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全职同人】(主伞修)你共我8[修]

姨妈君来了伤不起QAQ,这章啥的分两天撸完的,今天又补了2000多点,标注下,先前看过的记得再瞄一遍,不然下章剧情接不上

 

cp伞修伞,下章沐橙上线

 

表示补了内容还是过渡章orz下章估摸会自觉点跑点剧情,好歹拉到荣耀开服那里啊

 

这章出现的私设是数学意外靠谱的学霸伞哥= =

 

撸这章的时候我脑子里就一句话……叶修今年也就15岁15岁15岁……15岁在我看来是个最没定性的年龄了

 

so软弱啥的彷徨啥的绝对会有。这点不知道算不算ooc,毕竟感觉大多伞修文叶修简直十年如一日的性格啊= =

 

------------------------------------------

上一节我们说到哪了来着,那什么苏沐秋在回家的路上成功捡到了一只叶不修,两人关系顺势从网友1.0跨越到了同居2.0,看上去简直能直蹦happy end的大结局似的= =

什么王子和王子从此就都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什么出走的沐秋修女和中二小孩叶不修从此过上了教化与被教化的日子(什么鬼)

 

咳咳真的别想太多,要知道现实总是特别残酷的,同居什么的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特别还是在两人立场不同阶级不同经济情况不同家庭情况不同对待游戏的态度也不同等等等的情况下。

好比说刚到苏沐秋家时,他俩之间的问题就初见端倪。

 

由于到家的时间已经挺晚了,一拧开门锁,苏沐秋就直蹦里屋看他妹妹了,跟着进门的叶修眨眨眼,很有自觉性的在门口换了拖鞋。

屋里开了两盏灯,一盏在房间里,一盏就在头顶上,不知道是接触不良还是什么原因,不大亮,昏黄昏黄的。叶修也没有再开两盏灯的打算,就着这昏黄的光线四处看了看。

苏沐秋他家是真不大,两居室的小户型,客厅里摆着的是已经有些年头的木艺沙发,正对着台三十二寸的彩电,另一边是饭厅厨房二合一的布局,隐约能看见屋里唯一的四方桌正中间拿饭罩罩在那,里头似乎有几个瓷碗放着,叶修猜想大概是家里人特意留的晚饭吧。整间屋子里最惹人注目的便是沙发后那一面装饰的花花绿绿的墙了。

由于从小家教过严等的原因,第一次到同龄友人家拜访的叶修对苏沐秋家的一草一木表现出了……格外大的热情= =

具体表现为,有些毛手毛脚到处摸到处看……

这直接导致了,当苏沐秋轻手轻脚的帮妹妹捻了被子熄了灯关了房门之后,一扭头就看见某人跟个壁虎样的趴在墙上的扭曲动作。

“……你在干嘛?找宝藏?”

“你家里人已经睡下了?我没打扰到你们吧?”叶修轻声说,也没抬头。

“嗯,沐橙睡的挺熟的。我家就我和我妹两个在,也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苏沐秋说。“你趴那做什么呢?刨土?”

这是问的第二遍了。

“那就好。”叶修舒了口气,显然良好的家教不允许他因自己的问题而打扰到别人正常生活,他回答着苏沐秋先前的疑问,“我在看你墙上贴着的这些奖状。五好学生……五星级少年……我记得你说过你妹的名字叫沐橙吧?唔苏沐橙,沐橙,沐橙,沐橙……哇,你妹奖状真多。”

的确,整面墙上贴着的奖状上几乎全是写的苏沐橙的名字。

“秋木苏大大,”叶修看的都眼花了才从左下角的一小块地方找到两张名字填着苏沐秋的奖状,啧,还是没半点特色的学习进步奖和五好学生奖,叶修饶有兴致的拿指尖戳了戳”苏沐秋”那三个字,“你不会从小到大就拿了两张奖状吧?”

