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你共我番外】(伞修橙)我与你终将在未来相遇 上

哼唧。被提醒后突然想到的番外。苏沐橙视角,cp伞修橙,有双叶?(至于修橙亲情不亲情自由心证)可单看番外也可单看正文反正都能行我在说什么

也可以理解成是丧病报社文私设解说篇,目标是虐死人把正文后面即将出现的一些私设通过番外表现出来并且把它们合理化

时间是在3后面,别怀疑这是上半截,后面有回忆杀温馨回忆

食用时可边听着这货边食用,保证感觉虐虐哒。皮革埃斯求食用感言

你共我大概等会晚上会有……一更?

-------------------------------------------------------------

“这就是……哥哥打算带回到家里的全部东西吗?” 

苏沐橙没说话。

眼前的青年长着一张和叶修神似的脸,此刻却赤红着眼,神情疲惫的接过她手中的小行李箱。

苏沐橙还是没说话。她已经几夜没合眼了。 

叶修走的太急太突然,他们送走了他之后才发现他留下的东西加到一起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并挂在衣橱里的几件衣服,和瘫在桌上大半盒没抽完的香烟。

苏沐橙给叶秋的就是叶修之前特地装好了准备拎回家的行李。

 

行李箱里装着的东西很少也很简单。三两件衣服,三枚冠军戒指,一包烟,几件当地的土特产,和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

某个家伙离家出走这么多年,恨的人牙痒痒的,可要真到了回家的时候,他想要带回家去的,也就只有这些东西。 

“叶修他,怎么要回家了也没带上他前几天刚得的冠军戒指?” 

叶秋说。行李箱里有个侧边的口袋里装了三个小小的戒指,大抵是主人有时不时的把玩它们的爱好,一些菱角都磨得圆润了不少,戒指内里“荣耀第x赛季冠军”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 

“没有带吗?”苏沐橙看上去有点困惑,过会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般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停滞。 

叶秋却跳过了这个话题,他此刻想的是另一件事。 

叶修他回家的行李里没有账号卡,也没带上他得到的第四个冠军戒指。这是不是代表,其实叶修还是计划着先回家住几天再回来呢? 

只是一场车祸……

轻巧的,就把原先定下的所有计划全部打断。

现在叶修的这箱行李却得让他这个当弟弟的得帮哥哥给带回家里去了,和……他的骨灰一起。叶秋想着摸了摸上午才拿到手的青花骨坛,摸了一手的冰凉滑腻,早没了火化后最处拿到手的温热。

那么一个大活人死了,也不过这么小小的一坛。 

叶秋把行李箱和哥哥的骨灰放到了一起,抬手看看手表,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 

他定的是下午四点的飞机。抛下公司来这给哥哥处理后事,一周已经是极限了,再不回去,家里的老父老母就该等到心焦了,他们等大儿子回家等了十年,太久了,好容易儿子打算回家了,却又遭此变故,悲痛之下,现在只想快些见到大儿子,哪怕是他的骨灰也好。

 白发人送黑发人,做父母的,总是最伤心的。

“我哥留下的其他东西我就不带走了,相信我哥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你……就留作个纪念吧。”

 叶秋最后说,他记得面前这个强撑着同他一起打理叶修后事的姑娘在过去的许多年里都和叶修生活在一起。

 除却爱情,他们在某种程度,比之他这个被抛下的弟弟,更胜似亲人。

 叶秋揉揉眼睛,挺干挺涩的。

 这些天他可算是不要更丢脸的把这辈子该流的眼泪都给流干净了。

 好容易处理完了他哥的后事,他当即现在要做就是领着他那个离家出走十几年的哥哥回家里去看看爸妈。

 “……等等,叶秋,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苏沐橙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叶秋。

 

 送走了叶秋,苏沐橙去了南山。

 她想证明一件事。

 墓碑上的苏沐秋还是老样子,笑颜灿烂又无辜。

 苏沐橙看了哥哥一会儿,弯下腰到处找了找有没有动过土的地方。

 不出意外的话,某个家伙把某样重要的东西埋在了这里。

 

 “叮——”

 还带着土的戒指打苏沐橙手里滑落,在大理石做的碑石上打了几个转,然后,停下。

 果然,那天叶修所谓的“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哥哥说”,其实就是把他用君莫笑赢得的冠军戒指送给哥哥。

 苏沐橙含着泪摊开包着戒指的纸条,上面写的话很短——

 哥拿你的帐号卡赢了。你要不服气就从地下爬起来再战啊!

 落款名字一如既往的,是一个漂亮的叶,和一个歪歪斜斜的修。

 

 哥哥你……看到了吗?

 

 苏沐橙最后还是重新把戒指埋了回去,她的动作放的很轻很慢,不同于之前叶修随手拿木棍刨了个小坑就把戒指埋了进去,苏沐橙先是向公墓的管理员借了把小铲子和一小盆水泥,深吸口气就起了埋着苏沐秋骨灰的大理石盖子,不过倒没碰盖子底下的土——

 叶修既然想送给哥哥戒指就要送到哥哥手边才是。

 并且,她相信哥哥也是这么想的。

 

 这次埋的时候苏沐橙加上了些其他东西。

 一个拇指大的小玻璃瓶。

 里头装着她先前向叶秋要来的一小搓骨灰。

 叶修他的骨灰因为叶秋要带回他出生的城市安放的缘故,是注定不可能留在哥哥在的这座城市了。更别提两人埋在近旁的地方了。

 苏沐橙所能做的,只有问叶秋要来一小瓶骨灰埋在哥哥的跟前,就当是两个人葬在一起了。

 

 接着是君莫笑的帐号卡。

 在经过陈果的同意后,苏沐橙特意要来了这张帐号卡。

 她相信叶修也是这么希望的,埋在哥哥旁边。就像当年他们把那张秋木苏的帐号卡和哥哥埋在一起了一样。

 叶修在的城市没有哥哥,他铁定也是不愿意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地下玩着荣耀的。

 只是可惜,当年老和秋木苏在一起的战斗法师注定没法跟来了。

 

 哦还有叶修出事当天有人寄来的那台老式手机。

 苏沐橙没把这台手机给叶秋。

 叶修出事前对这台手机的重视苏沐橙是看在眼里的。

 可惜叶修没能赶回来看到它。

 或许冥冥之中苏沐橙依然相信手机里头的那条短信有着某种魔力吧?

 迷之句式有时也能召唤神龙啊。

 是奢望也好,自欺欺人也罢。

 

 这一切的一切苏沐橙细心把它们用一个大信封装了,埋在了哥哥的墓前。

 

 做完这一切,苏沐橙腿一软坐倒在墓碑跟前。

 “哥哥……”她轻声说,“有没觉得很高兴?”

 

 “十年了,某个笨蛋还是记着哥你呢,不管是出于什么感情也好,哥你是不是觉得很安慰……”

 “哥……要是在地底下看到了叶修的话,你这次一定记得告诉他你喜欢他这件事啊……”

 “别像十年前一样,什么话都放心里不告诉人家,最后……再……再错过了……”

 苏沐橙哽咽着,最后哭着哭着就变成了嚎啕大哭。

 她是知道自己哥哥对叶修的感情的。

 

 年少时狭小阴暗的出租屋里,有多少个晚上,少年在对方睡熟了的时候,才敢颤抖而又克制的在对方唇边轻轻落下一个小小的吻。

 那样小心珍重的喜欢。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