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全职同人】(主伞修)你共我9

cp伞修伞,这章沐橙上线。下章陶轩继续冒出,一定会把时间拉到荣耀开服的QAQ

ps沐橙不是腐女啊,她就一上六年级的十三岁小姑娘= =

还是没拉到荣耀开服那里,算了没事,咱慢工出细活(是这么个用法吗囧),好歹我能说每一处的剧情的出现都不是没理由的QAQ但问题是灵感太多啊

-----------------------------------------------------

苏沐秋这话意思有点复杂啊。

他到底是能还是不能在这长住下去呢?

叶修眯着眼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答案来,干脆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找到一地儿就随便睡下了。他不娇气,也不是那种认床的人。

但问题是苏沐秋也是这么想的啊,他大晚上说了一通的话也累了困了,这儿又是他家,睡哪不是睡啊。

 

于是第二天早上打里屋里爬起来准备上课的苏小妹子一开门就惊了。

客厅里沙发上两个大男孩七手八脚的扭在一起,窝在小小的沙发上也不嫌挤的慌,居然睡的还挺香,呼噜打的震天响。仔细一看,其中一人是她哥,至于另一个还喘着气的,特自来熟的把脑袋就搁在哥哥脸边上,几乎快把自己整个人揉进自家哥哥怀里的家伙……

有点兄控情节的苏沐橙当即就在想这谁啊睡觉还不忘跟个八爪鱼样的缠着他哥哥,再一看……

好吧还真不认识。

苏沐橙顿时间感觉挺复杂的。

 

没一会儿,叶修和苏沐秋都醒了过来。还是被馋醒的。

这没办法,谁叫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这么诱人呢。两大小伙子昨晚上又是点米未进的——光顾着开讲故事会了,后面又闹成一团,没谁还记得晚饭这一茬。

这会儿两个人总算想起来这回事。顿时面面相觑,想动……明显他们现在这状况连抬手的余地都没有好吗?

都说了他俩为了能躺在沙发上快把自己扭成串麻花了。

叶修先开口了,他这会还保持着一个略为微妙了那么点的姿势呢,虽说两个大男人什么的没什么要紧,但这么扭曲的睡了大晚上,醒来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简直麻到不能忍。

“沐秋,老苏,苏大大,秋木苏大大……”他哀嚎着,简直是声声泣血啊,别提多哀怨了,“能放了小的一马吗?麻烦动动啊!我手脚都被你压了大半宿了!”

叶修刻意无视了被他手脚并用的缠成粽子状的某人。

那什么,他才没那么奇怪的睡姿呢,扒着人不放什么的绝对是错觉,错觉!

“……”被只八爪鱼缠了一晚上的苏沐秋已经快没进出的气了,整个人虚弱无比还外带因为过于紧贴的肢体默默有了点大多少年早上都会有的尴尬反应,要平时还好,不过是去趟卫生间的事,可这会两人缠着死紧他没法啊,只得虚弱无比的拿眼神凶狠示意着某个恶人先告状的卑鄙小人——

娘的快从老子身上滚下去啊!

 

两人闹腾了好一会总算是解决了先前那种尴尬状况,苏沐秋很实在的一解脱就手脚打颤的(手脚依旧麻的没缓过来)直奔厕所去了,留下叶修傻了吧唧一脸茫然的呆坐在沙发上。

他这时候不过十五岁,又因为晚熟,还没那种奇妙的烦恼呢= =

但叶修到底不是傻子,回想了下刚才努力挣扎着自救的时候自己好像有触碰到了某个感觉奇妙的地方……

仔细想想那不就是……卧槽啊!

叶修囧的嘴角直抽抽,他该说还好刚刚他没特妹子特台言的来一句“老苏你那什么东西啊,戳到我了= =”吗?

这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好吗。

叶修倒是没有自恋到认为苏沐秋这是因为对自己一见钟情继而产生那啥啥……这什么性别人物都不对好吗他又不是脑残。

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心情,叶修刚想着要不慰问一下直奔厕所解决问题的苏沐秋同学,结果一抬头……

卧槽哪里冒出来的圆圆脸小姑娘?

 

叶修有些尴尬的对着一脸严肃的小姑娘举了举爪子,“hi~”

他说。

结果受到了圆圆脸小姑娘格外严肃的瞪视攻击。

 

这边苏沐秋总算解决完少年之烦恼,一出门就看见了这场景。

“沐橙?”