“啊?”苏沐秋第一时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刚同叶修聊了两句就跑去翻箱子了,这时候正弯着腰想从箱子里翻出条闲置的薄毯来,他和沐橙是前段时间才从孤儿院里搬出来的,带出来的东西很多都没收拾整理,这不,翻了大半天才只找到条大红的旧毛毯,“你说那个,我让沐橙把它们都放旁边那盒子里去了,贴墙上多占位置。”

他如是说。

 

叶修兴致勃勃的去找那盒子去了,然后……然后他就惊了。

盒子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全是大红的奖状和证书红本子黑本子,且不论奖状证书全都叠在一起,拿皮筋捆了,叶修一眼看过去居然有种这里头全是一扎一扎花花绿绿的钞票的错觉,再一看,饶是叶修这样强悍的心理素质也忍不住抽抽,这家伙得的都是些什么奖啊,什么全国初中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一等奖二等奖,什么中学生编程竞赛冠军……

“我可算知道你为什么对游戏里那些技能点数装备数据那么敏感了……”叶修说。

能不敏感吗,自己是凭感觉,人家是在实打实的计算的同时凭感觉操作= =

叶修感觉压力很大,真的。

同是游戏渣,可人和人之间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但咱们不得不说这感觉挺奇妙的,这么说吧,你在网上遇见一游戏玩的特好的哥们,完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他是你弟的女朋友(并不是好吗),紧接着你抢了你弟的行李离家出走,结果在一网吧发现对面那个拳皇打的挺好的小白脸(说了并不是啊)声音挺耳熟的,你出手和他一战,战的酣畅淋漓的同时果断的发现人家就是你先前网上认识的那哥们,得,这没什么好惊奇的,这只能说明你俩有缘呗,于是你死皮赖脸的黏糊上那哥们打算蹭点吃蹭点住啥的,于是登堂入室了,完了这时候重头戏来了,你突然发现面前那个你印象中一直顶着“游戏鬼才”标签的哥们其实他娘的真正是个数学和计算机方面的天才= =

这心情起伏不定的真够呛。叶修想。

 

“还好吧。这些都是两三年前拿的奖了,当初我也没想着将来有一天会靠打游戏来过日子来着。”苏沐秋说,“早知道当初就不参加那些比赛了,浪费时间,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哈?为什么这么说啊?我记得这几个奖都可以中考加分来着。”叶修比了比他特意捡出来的几张,他几天前还是个正正经经的初三生呢,和中考有关的,他都熟。

“难道是你当年中考成绩已经够好了,有没有这些都一样?”可话不带这么说的呀,有谁会不希望自个儿分数能再高点的?

“……还行吧,全区第一还是第二?录的大概是H市一中吧?”苏沐秋停下手中的活计,想了想才道,“我记不清了,反正我上完了初中就没再读下去了。”

“为……为什么啊?”叶修眨眨眼睛,他是真不明白。

苏沐秋这边已经捡拾出了某人今天的住处——垫着毛毯的沙发,外带一枕头一毛巾被,“你哪有那么多个为什么= =行了我说我说,别拿那无辜的小眼神盯着我。”

“理由说简单也挺简单的,义务教育只到初中,而我有个比我小四岁的妹妹沐橙,我初中毕业那年她也就小学四年级吧,我算了下,要是我不读下去自个儿找个工作努力点,供沐橙读到大学毕业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可是我要是一根筋把书读下去,别说供沐橙读书了,就是考大学也够呛,两个字,玩完。”苏沐秋说,表情挺平静的。

很多事情其实一分析一比较也就那样,不过是两权相较取其轻罢了,很多人不懂得取舍,不过是因为他还没被逼到绝处。

“……”感觉一下子话完全接不下去了怎么破?叶修挠了挠头,半天才找回自个儿的舌头,他其实挺不习惯这种煽情的氛围的,简直油然而生一股罪恶感,“那个……我们是怎么聊到这话题上的。”

他们明明是玩游戏认识好吗?

两个游戏渣一口一个中考一口一个学习真的好吗?

不得不说叶修神经其实挺大条的。

于是苏沐秋被哽住了。

 

“其实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得我那时候想法挺幼稚的,”苏沐秋干完了手里的活,走过来顺手接过叶修手里那几张奖状证书啥的,也不在意不留神直接就印上了几个灰印子,“我当时听老师说这些比赛挺重要挺有用的,还想着多拿几个奖到时候拿着这些出去找工作或许会有点用,好歹一证书啊啥的,可惜……”

