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开学三次元忙成狗,已死蟹蟹

【维勇】圣彼得堡狗男男同居日常 04

私设如山的一章,我终于把魔爪伸向了老维的家庭……不喜欢安德烈也不要紧,反正只会出现这一次,目的为的是引出后面维克托对于家庭婚姻爱情的看法摊手,然后这章马卡钦还在空中飘着,下章我争取让它落地

顺带一提,你们都不打算来点个文吗笑哭,放了好几天都没人点文让我觉得好尴尬啊,下次打死都不玩点文了

cp维勇,日常向,可能有各种逻辑错误,可能ooc,有私设,总之写到哪算哪

上章戳这


关于晨 勃

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导致变成如今这种状况的?

面对这样突发的情况,勇利实在是言语不能。

 

十分钟前。

从公寓里唯一一张大床上自然而然地醒来,看着仍在熟睡中的维克托,身为对方迷弟的他内心还是异常激动的,然而正当勇利内心dokidoki跳个不停的时候,胀痛的下腹却把他赶回了现实——如果说能和心中的偶像睡在同一张床上算是值得牢记一辈子的甜美的回忆的话,那么若是和对方睡一起的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晨 勃了呢?

一定、一定会被当做变态的吧??!

勇利脸涨的通红,想尽可能地在不吵醒维克托的情况下起床进厕所解决个人问题。

然后……就在他费力的想要在不触碰到对方的情况下,跨过对方想要挪下床去的时候,维克托醒了。

“嗨,勇利,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打着哈欠,蜷在被窝里的维克托一睁眼就看到某个不能明说的部位。

 

只差一步就能成功挪下床奔向厕所的勇利和他精神抖擞的小兄弟:“……”

事发突然,勇利甚至没能来得及第一时间伸手捂住身上某个不能明说的部位,只得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刚睡醒的维克托目光从一开始的茫然不解变为清醒。

“勇利?”

要、要来了吗?

勇利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维克托一定会觉得他是个变态吧?

然而不等勇利做出任何反应,维克托已经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他的点评,“wow,这就是小勇利吗,真是超可爱的!我可以摸摸看吗?”

 

被夸赞了的勇利和他的小勇利:“……”

 

勇利……勇利赶在维克托说出什么更奇怪的话之前,飞快地夹着小勇利跳下床钻进厕所并落下了门栓。

真是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在维克托面前……

开了冷水,足足淋了两分钟勇利才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有所下降——至于小勇利,早在刚才就吓软了。

 

虽然维克托看上去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不过待会还是好好跟他道个歉吧。

关了龙头,勇利在镜子前又站了会才稍稍定下心来。

 

拉开门——

“勇利……”

 

砰的一声,勇利又飞快地把门关上了。

怎么办?勇利痛苦的把头抵在门上。

他好像高估了他自己的承受能力——短时间内,他是真的没脸见维克托了。

 

“勇利?”门外候着的维克托像是被他剧烈的反应吓到了,“你怎么了?”

 

“ple……”勇利痛苦地拿身体抵着门,“我没事,真的!”

所以请你不要再敲门了好吗?

他只是需要花上一点时间来做个心理准备罢了。

 

足足过了漫长的五分钟(在维克托看来),勇利才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维克托,非常抱歉,我……”因为过于羞耻,勇利甚至没敢抬头看对方。

 

“勇利,我们来谈谈吧?”维克托难得正经了起来。

“欸?”

 

“……所以,对于单身成年男性而言,晨 勃只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罢了,勇利你实在不必要为此而感到烦恼。”

科普了大半天后,维克托最终选择用这句话作为结尾。

 

莫名其妙被对方拉着做了一通科普的勇利有点哭笑不得。

他当然知道晨 勃是每个健康男性都会面临的问题,而他苦恼的重点也明显不是晨 勃本身。

 

但是……

他看着一脸正经地给他科普的维克托,突然笑了起来。

“知道了,维克托,下次要是再碰到这种问题,我一定不会像这次一样反应这么大了。”

 

 

关于意外事件

 

维克托是第二天去训练场报道的,身为对方学生的勇利自然也跟着一起去了。

当然,由于是编外人员,在还没正式将训练场地确定下来之前,勇利是不能参与训练的。

于是和维克托打了个招呼后,勇利就在训练场对外开放的区域内逛了起来。

 

怎么说呢,虽然言语不通,但天底下大部分的训练场馆都长得差不多,于是乎,没过多久,勇利就找到了感觉,继而兴致勃勃的逛了起来——虽然说都长得差不多,但这可是维克托待了十几年的地方欸!

 

“安德烈,你也实在太差劲了点吧?连这么简单的步伐都学不会!”

“就是就是!”

……

 

不远处好像爆发了一阵小小的争吵,勇利循着声走了过去。

看到他来,原本聚集在拐角处的小少年们纷纷散了开来,独留下一个小小的身影。

 

意识到了什么的勇利赶忙快步走了上去。

“ple……”话刚开口,勇利这才意识到对方年纪小很可能听不懂英语,“你,没事吧?”

