊,不清不楚的。

这就是情调啊。某天猥琐流大师这么感慨道。恶心走了不知道多少麻雀。

 

我在霸图挺好的,毕竟这儿一个个都是熟悉的家伙。林敬言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就是配合还需要多多训练才行。

那好。方锐笑着开口。我这也挺好的,别替我担心。

 

电话刚挂,方锐就耸拉下嘴角,整个人有气无力的。

他对老林撒了谎。他在这过的一点都不好。

但是这一切和老林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还得连累远在B市的老林白白为他担心。

何况,在他们两个当中,他才是留下来的那个。老林甚至现在还在努力适应霸图的节奏呢。

他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别再给老林添麻烦了。他想。

 

这次唐昊的转会说实在挺突然的,但却也隐隐在不少人的预料当中。

呼啸,实在太想要一个好成绩了。

而一个正在走下坡路的老将林敬言,明显已不再被他们需要。

 

至于老林去哪了?

他转会霸图了啊?

是不是觉得信息量挺大的?

 

方锐那时候也是这么觉得的。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