苏沐秋冲叶修笑了笑,没把这话再说下去。

叶修当然知道这意思。这些证书奖状的固然在升学方面大有用处,可要在其他方面,不过是一沓废纸罢了。

自然是派不上任何用处的。

“那……后来呢?”从苏沐秋的话里大概猜到了点什么,叶修舔了舔干涸的唇瓣,他有些怔忪的直盯着苏沐秋,像是固执的想要寻求一个答案,一个能让他安心下来的答案。

“后来啊,还好吧,也没费多大劲,我找了几个工作,学会了不少东西,至于再后面的事就更简单了,我认识了那个网吧老板,接着我发现我对玩游戏赚钱那方面还是有点天赋的,于是就一直玩了下去……再之后,我就遇见了你。”苏沐秋说。

他偏头看着叶修,眼神很淡,嘴角甚至带着点微微的笑,像是回忆到了一件挺高兴的事情。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一个初中毕业生,这年头又能找到几个工作,又能赚到多少钱?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叶修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但他又实在想说点什么,随便什么都好,只要能打破这一刻的平静……

“其实……”他最后迟疑着开口,“我还以为,你挺喜欢游戏的。”

至少应该算不上讨厌吧。在那些下副本的日子里,并不是厌恶而敷衍着的啊。

“哦,那个啊。”

“并不讨厌啊,只是……也没办法喜欢上吧。”

当游戏已然成为谋生的一种方式,无论怎样都没法投入太多的爱与热情吧?

尽管当初并不是不热爱的。

叶修没说话,他仔细打量着苏沐秋。

眼前的少年有着和他一样年轻而略显稚气的容貌,眉眼温和,可神情到底是不一样的,他知道自己仍带着少年式的天真软弱,纵然是离家出走,理由也是天真而富于理想化的,可苏沐秋呢,他身上的天真与软弱早被生活的风霜给摧毁了,只剩下一片近乎成年人的冷漠。

这是一个冷漠的人,尽管他看上去很温和,叶修想,这个人和网上那个顶着“秋木苏”id的家伙性情一点都不一样。

但两人分明又是同一人。虽然觉得很为难但还是会心软的把陌生人领回家里住,虽然什么都不说一副很冷淡的样子但还是会细心的帮他准备好一切,即便他能给于的不过是一条沙发,一床毛毯,一个枕头。

叶修眨眨眼,微笑起来。

“沐秋,我以后就叫你沐秋吧,”他换了种称呼喊他,更亲密更自然的那种,然后絮絮叨叨的跟他说自己的故事,说他那对望子成龙的父母,说他那个孪生弟弟,说他有关游戏的那些梦想,他的生活很平淡,也很不跌宕起伏,没有太多的转折,就连离家出走也是轻巧的,没有太多谋算和准备,只是拎起弟弟的行李就跑路了。他和他说这是他第一次一个人走这么远,说自己一路上的强装镇定,说他的彷徨与不安,说他在网吧里是怎么认出他的声音的……

 

他同苏沐秋说了很多,又仿佛只说了那么两三句,内心却从未有过的安定。

他觉得自己像是好容易从家里那个冷冰冰的笼子里跑出来了,继而惊恐的发现世界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几乎是一下子被迫长大了好几岁一样。

但……并不是充满着痛苦和不安的。

他想。

他看到了更为广袤而真实的世界,透过苏沐秋。

 

“大概就是这样。”叶修最后说,“我是不是挺作的?折腾出这么多事来。”

苏沐秋只是像个小大人一般摸了摸他柔软的头毛,“是挺作的。”

“但……也挺好的。这就是你啊。”

他最后说。

 

于是叶修顿时恶心到了。

“老苏你敢不敢别这么矫情?”他叫嚣着,一副张牙舞爪的小模样。

苏沐秋很实在的直接拿枕头砸了他一脸,“给我自觉点,睡觉去。明天记得给我自觉点打个电话回家。”

“哈?你要赶我走?”

“谁赶你了= =”

“那……”叶修卖萌般的冲他眨眨眼睛,“既然不赶我走那就干脆收留了我呗~我能做很多事的。”

他到底还是想留在这的。

“哦,暖床也可以?”

“……其实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叶修一脸深沉的开口,看样子是真当真了。

苏沐秋笑了起来,特别顺手的敲了人脑壳一记,得到一枚呼痛声。

“啧,你想要给我暖床我还不愿意呢,行了别说那么多了,快睡吧挺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不过不管怎样,给家里道声平安总是最重要的。”苏沐秋说。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