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致方锐大大迟来の生贺1】不曾殊途 上(方锐中心向,有林方)

这是上半部分orz下半截晚上发


QAQ昨晚上熬夜打的草稿,润色补充到现在Orz原谅我21号才意识到点心大大那是20号的生日啊一脸血


方锐中心向,cp微林方


下半截的名字想好了叫“何不同归”有木有觉得很带感?


不曾殊途,何不同归。献给我们的点心大大~生辰快乐什么的(好吧我迟了整两天一脸血


--------------------------------------------------


 


这天早上方锐叼着个馒头一路大摇大摆的进了训练营,他是打算起个早来练两把的。


结果一踏进训练营的大门他就惊了。


好家伙,这都什么情况?


人乌鸦鸦的一片,大家都热火朝天的坐电脑前练上了。那表情,啧,简直狂热的不敢仔细瞧。


 


方锐默默的退到了门外。感觉自己有点晕。


他这是不是睡过了头误把下午五点半看漏了一个一看成是早上七点多了啊?


可是不像啊。明显下午食堂是不供应馒头包子的来着。


 


想了不到两秒,方锐很实在的做了个决定,他打个转叼着馒头又回食堂去了。


那啥,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来说,一个馒头其实真不怎么顶饱。


 


至于刚发现的异状,咱吃饱再回来研究?


毕竟这训练营又不长脚,跑不了。


 


不过后头方锐到底还是知道了大早上的大家情绪激动的原因。


呼啸来人了。意思很明确,想从蓝雨这儿拎几个人走。


这就是赤裸裸的机遇啊机遇!得到消息的训练营学员们一个个都亢奋了。


还以为是蓝雨要倒闭了呢……方锐舒了口气,终于定下心来操纵着屏幕上那小气功师跑来跑去的玩命训练。他老人家先前直接想到了某些个奇怪的点上去了。


不过得知了实情,方锐也没什么想要表现自己的欲望。


他在蓝雨呆的挺好的。虽然训练成绩算不上是顶尖,但好歹险险挂在前五嘛,训练营里大多学员也只有仰视的份。


咱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


当然啦,所谓的那前五肯定是不包括黄少天喻文州那样基本上内定了下一赛季出道的家伙的。


方锐没想上赶着给自己找不痛快。


人要有自知之明。


他现在的水平也就只能虐虐训练营的那些学员,比起那些个准职业选手职业选手还是有点距离的。


 


方锐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对荣耀,方锐最早想的其实挺简单的。这游戏带劲,比起按部就班的学习有意思多了。


于是就这么玩了下来。至于在游戏里闯出了点名头那就是后来的事了。不过这多少有点顺理成章的意思,毕竟这周围人都说了,方锐这小孩挺邪乎的,特别在邪魔歪道上他的脑瓜是尤其的好用!


方锐第一次听到这话时差点没怀疑自个儿其实是个混了好几年的黑道分子。


他从小到大虽然闹腾了点,可是也还算是个三讲四美五好少年吧?而且等过了最开始的那段狂热期,方锐还真没再因为打游戏而废寝忘食过。


方锐觉得自己挺理智的,在游戏上。


不过他妈在这点上就不那么理智了。


方妈妈是个挺开明的母亲,就是开明的过分了点,发现自己儿子打游戏打的还挺不错,最重要的是小家伙看上去还挺快乐的,就想帮儿子发展发展他这一兴趣爱好。


方妈妈的方式略直接,这之后的某天方锐还在政治课上睡着觉呢,就被他妈半路给叫醒接着给打包带走了,目的地是同市的蓝雨俱乐部。


傻了吧唧的顶着一头呆毛的方锐就这么顺理成章进了训练营。


 


不过方锐这人嘛,懒懒散散的,训练营里混了这么一年拿出来也就这么个模样。


战队经理对照着看了方锐从来训练营到现在的训练成绩,最后摇摇头,说这孩子有天赋,游戏意识也不差,哪方面都不错,可是就缺少了点干劲。


或许还少了点对于荣耀的决心?


总感觉得过且过的。


 


方锐最后到底还是没留在蓝雨。


呼啸来这挑人的那负责人绕着训练营转了一圈后选中了他。


方锐挺意外的,他还真没有挪窝的想法,特别还是从一个城市大老远的跑去另一个城市过活。


十六岁的他对荣耀还没热爱的那种份上。


最囧囧有神的是事后方锐回忆了下,呼啸来挑人的那天,自己好像还真没干什么。


难道是自己那汹涌澎湃的内在美被人给慧眼识“方”的发现了?


