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全职高手】(主伞修)你共我4[大修]

大修,里头新塞了3000左右的内容,之前看过的建议重新倒过来看看。很重要的内容,有关伞哥的性格两人的感情以后的剧情啥的!!!

cp伞修伞

私设看出来了吗?是意外的对游戏并不太感兴趣的(目前)嘴坏心软,比较那么难以形容的伞哥,和15岁不那么嘲讽脸T的叶不修小盆友

感觉好难写啊泪,不过个人感觉这样比较真实,当然两人以后改变啥的都会有。

--------------------------------------

  叶修做了个梦。

  在他十五岁离家出走后的一个月零三天后。

  梦里边简直是是肢体交缠春色无边~

 呵呵,怎么可能?

  叶修醒来时发现自己整个人四仰八叉的仰躺在了地上,头顶天花板泛着淡淡的黄,墙皮更是脱落了一角,叶修微微一扭头更是能看见某些“家养小宠物”的踪影。这不,一只指节大的小蜘蛛就打眼前爬……爬过去了= =

 

  很好。

  浑身僵硬着,“深情”注视着小花缓慢消失在眼前的叶修默默的想,这一切很好的说明了他叶修如今依然处于出走这一状态中。

  没事没事,习惯了就好嘛。

  在第35次自我心理建设后,叶修无限淡定的从地上爬起,打算爬回沙发上好好思索下人生,紧接着……

  “叶修你……”大早上撅着屁股趴在这是在做什么?

  听到奇怪声音探头出来的房间主人惊悚了。

 

  维持着“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这一姿势的叶修缓缓抬起头,又深又沉的看了眼来人,神色间简直是千言万语难于言表——简单说就是“卧槽信息量好大”。苏沐秋被他看的就是一个激灵,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叶秋你……你没事吧?”

  “我……做了一个梦……”

  叶修一脸梦游般的开口。

  “然后……”

  “醒来时我就发现自己从沙发上滚下来了……”

  “叶秋!”清瘦的少年冲叶修咧牙一笑,别提多阳光多灿烂了,“被揍还是从这里滚出去你给我任选一个!”

  “……我能选择揍的那个人是谁吗?”叶修冷静的思索了下自己处境。除去仍在房间里睡觉的苏沐橙苏小妹子不提,此刻整间屋子里还能上喘两口气的家伙除了自己就只有眼前站着的苏沐秋了。他偷眼瞄了下眼前站着的苏沐秋,估摸了下自己和房东的战斗力对比,他大概兴许可能,还是有一拼之力的。

  “可以啊,”眼前的少年笑的更温柔了,他指着门口一字一顿的开口,“来,给我自觉点滚出去。”

  “英雄……跪求一打。”叶修可耻地……屈服了。

 

 

  “嘶轻点轻点……哎唷,疼疼。”叶修疼的就差嚎起来了。

  “真是的,只见过蠢的还没见过你这么蠢的= =”苏沐秋翻着白眼用力的给他搽药按揉腰部,他活到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几个因为躲闪动作过大滚下沙发自己把自家腰给闪到了的人。

  “……我再蠢也蠢不过你取个小甜心的名字玩女号= =”叶修揪着沙发奋力反击。

  “……我说了那是代练,代练,帮人代练!”

  “可是那也是装人妖勾搭男人……啊!轻点轻点我腰要被你按断了!”

  “你是说你是汉子?”苏沐秋一手按在某人的腰上一边从容不迫的冲他笑笑,“还想不想留在这了?”

  “好吧我真不是男人。”我是男孩……叶修再次屈服在了某人的淫威之下。

 

  “行了,起来吧,别再虐待我家沙发了。”好容易搽完药,苏沐秋冲着对方受伤的腰部就是一拍,成功获得“来自叶修の倒抽气”一枚。

  “哦。”叶修眨巴眨巴眼爬了起来。

 

 “行了,趁沐橙还没醒来,我觉得现在我们可以来继续聊聊——叶秋你这几天晚上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怪梦这个问题了。”手脚俐落的把药收拾起来,苏沐秋说。

  “能不能不说?”眨巴眨巴眼,叶修企图说服对方。

  “可以啊,只要你以后每次做怪梦都别大早上的从沙发上滚下来。”

  “……苏沐秋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好感动啊……

  “不是。”少年果断的一针见血,“我只想遏制住你对我家沙发的谋杀行为。”

 

  好吧。叶修不做声了。其实仔细想想,自打自己这几天又做了(还是反复做了)那些个奇怪的怪梦后,就没有一次不是在冰凉的地上醒来的,还是附赠全身酸疼debuff效果的那种QAQ

  不过,他是做了个什么样的梦来着?

