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全职同人】(主伞修)你共我5[修]

上章增加的内容太多,于是转移了1000左右的内容到这章。近期大概也会有小改动。

这章相遇,下章同居233333

cp伞修,这章有双叶(亲情不亲情大家自由心证哟~

对上章叶不修风格陌生的这章可以找回来了嘤~因为对象不同态度不同我会说?(一直欺负的弟弟和管吃管住的房东大大苏沐秋的差别你们懂的

-----------------------------------------------------------

 咳咳,上次说到哪儿啦,叶修做了个春梦(x)?叶修对苏沐秋一见钟情再见……春梦(x)?叶不修其实是ED男(x)?

 咳咳,突然觉得叶修他日子其实也挺难过的。

 不过大家是不是总感觉他俩之间气氛怪怪的有那么一点不清不楚?比如小甜心扮人妖泡汉子什么的,比如说某位明明叫做叶修却来个化名叶秋什么的,比如说……他们到底是怎么相遇的?

  让我们深沉的把视角移到不久前的某个晚上。

  据说那是一个寒风阵阵的晚上……并不是啊!

 

 [私聊]草莓小甜心:老公你好厉害啊~[爱心][爱心][亲亲]

 强忍着呕吐的欲望打完了这几个字,苏沐秋没等网络那头的人回复,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操纵鼠标跳转到了另一个游戏界面,马不停蹄的打出一行字。

[私聊]秋木苏:老叶老叶,这日子没法活了= =现在这些小女生都在想什么呢?!找代练练级就算了还想要代练帮她泡个老公这什么节奏啊!

老叶是他这俩月在魔兽X界认识的一朋友,下副本认识的,两人都不是什么能冲钱玩游戏的RMB战士,相反的,他俩打出来的不少装备都是能挂在虚拟平台上寄卖的热门货色,有时候一晚上的收益足以让不少人眼红。

 

不一会儿,“弟弟太蠢没办法”发来一条私聊。

[私聊]:弟弟太蠢没办法:……哥们节哀。

像是顿了顿,过会又发来条信息——你在给一妹子代练?

苏沐秋立马瞅着他回了句“是啊,就那什么,剑X三。现在在帮她泡高手老公呢。”

他打完字又切换到了剑X三的游戏界面,瞄了瞄草莓小甜心的搭讪对象,很好,回复来了。

[私聊]一叶知秋:。

他代这妹子泡的“老公”可谓算是考虑了多方面因素,首先不能太亲民太话痨,这直接影响到他帮人练级这速度,再来技术不能太烂,先不说人家小妹妹有明确要求他还想多蹭蹭人经验呢。这些条件直接导致了他找到的人选既不多话又是个游戏高手,只除了一点,这货看上去似乎有那么点高冷,对小甜心半搭不理的。

不过苏沐秋不在乎,小甜心这号主人以后有个高冷到不行的“老公”和他这个代练的有什么关系,拜托,他不过是个拿钱帮人代练补贴家里的好吗?

兼顾着两边的游戏,苏沐秋痛并快乐着开始了今晚上的奋战。

 

这边小甜心仍然在奋力勾搭老公中——

[私聊]草莓小甜心:老公[疑问][疑问]

[私聊]一叶知秋:?

[私聊]草莓小甜心:老公你怎么不理我呀?

 

这头秋木苏简直是大爆手速,把这两天积累的怒火一口气全部冲对方倾泻出来——

[私聊]秋木苏:老叶你这两天没上线跑哪玩去了?弄得我都找不到人吐槽!

[私聊]秋木苏:你不知道我用剑X三那女号找的汉子特高冷,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打省略号呗,打什么句号!你说他是不是个文盲啊?

[私聊]秋木苏:哦对了,那货跟你还挺有缘的,你是姓叶是吧,那货名字里就带一个叶字。

[私聊]秋木苏:老叶?老叶?

苏沐秋目瞪口呆的看着游戏里头上顶着“弟弟太蠢没办法”的角色愣乎乎的站在那儿不动弹了,不一会儿便死在了boss的铁爪下。

……老叶,他颤乎乎的敲打着键盘,你没事吧?

 

过了好一会儿,名叫老叶游戏id为“弟弟太蠢没办法”的人终于迟迟发回来几句话。

[私聊]弟弟太蠢没办法:哦……原来你就那草莓小甜心呀。

[私聊]弟弟太蠢没办法:不好意思,我好像貌似就是老婆你口中的高冷汉子呢-0-

[私聊]弟弟太蠢没办法:哥前几天离家出走了[耸肩][抱歉][微笑]

[私聊]秋木苏:?!!!!

 

卧槽!苏沐秋彻底傻了,整个人沐浴在电脑屏幕如魔似幻的白光下,只觉得生不如死。

问——被好友发现自己分裂出了个叫“小甜心”的女号扮人妖发嗲的勾搭人汉子和被“老公”发现“小甜心”的背后其实是个披着妹子皮的能打能骂能熬夜的汉子,以上这两种情况哪种更破耻度?