想了想,方锐被自己那措辞给恶心到了。


自己又不是妹子,汹涌澎湃个什么呀,再澎湃也澎湃不出个D罩杯。


 


最后方锐还是决定去了。


呼啸在N市,天朝有名的大火炉。


大夏天的,方锐穿着汗衫拎个大包大汗淋漓的跟在经理后面进了俱乐部。跟条迷路了找不着家的傻了吧唧的小狗崽子似的。


林敬言就是在这个时候见着他的。


 


两人的相遇也没多特别,训练室里经理扯着没缓过气来的方锐跟林队长给两人做介绍。


“那什么,敬言啊,以后记得好好照顾这孩子。”


林敬言当时看着一脸虚脱样的某人,表情挺耐人寻味的。


方锐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谁。那什么谁二十出头带副眼睛一脸温和样的……哪位战队高层啊这是?


当时感觉就有点怪怪的。


幸好经理的介绍还是挺仔细的。方锐总算没真闹出什么笑话来。


不过眼前这人是“联盟第一流氓”唐三打的操作者?


 


方锐脸抽抽了。


名不副实,名不副实啊!


谁家流氓长一副白领脸的。


咱原谅下方锐筒子对游戏热情明显大过职业选手本人长相这点吧。


他也不想想自己虽然练得是气功师,但也长的有多正气十足啊。


五十步笑百步有意思嘛。


 


经理的介绍持续了挺长时间的,方锐听到后面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个儿好像是被莫名其妙的给看重了。


什么未来“唐三打”的接替者,下一任队长?


方锐差点没把自个儿那颗小狗胆子没吓着了。


当即就哆哆嗦嗦的看着自己身边站着的那现任队长,自己貌似很有可能被迁怒被穿小鞋啥的。那什么经理你有必要当着现任队长的面说下任队长的事吗?


林敬言瞧见了方锐那小眼神,冲他温和的笑了笑。他以为这孩子刚到一陌生地还不大适应呢。却没反应过来人家这是在担心他以后对自个儿下绊子穿小鞋呢。


当时林敬言还挂着联盟第一流氓的名号,那个时候他正值当打之年,说实在的方锐挺想不通呼啸干嘛就这么急着找人林队长的接班人。


不过想想在训练营的时候老学员给他们科普的那些战队不得不说的事,方锐就默了。


他记得“联盟第一流氓”的名头虽然响亮,但呼啸,好像到现在都没进过四强吧?一直以来都在常规赛那儿打转来着。


所以战队的想法就是给正处于巅峰期的林敬言找继任者?


方锐有点膈应。


他忧郁的发现自个儿可能真有点适应不了N市这天气这人这环境。


 


但很快地,方锐忧郁不起来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被看重了呀。


方锐脸抽抽的发现自己到了呼啸,训练任务那是在蓝雨的两倍多。


繁多的日常训练还不算什么,狠得是每天下午晚上还有加训。


最虐的是由于方锐先前在蓝雨训练营练的是盗贼而非流氓,于是很多东西还得重头来。方锐这一学习任务自然由现任队长林敬言倾情指导。


练到后面方锐简直没感动的痛哭流涕,林大大你肯定是讨厌我吧讨厌我吧讨厌我吧。


能不带这么往死里训我吗?


 


不过方锐鬼哭狼嚎了那么两天也就没在抱怨啥了。


他觉得自己是个实诚的人。


要是人真心看不惯他想整他也就算了,可林敬言这还真是为他好。自己从繁重的训练中特意挤出时间来指导他。


在呼啸,他训练再多再重也比不得林敬言的一半。


方锐开始怀疑战队和林敬言是真有仇,还是杀妻夺子不共戴天的那种。


不然怎么会这么折腾人林敬言,要知道这几年呼啸的成绩虽然不怎么样但基本可以说是林敬言一个人撑起来的。


这还没卸磨呢,就想着宰驴了。


 


方锐眼见着林敬言每天自己训练完了就来押着他训练,没出三天就无师自通了一项新技能。


但方锐明显低估了自己的杀伤力,于是当方锐第一次面色凶狠的提着半桶热水杀到林敬言面前的时候还是差点把人给吓着了。


林敬言当时没说什么。不过等后面两个人熟起来了忆往昔峥嵘岁月愁的时候,有次幽幽的来了句,那时候我真心以为你被我押着训练的狠了想泼热水毁我容。


方锐那时候尴尬的笑了两句,没好意思说最开始的时候自己的确真有想过这么干的。


咱们回到方锐第一次提着桶热水找林敬言的时候。


当时方锐指着那桶热水是这么说的。


解乏。


说着就上来扒林敬言他裤子。


 


不过最后两人还是泡上了脚。


至于那热水明明是打算给林敬言泡脚用最后却成了两个人一起泡脚,咱们只能说那半桶热水,是真·热水。


敢于把脚伸进刚开了的开水中泡着的勇士,还真没有。


 


经此一事两人渐渐就熟了。


没办法,用方锐的话来说他们如今这可是一起泡过脚的好……兄弟啊!