  梦的奇怪忘得也快。这一会他老把梦里的具体内容給忘得差不多了。仅留下的那么一星点记忆还……叶修偷偷抬眼瞟了某人一眼,清早的阳光撒了人一头一脸,在H城,五月里的太阳已经颇有几分威力,两人刚又是一阵打闹,折腾下来都起了一身剥汗,从叶修这角度正巧能看见少年额间起了一层细汗,黝黑的眼里满是掩盖的不那么好的担忧。

  他这梦……对着苏沐秋实在有点说不出口。

  叶修神情诡异了起来。

  梦见自己凭空老了十岁也就算了,还成了个虚胖嘲讽脸大叔,哦对了,还是个据说热爱游戏的战五渣。

  这种梦单是想想就够破耻度了好吗,再说他这身材怎么看都是清瘦清瘦的少年体形好吗,他这明显就算过了十年也变不成个胖子吧,虽然他对自己在梦里能成为职业选手他还是挺高兴的,可是,从各方面而言槽点也太多了吧——被俱乐部赶走卷铺盖走去当网管的同时拉扯出一支草根队伍杀去抢冠军什么的,这种国产励志动漫的即视感的人生怎么会是他的未来= =

  叶修忧郁的想,这种梦说给苏沐秋听一定会被恶狠狠的耻笑耻笑耻笑到死的吧。不比苏沐秋对玩游戏这件事表现出来的冷静理智,他平时就已经表现的对游戏过分执着了好吗,这下又是梦见自己以后玩了一辈子游戏什么的……

  更别提梦里还有苏沐秋他妹苏沐橙苏小妹子的存在了QAQ如果一口气说了他一定会被认为是想诱拐好孩子玩游戏想到了做梦都能梦到的程度。

  叶修痛苦的捂住脸,他几乎已经可以预见不久之后将要发生的惨案。

 

“叶秋。”苏沐秋特大尾巴狼的开口,“如果你实在不想说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人都有开不了口的时候,不就是三天碰不得电脑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叶修顿时惊恐又带着点小委屈的看着他。

苏沐秋好以整暇的打量着某人那一脸不可思议的小表情,啧啧,看着就跟演小电影似的,真以为他只能用“滚出我家去”这招对付你啊?

 “沐秋,”叶修尾音颤抖起来,仿佛蒙受了特大的羞辱一般,少年还是未长成的身形,漂亮的颈子扭向一边,凸显出好看的锁骨来,苏沐秋当下呼吸不知怎地就是一顿,再一看,这人肩膀还一抖一抖的,“你就这么不信我吗?”

 “不信。”苏沐秋特诚恳的开口。

 “我要是你就不学《庭院深深芳草香》里头的苦情女主,你这造型是……想我扑上来xo你?”

《庭院深深芳草香》是一部颇为猎奇的电视连续剧,值得一提的是它里头的女主以极苦情的内涵称霸全中国,哦对了,其实那里面的男主也挺神奇的,女主只要一扭头一垂首一落泪,他就以虎狼之势——扑了上去= =苏沐秋一度对这一幕表示各种无法理解,你说这人怎么就怎么猴急呢?亏男主还有一屋子妻妾不说,光琔总局居然也敢播。(其实是扑上去安慰女主好吗沐秋你的理解太黄暴了)

 叶修成功岔了气,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于是他破罐子破摔了。

 

 “其实我这几天晚上也没做啥梦,就是老做春梦。”

=口=

叶修眼都不眨的说一通具体梦到啥姿势啊,所梦到的是个美的快冒泡的大美人啊,完了末了还一脸羞愧小媳妇似的低下了头。

 苏沐秋对此的反应……

 苏沐秋的反应挺耐人寻味的。只见他神情古怪的上下打量着某人,一副“卧槽原来如此我果然没猜错的”的模样,“是吗?”