 

圆圆脸的小姑娘,也就是苏沐橙没有立即开口,而是鼓着腮帮子一脸“我很严肃”的看完了叶修再看哥哥,看完了两人索性来回瞄来瞄去。叶修顿时就觉得背后有点凉。

最后小姑娘终于开了口,特沮丧的那种,“早饭做好了,快点来吃吧。”

 

早饭的挺简单的,每人大半杯泡好的牛奶,配上一碗热粥,里头是碾得很碎的皮蛋粒和火腿肠,很香,旁边摆着煎好的鸡蛋,也是一人一个的配例。

叶修有点饿的狠了,几乎是拿起筷子就吃,还没吃两口就见人苏沐秋把自己那份煎蛋一筷子衔给了妹妹,牛奶也分了一半,动作看上去熟练得不得了。小姑娘特懂事的摇摇头,最后还是把一半的煎蛋分给哥哥。

叶修没说话,低头看一眼自己啃了好几口的煎蛋,突然就有那么点食不知味了起来。

 

苏沐秋在早饭的间隔里很郑重的给两人互相介绍了下,结果刚和叶修说完“那是我妹妹沐橙,今年小学六年级了。”,扭头想跟自家妹妹介绍下叶修时就卡壳了,顿了好一会才想起来问叶修。

“那啥,老叶你叫什么名字来着?”苏沐秋特别正经半点不心虚的开口问道。

“叶秋。”叶修眼睛闪了闪。他把他弟的名字给报上去了。倒不是因为其他的缘故,不过人在外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他办那假证上写的也是叶秋的名字,不出意外的话,他是真打算用他弟这名字过下去的。

其实说白了还就一个意思,他还是不够相信对方的。他和苏沐秋到底只是网上认识的网友,交情再深至今也不过刚见面罢了,留点心很正常。

 

苏沐秋倒没想太多,转头跟苏沐橙说了起来。小姑娘也不是没听他哥提过自己在游戏里认识了个技术很好人品也过硬,就是id奇怪了点,叫“弟弟太蠢没办法”的人的。

于是当即眼神就缓和了点,一边听她哥哥说昨晚上正好遇见了balabala,一边时不时恍然大悟般的表情看叶修。

叶修在一旁尴尬的笑。他总觉得苏沐秋这妹妹给他感觉怪怪的。

怎么说呢,和叶修之前见过的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不一样,这孩子虽然看上去挺听话的,可她身上有点野性,跟头小兽似的。叶修半点不怀疑要是苏沐秋不解释他来历的话,这孩子得把他当坏人盯一早上。

“哦……”苏沐橙很认真的听她哥说完了,然后很认真的发问道,“所以叶秋哥哥以后要留在我们家吗?”

叶修一个激灵坐直了抬起头来,跟头小狗狗样的一脸期待的看着苏沐秋。

他还是挺想留下来的。

不管从任何方面来说。

 

苏沐秋有点好笑的揉了揉某人的头毛——

叶修发育晚,这会还差十七岁的苏沐秋大半个头呢。

 

但苏沐秋可没法给叶修个他想要的答案。

“沐橙你觉得呢?你愿意让……嗯,叶秋哥哥留下来吗?”无论怎样都还是紧着妹妹的意思来的。苏·妹控·沐秋很实在的问道。

叶修顿时一脸期待的把目光转向了小姑娘苏沐橙。

苏沐秋这意思很明显啊,只要他妹同意自个儿就能留下来了。

 

小姑娘有点发愁,歪着脑袋很认真的思索起来,“我们家有点穷,养的起三个人吗?”

“这的确是个问题。”苏沐秋肯定道,“沐橙你觉得我们家养的起吗?”

“我……我可以交住宿费伙食费的QAQ”叶修插话道,不过很明显的,他被无视了。

 

“要多养一个人的话,哥哥你就得更努力更努力赚钱了,这样应该会很累吧。”小姑娘看上去有点不太情愿。

“累的话,大概会有一点吧。”苏沐秋说。

“我也可以帮忙的……麻烦理我一下啊!”叶修很无奈的发现自个儿要是再不说点什么就该被这兄妹俩扫地出门了。

 

“可是哥哥你看上去很快乐的样子。”小姑娘有点犹豫。

“有吗?”苏沐秋这下有点意外了。

“嗯,比以前要开心这么一点点。”苏沐橙比划出了“一点点”的长度。

“我们试试吧。”小姑娘最后想到了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让他先留下来,要是我们家养不起的话就把再把他扔出去好了。”

喂喂,小姑娘你有点凶残欸= =

“不过他也得帮忙做事——

不然哥哥你一个人养家也太累了。”

“好啊。”苏沐秋说。

 

这就算是定下来了?