苏沐秋答——他妈的这两种情况有差吗有差吗有差吗?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老叶此刻如他一样风中凌乱的心情了。玩个游戏找个老婆,半响发现会卖萌会暖床的这老婆其实是个硬梆梆的汉子,是汉子也就算了这号背后窝着的还是一好友= =

换他都觉得自己遇上了一变态。

紧接下来,苏沐秋因为过于惊恐而猛地掀翻了桌子狂奔而出网吧?不,这么想你真就输了。面对这一奇葩偶然事件,苏沐秋秉承着身为一名代练的职业操守,无比冷静的叉掉了魔兽X界的游戏窗口,然后火速在半小时内向那位想要附赠个老公的妹子结清了代练的费用= =

至于尴尬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QAQ,这什么的对急需钱养家的苏某人而言和火辣辣的软妹币一比简直弱爆了。(真的吗)

 

 

TBC

 

 

 

同一时间里。

叶修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某人以光速下了游戏——还是两边的游戏同时蹿下去的,连再看条游戏里的私聊的时间都不带的。

他默默盯着私聊栏那行自己刚想发出去的字——

[私聊]弟弟太蠢没办法:一叶知秋那号之前是我弟的。老苏我记得你是H市人吧,看在我被你骗财骗色(?)的情况下,收留下哥我怎么样?

系统提示,你的队友“秋木苏”已下线,队伍解散。

叶修感觉自己深深的忧郁了。

 

“老板,结下帐。”

叶修大大方方的递出去张卡,好吧,这儿必须得提一声此卡非是啥金卡银卡等上流社会中流传着的神奇卡种,也不是高大上的啥银行卡,说白点,这卡还就连身份证都不是,乃是一凝聚着中国老百姓智慧的产物——假证!还是低仿的那种= =

乃是叶修这小人白日里四处转悠了大半天,最后一咬牙盯着墙皮上那办证小广告颤巍巍的打了一电话弄来的成果,耗资足足一百六枚大元,照叶修的话说,看成品这粗制滥造的模样这里头能有二十是用在做它上就了不得了= =可问题是叶修他没法啊,这没身份证就进不了网吧碰不着电脑玩不了游戏不是?

负责结账的网管是个窝柜台里皱着眉咬笔头一笔一划写着作业的小姑娘,叶修眨眨眼,这小姑娘站起来不知道有没有柜台高?他递给人卡的时候还看到那小姑娘人压手肘下的作业本上还一道错题呢。

“嘿,”小姑娘应声抬头,就见眼前这人趴柜台上冲他呲牙咧嘴的笑,“你这题答案写错了。”

“……我觉得我没错。”小孩子也是有几分气性的好吗,对于陌生人说的,重点是说她错了的话一律屏蔽掉。

“嘿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我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来,我给你算一遍。”

刚刚以非毕业等正常方式离开学校环境的叶·初三生·修不依了,他可算是有大半月没做题了,这会儿看到人在这唧唧歪歪的琢磨着道小学五年级的数学计算题也不由得手痒痒了起来,按道理说他这时候正该是埋身于数量足有一座山那么高的习题中积极备战两月后的中考呢!

当即随手扒拉过张纸抢过人手里的笔就给人算了起来,看的小姑娘一愣一愣的。

这下好了,一个站柜台外一个坐柜台里头的教上了。

 

折腾了好一会儿,在继把人姑娘骂哭之前叶修可算是终于啰啰嗦嗦嘀嘀咕咕的教会了小朋友算术题的各种解法算法balabala,眼见着人含着两泡泪一脸委屈的拿橡皮把错误答案都给擦干净了重新写,叶修徒然而生一种微妙的满足感。

这孩子简直神似几年前那个任打任欺负整个人傻不拉唧的自家蠢弟弟啊!

太让人有欺负的欲望了。

于是——

“乖囡囡,”他蹩脚的学着H市人的口吻,“哥哥教了你这么多,你觉得你该要怎么报答哥哥呢?”

……明明是你抢了人家作业本不放好吗要点脸啊叶不修!

小姑娘明显也想到这点,不过……“哥哥,我送你这个报答你好不好?”

她想了想,找到爸爸平时老翻东西的那个箱子,掏啊掏的掏出包香烟。

叶修眨巴眨巴眼,愣了,继而……手抖了,激动的。

他活这么大还没抽过烟呢。

小姑娘大概是看许多人都喜欢来这一边上网一边叫上包烟叼嘴里抽着,于是送了叶修包烟。

“这个……”叶修无比渴望又万分纠结的突突扫射着如今正在柜台上放着的这包香烟,绞尽脑汁琢磨着用词,“你还是把它收回去吧。”

他不敢收啊。这会他要收了该成骗小孩的坏哥哥了QAQ

“送给哥哥。”小孩也是有坚持的。

两人就这么对上了= =

为的还是一包烟。

 

“好吧。”叶修最终屈服在萝莉赤裸的眼神攻击之下,几乎是眼泪汪汪的从裤袋里掏出眼下里所有的零钱——共计十元三秒六,全放到了柜台上,“你送哥哥烟,哥哥很高兴,所以,这些钱就当哥哥给你的回礼好吗?”