 听不出喜怒。

 叶修总觉得怪怪的,不过还是一脸坚定的点点头——

 我就不信我都说到这了你还能追着我问有关梦的事!

 

 苏沐秋手抖了,激动的。

 “我既然不知道,你……你……居然对我有那种心思?”他深沉的叹口气,“既然如此,我也不嫌你阳……那什么了,咱们以后好好过吧。”

 卧槽槽槽槽槽啊!这是什么情况?!

 叶修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沐秋啊,什么叫以后好好过啊,你说的这话……”我怎么就一个字都听不明白呢?

 “你怎么这么害羞啊,意思就是我答应你的告白了啊。”苏沐秋冲他眨眨眼,脸上就差写着“哎呀你怎么这么死相啦居然不肯承认”这几个字。

 恶……总觉得好恶的样子= =

 叶修强撑着回想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有哪个字提到了告白啊?啊呸不是,是他从来就没想过向苏沐秋告白好吗,性别相同怎么能谈的了恋爱呢?十五岁单蠢迷茫着的叶修大大如是想。

 “你说你这几天天天晚上都梦到各种姿势的那种东西。”苏沐秋说。

 明显梦到的并不是好吗?

 “你还说你梦到的那个人美得都冒泡了。”苏沐秋继续说。

 明显梦到的并不是……等等?

 “你还说你之前从没梦到过那些,直到前几天。”苏沐秋继续继续说。

 这个倒是……

 “可是你这几天除了去网吧就是呆在家里了,所有见到的人也就网吧老板和他的女儿囡囡,沐橙还有我。”苏沐秋继续继续继续说。

 这……这没错啊,有什么问题吗?

 “而且我相信你应该没有恋童癖,恋父情结或者是插足别人家庭的想法。”苏沐秋继续继续继续继续说(这都几个继续了?)

 当然没有啊……

 “所以,总结一下,叶修你这几天见了我之后就夜夜X梦,这还不够说明你对我一见钟情这个问题吗?”苏沐秋下结论道。

 一路顺下来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所以其实他是暗恋苏沐秋而不自知喽……等等完全不是这样的好吗?

 叶修顶着苏沐秋“你这个小妖精”的目光硬着头皮开口,“其实……”

 苏沐秋却像是看穿了他即将要说什么一般的开口打断了他——

 “放心吧,我是不会看不起你嘲笑你阳痿的。”

 他一脸怜爱的看着叶修……下身的某一处。

 

 什,什么?!

 叶修一副被雷焦了的表情。

 他绝对是从今天早上起来的方式就没对头过!

 

 “你再说一遍……不,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会得出我我那啥……的结论?”叶修整个人都凌乱了。

 “很简单啊。”苏沐秋一脸纯洁的开口。

 哪里简单了?!

 “你不是说你昨晚上x梦了吗?”苏沐秋一脸纯洁的继续说。

 我那只是骗你啊!

 “可是你今天早上居然不需要起来换xx和洗xx和oo啊!”苏沐秋一脸纯洁的继续继续说。

 

 叶修,叶修他默了。他之前的十五年里从来没有想过,想要说个谎话居然是如此艰难的事。

 眼前的少年跟他家蠢货弟弟一比,两人的差距之大简直不能说是同种生物好吗?

 所以叶修现在该是认命的“被搞基”,“被阳痿”,还是自觉点去坦白呢?

 这是个问题,真的。

 于是叶修招了,毫不犹豫的。

 他怕他再不招过会他们叶家兄弟俩就该“被自宫”了。

 他是不要紧(真的?)。

 可远在京城的他弟真·叶秋就该哭了。

 瞧他多有同胞爱(并没有啊)?

 

 “所以……叶秋你这几天梦到的就是这些?”

