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全职同人】(主伞修)你共我6

颤抖脸……我卡了卡了卡了卡文了泪目QAQ因为对拳皇啥的不熟到了几点,少年我是游戏盲啊游戏盲啊,双叶刷的太愉快导致伞哥上不了线这是怎样的一种爱?

咳咳仔细说就是因为翻了全职时间线发现十年前大概在2006年的样子,翻2006年出的游戏然后我捉瞎了= =

先上1600+

这章绝对会同居的相信我,虽然过程奇葩了点。

cp伞修伞,双叶

---------------------------------------------------------

 

“乖,告诉哥,你那包里的存折和银行卡密码是多少?”

电话那头陷入死一般的沉默,连个呼吸声都没了= =

叶修也不急,他老人家特有民工范的整个人吧唧一下蹲路边那墩子上去了——

他不是不明白,照自家那傻了吧唧的弟弟把事儿想清楚想明白了可得费上点功夫。

他打这通电话的主要目的还是通过弟弟给家里人报个平安。

 

“叶修你要点脸啊……”电话那头的叶秋终于憋不住了,他义正严词的逼问某失足少年,“你他妈问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这话潜台词已经很明显了,大伙可以尽情想象下,叶秋现在要是在他哥跟前,估计八成就直接扯着他哥领子在他耳边直接嚎一句,“哥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回家了啊?”

之所以说的这么委婉全是因为叶秋想嚎的那人不在眼前,他不能保证要是这么直截了当的嚎了会不会出现啥叫人意料之外的情况。

有道是欠钱的都是他妈的大爷,离家出走的都是他妈的该被供其来的祖宗!

 

(叶秋仰天长啸:他娘的老子真是叶不修的弟弟吗?老子这十五年以来都不知道帮叶修顶多少黑锅擦了多少屁股!叶修这货哪里是他哥,简直是他娘的二大爷!)

 

“咔嚓,咔嚓。”

叶修像是突然对刚买的火机有了兴趣。大拇指一按一按的,手里火光也一闪一灭的。他费力的从口袋里掏出那包烟来,借着昏暗不定的天光看了看牌子。

啧,亏了,这烟是三块钱一包的金桥,亏他先前给了那小姑娘起码有十好几块,连先前上机找的零钱都没要就跑了。

“叶修你哑了?啊?好歹吱一声啊!”人叶小弟果断怒了。

叶修回过恙来,特配合的“吱!”了一声,成功换得对方一声“卧槽”。

 

“我没什么意思。”再玩下去就浪费电话费了,他可不知道这电话还能撑多久,叶修赶紧地在弟弟发火前接了句,“真没什么意思。”

“就是唔……我不打算回去了。至少暂时咳咳咳咳……嗝,我,还还,没这个打算。”这头叶修已经抽上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根香烟。在此咱必须得提一句,叶修此人过去的十五年那过的叫什么日子啊,那叫一个诗书礼乐各种特长全面发展且家教绝对良好,还是属于家里父母平时恨不能严管严管再严管,力争枪棍下出神童的那类人,只可惜这小树苗先天不良从种子里就长歪了,后头怎么任人是掰扯都不成器,还一找到放风机会就给溜了不带停得。

说到这,都听明白了这隐藏意思没,就是说无论叶修有多想抽烟,这玩意他之前都是根本没机会接触到的(更别提抽了)。如今好容易暗搓搓的摸到手了,叶修还边打着电话呢一边就磕磕绊绊的拆了包装= =

忧郁而深沉的点着烟,刚学着大人的样子深吸口气,没抽过烟的某人果断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猛力一咳,咳到最后居然还打了个响嗝!

“叶修……”叶小弟显然隔着电话也听到了叶修这番动静,“叶修你那是在干嘛呢?”

“喔,你猜?”

“……你他妈在抽烟?!叶修你敢抽烟?”这货没理会叶修那极具嘲讽性的“你猜”那两个字,愤怒的咆哮,“你居然比我还早的就抽上了烟!”

“我也想抽啊啊啊啊啊!!”

叶修默默把话筒举离了自己耳朵至少三米远——

太摧残太丢脸了他弟这魔音。

他发誓有路过的大妈大叔已经投来古怪的视线了。

 

特酷炫的抖了抖烟灰,尽管其结果是不小心烫了自己手指一把,叶修决定速战速决了。因为他瞄见了比欺负叶秋有趣多了的东西——

一家门口挂着有奖拳皇挑战赛长幅的,闹哄哄的网吧。

叶修眼睛亮了。

 

“叶秋啊,”他特诚恳的开口,“咱不玩虚的了。快把密码告诉你哥吧。”

“哥QAQ我也不跟你玩虚的了,你快回家来吧。”我还等着离家出走呢!

 

“我不回。”

“那……那我就不给!”

 

得了,两人又犟上了。

本来叶修倒是不在乎和他弟磨着,可这时候……

 

电话那头的叶秋弟弟就听到他哥用对他从未有过的语气酷帅狂霸拽的落下一句——

“话我先搁你这里,你哥我真暂时不回家了,说实话哥现在身上带着的东西全是你整理的那些,不带有一样多的。密码给不给我,你自己看着办吧。”

嘟。

电话挂了。

叶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修把手机揣回包里。他没生气,真的,虽然他挺奇怪叶秋这个最该生气的家伙为什么一副弱气的样子,难道是平时真被他欺负过头了?(只是被你吓愣了好不好QAQ)

怀揣着乱七八糟的想法,叶修扒拉了下过长的前发,跟个小混混样叼着半根烟就进了网吧。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