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致方锐大大迟来の生贺2】不曾殊途 下(方锐中心向,有林方)

喵的我发现我又爆字数了我去。不曾殊途变上和下了= =

是的,不曾殊途就到这了。当然后面还有何不同归。何不同归讲的是后面林大大状态下降,唐昊下克上完了林敬言去霸图,方锐被排挤balabala最后入了兴欣……大致内容估摸就这些(毕竟方锐中心向),最后两人HE啥的

突然意识到我对点心大大爱的其实也是很深沉的嘛~

争取明天一发解决掉何不同归QAQ快点表扬我,我会说我今天光撸这个就刷了8000+吗?

唔,如果觉得生贺文还分上下还有两个不同名字啥的挺乱的可以默默等我把方锐生贺的这文撸完了找个空闲发个整理版啥的。应该会好很多

----------------------------------------

 

方锐第一战对上的选手是皇风战队的田森。

一个肌肉结实身材魁梧的大个子。

方锐看着对方把自己蓄进那小小的椅子里头,莫名的,有那么点想笑。

不过很快的,比赛开始,直面驱魔师“扫地焚香”的猛烈轰击,方锐笑不出来了。

 

这场个人赛结束的很快,方锐输了。

 

方锐面无表情的走下台来的时候林敬言什么也没说,只是拍拍他肩膀就上台去了——

方锐的比赛结束了,但呼啸的比赛还远远没结束呢。

 

最后那天的比赛呼啸到底还是艰难的赢了下来。

大家都挺高兴的,吵着嚷着说要身为队长的林敬言请大家伙吃个夜宵什么的庆祝庆祝。

林敬言笑笑,最后到底还是去了。

方锐没去。

他老人家一个人把自个儿锁房间里玩自闭去了。

方锐是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打成那样了?

整场比赛就没找到个节奏。

完全的大失水准。

方锐灰心丧气的把自个儿埋被子里,打算自己把自己闷死了得了。

 

林敬言当天晚上回来的挺晚的。

哦,咱必须得提一句,自打方锐自发自觉的把自己连人带东西的打包去了林敬言的宿舍之后,他们基本到哪都是住一块的。

 

方锐没和林敬言打招呼。

他还沉浸在首战告败的失落当中呢。

殊不知他现在撅着屁股头塞被子的那姿势在林敬言看来跟只小鸵鸟简直没差。

林敬言直接就被逗乐了。

于是方锐不爽了。

他不爽的直接反应就是,他把自己往被子里拱的跟深了。这会方锐看上去不像小鸵鸟了,像只小猪崽。

林敬言忍着笑钻进了卫生间。

 

等洗完澡出来时方锐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

林敬言揉揉他脑袋,没说话。

 

荣耀联盟到底不是什么啥好混的地儿。

一水儿的战队雄霸一方各为其主割据混战(什么鬼),搞得跟西周末期诸侯混战似的。方锐单靠着一腔热血操纵着小盗贼“鬼迷神疑”就想冲进去大杀四方从而名扬四海,纯粹是想多了。

事实上,林敬言很明白,方锐出道第一战就被虐菜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可是那又怎么样。

孩子总是要自己学着长大的。

林敬言现在可以帮着方锐,不代表以后也能。

 

这之后挺长一段时间里方锐都变得挺沉默的。

就像是一下子长大了一般,十八九岁的少年变得忧郁而内敛起来。

林敬言挺不习惯方锐这一副忧郁小生的模样的,在他看来方锐一直以来就跟个讨人喜欢的小狗崽子一般,那一嘴小白牙呲的,见着个人就叫的欢快,半点不怕生。一个人的时候也不觉得寂寞,就是自个儿给自个儿翻跟斗舔毛啥的也能折腾个一下午。

好几次林敬言差点就拦住方锐说咱俩谈谈吧。

不过最后好歹还是忍住了。

 

方锐的消沉还在继续。

比赛更在继续。

第一场,第二场,第三场……

方锐就没一场比赛是赢了的。

 

说实在的,方锐打到后面,只要是个人都能发现他的状态不对了。

方锐开始疯狂的训练,训练,再训练。

他变得废寝忘食,整个人都埋在了游戏里。

但这些努力似乎都不能挽救他打一场输一场的事实。

 

到最后每天半夜的时候,林敬言开始能听见对面床上少年窝被子里的,小小的呜咽声。

跟只委屈的小兽似的。

林敬言在心底叹了口气。

 

事情似乎渐渐变得越来越糟了起来。

战队经理开始找方锐谈话了。

呼啸也开始出现了些闲言碎语。大抵意思不外乎方锐这人也就那水平,心理素质也不咋的,为什么能顺理成章的成为职业选手,而且经理先前居然会想着让他来接替林队长之类的话。

林敬言还是没说什么。不过那段时间队里的很多人突然就发现,他们队长最近抽烟的次数似乎增加了不少。

 

最后,在事情变得更糟前的某一天,方锐突然变回来了。

那天林敬言起了个大早,然后半点不意外的发现睡他隔壁床的某人昨晚上大概压根就没回来。

别是趴桌子上就直接睡了吧。

林敬言想着。

最后不出意外的在训练室见到红着眼,顶着一头乱发,神情颓废的就差在脸上写着“老子一夜没睡”这几个大字的方锐。

 

林队长这次是真无奈了,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听见眼前那小狗崽子突然来了一句。

“老林。”

方锐喊他,不是林队长,不是玩笑般的林大大,而是老林……等等,这家伙别是整个人都不清醒了吧,他今年二十四快二十五了,差他六七岁。

方锐他这是想占他便宜?