他试着用简单的俄语词汇向对方表述着他的关心。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一直把脸埋在胳膊里的任由别人推搡的小少年闻声抬起头来——勇利这才发现对方的年纪比刚才散去的那些少年们还要来得小,兴许只有七八岁?而且……令他惊异的是,这个孩子的面容足有七八分像维克托。

 

“你是……亚裔人?(英语)”他有些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在今天之前,他从未在这见过勇利。

勇利定了定神,把视线艰难地从对方和维克托有几分相似的眉眼上移开,“是的。我是日本人。(英语)”

“日本人?”勇利听到对方嘟囔了句什么,“那么你肯定是维克托带回来的那个日本运动员喽?”

“欸?”

“场馆里都传遍了,说是你以后也要在这和我们一起训练。”男孩站了起来,勇利这才发现,相比起于维克托那一头灿烂的银发,这个孩子的头发颜色要来的更深一些,大概是深灰色,发尾更是带着点卷,轮廓也要更加深邃许多。是……混血儿?

 

“应该是这样没错。”勇利顺着对方的话说了下去。当然喽,这一切都要建立在维克托说服雅科夫教练的基础上,他悄悄地在心底把这句话补上。

 

“你是要去哪儿?”眼看着对方自顾自地打算离开,勇利连忙追了上去,“你还没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诚如你所见,不过是训练场常见的霸凌事件罢了,”男孩止住了脚步,冷淡地冲勇利点了点头。

“至于我现在?”他抿了抿唇,脸颊莫名飞上了一抹淡淡地红,“我想把今天老师教的步伐再重新练习几遍。”

“哦哦,”勇利挠了挠头发,他看着对方和维克托莫名相像的脸庞,意外地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要不,”他试探的开口,“我教你?”

话刚出口勇利就后悔了,然而对方在沉默了几秒后却意外地答应了。

 

于是乎,没过多久,在训练场馆内闲置的小块滑冰场内,勇利在认真向对方教授了步伐的要诀的同时,也顺势从男孩口中了解到更多有关对方的信息。

“安德烈,”在刚才的交流中,勇利已经得知了男孩的名字,他试着用平和的态度劝导着对方,“你根本不必这么拼的。毕竟你才八岁不到,而他们已经十二岁了。”

“作为一个滑冰初学者来说,你已经做的很棒了。”

“是吗,可是……”安德烈停顿了一下,“我还想做到更好。”

 

“可能我在这方面还是没什么天赋吧。”他苦笑了下。

“安德烈……这么说吧,虽然可能你现在觉得我看上去还算不错的样子,但实际上,在我的花滑生涯中,我一直以‘没有天赋’而著称,”勇利哭笑不得地听到对方嘴里嘀咕了一声“我知道,世上最玻璃心的花滑选手嘛。”,一边费力的把话头扭转过来,“可以说,在你这个年纪,我远远没有你这样的实力,然而我还是成为了一个职业运动员不是吗?所以你不必把自己逼得太紧的。”

 

“……”安德烈看了眼一脸真诚的勇利,默默扭过头,“骗人。”

勇利……勇利感觉有点头疼了。

不过幸好没一会,对方就重新把头转了过来。

“光是难度级别最高的6种四周跳你就会了其中的3种,都这么厉害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在花滑方面没有天分?”安德烈绷着小脸,目光中一片谴责,完全是把勇利当成了骗小孩的怪叔叔。

 

“……好像这么说确实有点,”勇利在对方的眼神中败下阵来,“但这都是维克托教的好……”

勇利打从心底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在花滑方面有天分的运动员,和维克托,不,和克里斯,和其他同期甚至更年轻的运动员相比,他实在是有些过于平庸了。

 

“你平时一定很没自信吧?”看了勇利良久,安德烈突然说道,“说不定还会经常性的认为自己可有可无,随处可见?”

“!”勇利震惊地看着对方。

“果然是这样。”勇利只听到安德烈嘟囔了声什么该死的xx,又重新跑去练习步伐了。

 

勇利……莫名其妙的勇利只好顺势欣赏起了对方的练习。

说真的,安德烈和维克托的脸部轮廓真的非常像,虽然一个总是绷着小脸,一个又平时嘻嘻哈哈看上去完全一副没脾气的样子……可是,在对待花滑的态度上,他俩看上去真的非常的相像。

 

简直就像是在看缩小版的维克托在冰面上认真练习一般。

看着看着,勇利就忍不住畅想了起来,小时候在冰场上练习的维克托会是个什么模样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

“勇利~”远远地,勇利就听到维克托的声音传了过来。

勇利连忙朝着门口快走了几步,“我在这呢,维克托。”

 

两个人最终在门口碰面了。

“勇利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害我找你找了半天,我们出去吃饭吧~”

“欸?”勇利这才意识到和安德烈一聊就是一上午,他下意识地看了眼仍旧在练习着的安德烈,有些迟疑。

 

“勇利?”维克托茫然的顺着勇利的目光看了过去,“wow,勇利这是背着我有孩子吗?”

“并不是好吗?”勇利哭笑不得地说着,“想也知道,一个上午是不可能蹦出来这么大的孩子的,而且我也不能生孩子好吗?”

“是刚刚遇到的一个孩子呢。”勇利顿了顿,“大概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吧,被一同学滑冰的小伙伴欺负了呢。”

“欸?”维克托正想说什么,却被不知什么时候结束训练的安德烈给打断了。

 

“好久不见,维克托……哥哥。”


                                                                                ----tbc----

评论(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