十七岁的方锐默默对比了下两人那绝对超过十厘米的身高差,默默把哥们两个字给咽下去了。


太有压力。


 


和林敬言熟了以后方锐才发现,这人看上去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样,实际上……还真是一个打骨子里就刻着温柔温和温吞等一切温字打头的词。


被面面俱到照顾着的方锐如是想。


不过温和的人多少也是有脾性的。


好比说不管方锐和林敬言熟没熟,在训练这一问题上方锐他就没讨到好处过。


想偷回儿懒吧,被驳回,想放个风吧,被否决。


方锐每天就那么泪流满面的被林敬言训着,训着,到最后都习惯了。


所以说人适应环境的能力是无穷大的。


 


不过很快转折就来了。


有天他们训练练到一半的时候,经理突然过来把林敬言给拎走了。


留下方锐傻不拉唧的坐那想自个儿最近是不是干啥坏事被经理给发现了?他年纪小经理不好招呼,于是就拎着他的“监护人”林敬言出去谈心了。


方锐想着这场景就乐呵,乐呵到最后就笑不出来了。


不会是真的吧?


依方锐向来招猫惹狗的这德行,还真有可能。


 


半小时后林敬言回来了,人皱着眉头一副苦恼样。


方锐那颗心就有点悬着了。


再练下去,心就有那么点不在训练上了。


那天方锐反复练了他那流氓号很久,最后兴致缺缺的问林敬言要“唐三打”的帐号卡来玩。林敬言那天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没说啥就把帐号卡给方锐了。


方锐玩着玩着心里却越来越没底了。


他觉得林敬言有事要同他说,而且估摸着还不是什么好事。


大概战队高层终于回过味来不该这么闹腾他们的“联盟第一流氓”了吧?


方锐想。


所以,他这个所谓的被经理钦定的“唐三打”接班人是时候也该退场了?


 


方锐有点不甘心,他才刚在林敬言日复一日的操练下燃起对荣耀的几分干劲来。不过更多的到底是释然,毕竟有时候连方锐自己都觉得自己那接班人的身份挺膈应人的。


他都这么想,作为莫名其妙就要准备着被接班的林敬言恐怕得更膈应的好几倍。


 


方锐胡思乱想了个半天,却还真没猜中林敬言在想什么。


人老林仔细想了老半天,最后忽然来了一句。


“方锐,你要不试试着玩盗贼?”


“你说啥?”


 


“我想过了,我至少还得等个两三年才会状态下滑,你这么等下去大半个职业生涯都该浪费了。你要不先试着玩两年盗贼,咱俩成立个组合或者啥的都行。等后面我状态下降了,你再顶上?”林敬言说。


方锐愣了。


 


他在呼啸的日子过得还挺舒畅的,毕竟是那啥接班人。再加上现任林队长对他简直是倍加照顾了。照理来说得过且过没太多进取心的方锐也挺满足了,可是这娃被林敬言一说,要不要试着玩玩盗贼。


方锐惊了,真的。再然后几乎是打鸡血的就迎头冲上了。


 


事后方锐哀嚎着说老林你是不灌我迷魂药了?


转型很累。


他娘的从气功师转型成流氓,从流氓再转型成盗贼那简直累死个人。


 


林敬言那时候拉着他爪子帮这小狗崽子活动手腕做做手操,听到这话也就淡淡笑笑。


“你就当我给你灌迷魂药了呗。”


方锐就嘟囔着男色误人男色误人的自个儿趴被窝里躺平了。过会儿就剩细细的呼吸声了。


他训练实在太累。


林敬言笑笑,给小狗崽子盖了被子。


 


这时候两人已经是同住一屋了,方锐提议的。


方锐在呼啸先前住的是训练营的宿舍,离训练室多少有点距离,而他现在的训练量几乎又是之前的一两倍,干脆直接窝林敬言宿舍两人同吃同住同训练得了。


正好还能培养搭档感情。


他当时如是说。


第二天就抱着铺盖滚林队长这儿来了。


他早就踩好点了,整个呼啸战队的宿舍,就林敬言这间条件最好。分明是酒店里大床房的配置。


方锐早就眼馋许久了。


 


方锐最后用的帐号卡是一叫“鬼迷神疑”的。


还是从蓝雨买过来的。


拿到“鬼迷神疑”的当时,方锐就脸抽抽的想这算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真相了。


最后和经理交涉了下,方锐折腾了大半年,到第五赛季终于出道了。


以盗贼“鬼迷神疑”的身份。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