一旁坐着的叶修有点风中凌乱。等回过神来发现小姑娘早拎着书包上学去了。

 

“不合胃口?”苏沐秋问他。

叶修面前还半碗粥和半个煎蛋呢,就连牛奶还剩了大半。

叶修摇摇头,迅速把碗里的粥给全喝了。

“给你。”他说,他把没动过几口的牛奶和煎蛋全推到了某人面前,“不嫌弃的话。”

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那点东西能垫个肚子就算不错了。

他不傻,明显要不是因为多了个他在这,他们兄妹俩的早饭本该能更丰盛些的。

 

苏沐秋愣了愣。

叶修也没去看他,只是扭着脸盯着窗外一副“我很认真”的小模样,仔细一看耳朵尖都红了,就听见他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嘟囔了句。

“你多吃点吧。”

 

苏沐秋这会是真想笑了,不过他到底还是把煎蛋给推回去了,“你自个儿吃,都咬成那样了还好意思给别人。”的确,那煎蛋上几个牙印鲜明的让人有想笑的冲动。

叶修脸抽抽了,三两口的把煎蛋吞肚子里了,“我那不是开始没注意到嘛……”

他特别懊恼的说。

 

吃完了饭就该打电话给家里人道平安了。

叶修不怎么情愿。

苏沐秋直接拎起手边的固话话筒,特慈祥的问他,“用座机打还是拿你手机打?”

 

“座机吧。”叶修最后说。

他手机是直接拿他弟的,可以的话他不大想暴露给家里人——

到底他弟总比他爸妈要来的好说话。

他也不大希望以后打他弟电话打过去十个里有九个是父亲接的,剩下一个还是没接通= =

毕竟叶秋还没告诉他存折和银行卡的密码呢。

 

权衡之下叶修还是打了电话。

苏沐秋自觉站远了点,看看早上的碗筷还没洗就钻厨房洗去了。

“嘟……嘟……嘟……”

“喂,”叶修说,“妈,我叶修,你儿子。”

“我过的挺好的,别想我。”

“嗯……啊。”

……

“长途挺贵的,要不我先挂了?”

苏沐秋刚一出厨房就听到这么一句,顿时无语了。赶忙抢过电话,还好,电话没挂。

苏沐秋刚“喂~”了一句就听到电话那头撕心裂肺了那么一句“修儿啊……”

修儿?他默默看了一脸心虚的某人一眼。不过这可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伯母,您好,我是您儿子现在的同居人……”苏沐秋开口了。

……

“是,是,我知道,我会劝他的。您就放心吧。”

……

“好,我会照顾好他的。先说到这了。嗯,好,再见。”

苏沐秋一脸淡定的挂了电话。

整个过程看上去……挺和谐的。

用时不超过十分钟。

 

叶修感觉自个儿背后有点凉,吓的。

留下来真的是个好主意吗,他现在一点都不确定了。

 

但逃避明显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你说你叫叶秋?”挂了电话,苏沐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不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还有那个啥……我弟的确叫叶秋。”叶修有点心虚。

“你说你爸妈望子成龙不让你碰游戏?”

“……的确不让我碰游戏啊。”

“那是因为你天天半夜起来玩游戏,白天困的跟瘟鸡似的,还逃课去网吧!”换我儿子要这样我也不想让他玩游戏啊。

“你还说你家特没人情味,还把你关家里不让你出去?”

“……”叶修特别识相的不说话了。

 

“得了,走吧。”苏沐秋最后说。

“你要把我丢出去吗?”叶修问他,眼神跟个小狗似的,水汪汪的,就差扒他裤脚了。

得了,苏沐秋含蓄的翻了个白眼,还想吓唬下他呢,这会也开不了口了。

“你不是说想留下来吗?总得买点你用的牙刷之类的东西吧,我这也没多余的。”苏沐秋说,“还有,先说好了啊,我这可不养白吃白喝的人。”

“所以,我现在带你去找找看有什么活你做得来的。”

“不过我跟你事先说好了,要是这个做不了那个干不来你就回家安心考你的中考吧。”

“要知道,”苏沐秋从裤兜里翻出个盒烟来,特淡定帅气的点了一只抽了起来,“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啊,小叶……修。”

 

叶修没开声。

 

这是苏沐秋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