  终于听完了叶修嘴里略微删减版的有关怪梦内容的叙述,苏沐秋的反应也很耐……至少是很耐叶修寻味来着。

  出乎意料的平静和淡定啊。叶修想。

  等等,那场将要发生的惨案呢,它在哪里来着?

  

  “你……不说我?”叶修试探着问。他可还记得前两天和苏沐橙聊了两句游戏之后苏沐秋的反应不要太凶残好吗?

  “说你做什么?”苏沐秋挑了挑眉,“说你没志向没目标没梦想?说你天天做梦呢还想当什么职业选手——哈哈哈,我怎么会那么说你?”

 好僵硬的笑。叶修想。你之前还这么说过我呢。没志向没目标什么的。他一点都没觉得被感动了好吗?!

 “我说实话,你梦里那个有关你自己的设定倒是挺三俗的,一股国产动漫即视感。”

 来了来了QAQ还说不会嘲笑他的。叶修抬头看对方,下一秒整个人带头发就被突兀地扯到苏沐秋怀里,又是揉啊揉头发的,又是抱小孩一样的拍背的,苏沐秋折腾的不亦乐乎。

 “哎哎别闹啊我还没说完呢,我还挺喜欢你对游戏的那股认真劲儿的。不过说实话啊,人生的路那么长,少年你现在这么猖狂你以后怎么办?”

 “说句难听的话,叶秋,你觉得你自己能把一辈子都用在打游戏吗?”

 人生的路那么长,少年你可别太猖狂……

 叶修刚想挣脱,整个人却忽然僵住了。苏沐秋说的话,叫他莫名有了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怪怪的,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叶修没弄明白为什么,他真正认识眼前这人不过一星期,他甚至没告诉对方他真正的名字,他的过去……

 可是他们仿佛已经认识了那么久那么久,久的像熟识了两辈子。

 

 想到这,叶修特矫情的就卧苏沐秋怀里这姿势偷偷抬头瞄着苏沐秋。

 头顶玩弄他头发的骨节修长的手,固然从外形上看过去和他的手很像,可是……

 眼前的这人其实并不是和他一路的人,苏沐秋。

15岁的叶修为了能过上不被阻拦的,痛快打游戏的生活而选择出走。

17岁的苏沐秋没有什么非要不可的梦想,每天都为着如何供养起自己和妹妹两个人的生活而奋斗着。

 他们的人生明明是两条全然不同的轨迹,相遇不过是场意外。

 迟早会分开吧,互相之间相交,然后错过。

 这就是命运啊。

 

 可是……不想,不愿意。

 叶修固执的想,却不知道自己目光专注的看的苏沐秋就是一个激灵——

 这孩子怎么啦。跟魔障了似的。

 

 “你……沐秋,你是怎么看的呢?我那个梦。”

 沐秋,你是怎么看我的呢?一个为了打游戏就离家出走的……没出息的家伙?

 原以为无关紧要的问题,突然变得重要起来。

叶修可以装作无所在乎的离家出走,威胁弟弟,却不从敢停下来问问自己,以后会后悔吗?选择了这样一条路。

会吗?大概不会吧,因为能打游戏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啊。

不会吗?可是他就算再折腾也只有十五岁啊。十五岁,只是个该上初三该面临中考的年龄。就这么轻率的决定以后的人生……他也会怕。

 叶修几乎是渴求的看着苏沐秋。

 可以的话,能不能求求你,不要否定我……

  

  “你说那个啊。喜欢玩游戏没什么不好的。我虽然对你对游戏的态度不怎么感冒,但也不会粗暴的觉得你是错的呀。”苏沐秋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叶修的意思,“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的小孩子。”

  “我从认识你的一开始就知道了这件事,你呀,是个为了游戏可以不顾一切的家伙。”

  面前坐着的这位可是为了能打更多更久的游戏就干脆离家出走的家伙= =

    “这没什么不好的。”

“能勇敢的追求自己的理想没什么不好的。”苏沐秋又重复了一遍,“说实话我挺羡慕你的。”

“?“

  ”没什么,我是说,能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其实是件该要感到自豪的事啊。“

 

 

TBC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