 

告别了小姑娘和网吧,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叶修走在H市的大街上,身上背着他所有的行囊——一个股囊囊的大包,里头所有东西还都是由某个蠢弟弟严格把关,一一放进包里的。

你问为什么?没办法啊,叶修身上这行李可不就是从自家那个蠢弟弟床底下翻出来的吗,还附着张蹩脚的字条“致爸爸妈妈,我离家出走去找你们的媳妇儿了,别太想我。”

叶修翻出行李来的当下就把字条撕了个粉碎,小孩子为网恋千里寻真爱什么的,妥妥是BE的结局啊,不是见光死就是被人贩子绑架起来骗钱就是被人骗去卖器官= =

紧接着,叶修果断背起弟弟为出走而背下的大包行李就离家出走了。

要物尽其用嘛咱家就是有钱也不能这样浪费好吗。叶修语。

 

哦对了,还得提一句,叶秋那货很有创造意识的没像一般十五岁大的孩子那样傻了吧唧的往行李里头塞饼干肉条巧克力什么的,事实上这货往行囊里塞的东西那叫一个富有忧患意识,高热量的巧克力什么的那是一定得有的,现金零用钱若干这是肯定有的,此外还有本中x银行的存折,里头塞着他从小到大所有的压岁钱,一台小蓝屏诺基亚,一张从家里到H市的火车票,叶修估摸着这熊孩子网恋对象八成就在H市。咳咳如果说上述内容虽然不那么常规但是还处于正常孩子打包行李范围内的话,那么……你能理解叶秋这熊孩子硬生生的往包里塞了两张家里银行卡的这种行为吗?

啧,想到某个可能这会儿才意识到哥哥其实是拎着他给自个儿准备的行李不见了的熊孩子,又研究了下自个儿身上那为数不多的现金,叶修磨磨蹭蹭的终于下定了个决心——

给自家弟弟打个电话报平安,顺便申请个经济上的援助什么的。

 

电话其实挺好打的,他不是把某人放包里的诺基亚给带出来了吗?直接拿这号打到他自个儿的手机上就行了,叶修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特别有远见的把自个儿电话塞叶秋床底下了,是的,床底,就叶秋之前藏行李的那里,他拿了东西把自个儿的手机放那儿了= =

为的就是这一刻。

 

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

“喂?”

叶修在电话这头默默不语——其实是在研究怎么开口呢。

“弟啊,”他最后说,“还记得你哥吗?”

“啪”的一下电话挂了。

叶修发誓自己囧囧有神的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小声骂了句“卧槽”。

身为哥哥的他痛心疾首的表示,叶秋这货离了他几天就学坏了。

 

叶修没再打过去——

因为不出三秒那电话又响了。一接,得了,就是自己弟弟叶秋那货。

这次居然还换了种风格,叶修就听到电话那头“咳咳咳”的好几声,最后有人装模作样的来了句,“叶修,离家出走的滋味好玩吗?”

居然连哥哥都不喊了= =

叶修没在意他弟这态度,他特诚恳的说,“挺好玩的。”

“H市风景看上去挺秀丽清新的,这没有中考的日子也挺悠哉的,哦对了我还代你和你媳妇聊了聊,说实话他挺不错的。”就是是个男人。

“哥现在可算是明白了你当初为什么千方百计想离家出走了。”叶修最后说。

 

“……”电话那边的人很明显是被噎住了。

“叶修你狠!”叶秋咬着牙说,然后很有其兄之风的画风一转,“哥,哥!哥~”简直是一声比一声来的婉转哀怨,别提多幽怨了。

“算我求你了,哥你快回家来吧,爸妈都快要疯了QAQ”

这次直接转哀兵政策了。

“哟,”叶修明显一点都不吃这套,“叶修你是想我还是想你哥手里拎着的那大包行李了?”

“嘿嘿都想,都想……”怎么能不想啊,那行李可是他磨刀霍霍准备了大半月的好吗?其间还有他的压岁钱他的手机他的零花钱他顺来的银行卡= =

“这么想啊?不过没门。”

“我是不会回家去的,至少现在没这个打算。当然了,哥都不回来了,你的行李是更不可能回来了。”

“听哥的,”叶修最后正直又果断的对弟弟说,“叶秋你要还想离家出走的话自己再慢慢收拾啊……”

电话一点都不出意外的被人给挂了。

 

不过叶修一点都不急= =

1,2,3——

“叮铃铃……”

 

“喂~”这次换叶修先开口了。

“混帐哥哥你又不回家打电话给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这是个抓耳挠腮的要被好奇心憋死的娃。

但叶修可就等着这句话呢。

 

“乖,告诉哥,你那包里的存折和银行卡密码是多少?”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