那头方锐可不管林敬言想了些什么,这小子特理直气壮的在“老林”后头接了一句。

“我累了。”

然后光明正大的趴电脑跟前就秒睡了。

 

林敬言后面走近了才看到方锐电脑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公式,模型,还有计算。

……

这熊孩子干了些什么啊?

 

后面方锐好容易睡饱了,醒来就扒着林敬言手臂不放说是要让他看看自己这段时间研究出来的成果。

林敬言差点没顺口接一句“你最近学编程了?”

好嘛,最后方锐同林敬言说的还真不是那些。

方锐的原话是这样的。

老林我跟你说我发现了一种新打法,咱们要不来比划比划?

他拖着鼠标下拉,屏幕上顿时闪过去一串串复杂难懂的公式,模型还有计算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方锐拉到最底下,兴致勃勃的指着最后那行说道,我把我想法跟我同学说了,他帮我算了,说这方法能行。

林敬言侧着脑袋看看了眼屏幕,好吧,最后一行字是两个中文大字带一个标点符号,“可行。”

不过前边这么多符号代码就推出这么两个字,还是中文。

林敬言莫名觉得被糊弄了的感觉。

 

最后林队长应了。比划就比划呗。

然后……然后“唐三打”一个不小心的就被“鬼迷神疑”给阴了半管血。

 

挺不错的,这是什么打法?林敬言问他。

方锐听了这话挠着头干笑起来,还没想好名字呢,不过我看干脆叫它猥琐流怎么样?

林敬言默了。

这名字简直不要更符合。

事实上,刚“鬼迷神疑”那走位,那技能使的,还真只有猥琐两字足以形容他的风貌。

 

林敬言没发表意见方锐就当他同意了猥琐流的命名。

咱要把这意识这战术这打法发扬光大。方锐最后来了这么一句。

 

林大大不知怎地突然觉得好像……有点不妙?

 

这时候全明星比赛已经就在眼前了。

恢复本来个性的方锐摩拳擦掌的打算在全明星上来一发狠的。

于是,然后,最后……

反正等全明星比赛结束的时候方锐和他的猥琐流就已经火了。

就是,联盟对方锐的评价稍稍微妙了点。

毕竟很多人还是没法接受这么猥琐的打法的。

但方锐出名了这事也是不争的事实。

那段时间战队经理笑的那是嘎嘎的。

 

理清了思路,弄清楚了自己对敌时到底该怎么个打法,那离胜利基本也就不远了。

方锐总算找到了赛场上自己的节奏。

少年嘛,不就是这样。

渐渐地,方锐在赛场上是越发如鱼得水了。

不过说句实话方锐这二缺孩子打法还是挺能反应他内心的,都说了他懒散了,这盗贼是玩的越来越猥琐,直把他研究出的猥琐流发挥的那是淋漓尽致,最后甚至还把他搭档人正经的林大神给拐离正道上了。

不过他看着游戏里配合默契的唐三打和鬼迷神疑,感觉这样其实也挺不错的。

林敬言有些好笑的发现小孩的进取心突然就井喷了。

那什么,犯罪组合其实也挺好听的嘛。

 

那几年算是方锐过得最肆意的一段日子了。虽然冠军还是一个没捞到,但进步那叫飞快。很快就成了与林敬言林大大齐名的联盟选手了。

林敬言不是叫“联盟第一流氓”吗?

他方锐好歹也混了个“联盟第一盗贼”。

那几年训练的苦,没白吃。方锐喜滋滋的想。

而且经此一事,两人关系也一日千里。到最后,已经不是什么一句队长和队员之间的队友情或是前辈对后辈的提携之情可以诠释的了。

对此,方锐看的也挺开的。

感情什么的咱还是随缘吧,随缘吧。

他在意的是他现在终于勉强追上了林敬言的脚步。

两人之间好歹再不是前辈跟后辈,又或是那什么坑爹的继任者与被继任的关系了。

先前的日子虽然也不错,可作为被保护者一样被老林护着前行和作为伙伴同老林共同作战它们两个之间还是有很大差别在的。

一个是有那么点意思的却需要护着的小孩,一个却是值得托付后辈的同伴。

 

嘛,他津津有味的咀嚼着同伴这两个字,一边自我厌弃的觉得自己真是有够矫情,另一边却又克制不住的翘起了嘴角。

 

 

 

FIN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