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ove and Life 01

原著向维克托视角,讲述那些你们知道的不知道的,来自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爱。

排雷:此篇又名讨厌鬼.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罗曼史。

维克托表现出来的性格会很现实,骄傲自我自私任性毒舌,不会因为喜欢勇利而性格突变。

不是傻白甜但可能全程甜到齁
不虐勇利……大概?讲实在话我至今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会说我虐勇利= =
没绝症车祸没死亡没解不开的误会没小三没任何会影响他俩之间感情发展的人和物,这也叫虐?

私设如山,比如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未明确
老毛子大魔王性格把握不准可能会ooc

系列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上)  12(下)  13(上)  13(下)  14(上)  14(下)完结

上章链接:锲子

-----------------------------------------------------------------------------------------

“当然。”

维克托笑眯眯地看着勇利,颇有些恶趣味的看着对方露出安心神色后才又调笑般的在后头又加了一句,“有问题啊。”

“维克托……都这个时候还要开玩笑吗?”勇利已经有些哭笑不得了。

不过随即地,心也稍稍安定了点,毕竟,如果还能开玩笑的话,兴许情况并不像他想象的那般糟?

 

 

并不是开玩笑啊。

这样腹诽着,维克托到底没有说出来。

 

褪去那些耀眼的光环后,他维克托也只是一名步入职业生涯晚期的普通运动员罢了——不,甚至还要更惨一点,毕竟不是每一个运动员都会像他这样,身上大伤小伤无数,最严重的那次,他甚至在床上整整躺了三个多月。

过去尚还能仗着年轻肆意妄为,如今那些残留的后遗症却是逐一找上门来了。

再加上他原本计划的是休赛一年,在这一赛季结束后再正式宣布回归竞技,可现在却……

只因为学生的请求就昏了头般的在赛季刚过半的时候宣布回归竞技,这样的理由说出去怕是要把别人的大牙都给笑掉了。不!就是把时间调回一年前,他自己也不会信好吗?

而这一决定的直接后果就是,过高的体脂率和变得迟钝的身体——一年份的猪排饭毕竟不是白吃的,而教练的运动量和选手的运动量简直是天壤之别,而这些都需要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

而这其中最可怕的就是……在大奖赛决赛之前,他根本就没怎么考虑过这一赛季的编舞!

这听上去似乎挺不可思议的,毕竟他可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是吗?可问题是他原本决定的是在这一赛季结束后再宣布回归竞技的好吗?

 

总而言之,他,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即将面临的,将是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无奈地得出了这一结论后,维克托的情绪反而变得微微亢奋了起来。

这些直接表现在了他的训练上。

因为先前多有偷懒的缘故,维克托必须要花更多的时间在基础训练上,一连三组的仰卧起坐,慢跑、形体训练……这些原本超出他体力负荷的训练渐渐变得得心应手了起来。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凭借着出色而稳定的比赛发挥,他基本已经成为了国际上各项花滑男单赛事的内定冠军选手,这让他在拿金牌拿到手软的同时,也令观众对他的观感逐渐变得贫乏无奇了起来。

无论作出什么样的突破都无法让观众感到出于意料,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实在太糟糕了。

可现在,情况似乎变得和以前不那么一样了。

 

虽然即将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只要他能在赛季后半展现出超水准的表现的话,无论是谁都会感到意外的吧?

这样的场景,光是想想都令他激动不已,斗志更是从未有过的高昂起来。

毕竟,他维克托,最大的乐趣就是通过滑冰带给所有人惊奇啊!

这样想着,维克托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到了训练状态。

首先……是一个4LZ,很好!

再来是4F……糟糕,速度有点没把握好,不过还可以,圈数足够了。

接续步后面跟着的是跳跃蹲踞旋转……ok!或许是因为跟勇利待久了,不自觉地,在步伐的把控上提升了不少呢!

接下来……是4s+3LZ的联合跳跃,很好,没有失误!

最后,一个单独的3F,和一个4T!

完成了!

 

微微喘着气,维克托欣喜的发现,经过这几个月的教练生活,他在《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这一曲目上明显有了长足的突破。

按照这样的趋势,只要能赶在全俄赛之前完成这一赛季的新编舞,他相信,一定能够像以往一样把惊喜带给所有人!

 

 

正当维克托训练的同一时间,雅科夫领着一名中年女性来到了训练场边。

“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娜塔莎。”雅科夫低声说着。

“我可还没答应帮忙呢,雅科夫。”被唤作娜塔莎的中年女性显然对此持有不同的意见,“你不会帮我当成你前妻了吧?我可没她那么好忽悠。”

“再说,请我来负责编舞的事,你有告诉过维克托了吗?”

闻言,雅科夫不免尴尬的清咳了两声,“马上就说,马上就说。”

 

“嘿,雅科夫!你刚跑去哪了?”结束完一轮练习,终于看到雅科夫身影的维克托匆匆忙忙滑了过来,“我突然有了个好点子正要同你——”

话说到一半维克托才注意到雅科夫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只得尴尬的止住了话题。

维克托难得有些拘束的同对方打着招呼:“嗨,娜塔莎。”

“你的表演比过去进步了不少。”无视了对方的尴尬,娜塔莎却显得饶有兴致。

“多谢夸奖。”维克托礼貌地回答,“您是来找格奥尔基的吧?需不需要我帮你叫他。”

说着,维克托就要转过身去叫人。

“不,我是来找你的。”

 

这句话暴露的信息量显然太大。

维克托虽然自认为自己的魅力还算是出众,但他真的从没想象过有一天他的前任编舞老师会找上来同他说这么一句话。他条件反射性的将另一种显然更符合逻辑的可能性扼杀在了摇篮里。

是的,娜塔莎是他的编舞老师,重点是,前任。

很奇怪不是?毕竟这么多年来,每个赛季的编舞几乎都是由他自行完成的,顶多,再加上些雅科夫的指导。但仔细想想,谁还没个过去呢,就算是他维克托,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顶着“大奖赛五连霸”、“世锦赛五连霸”这样的头衔混日子的。

很明显地,对他而言,娜塔莎就是那个过去。

 

“我想您只是在开玩笑吧?恕我直言,这玩笑可不怎么有趣。”维克托脸上仍带着礼节性的微笑,探寻地看向雅科夫,“雅科夫?”

被叫到的雅科夫只得干咳两声:“实际上,是我叫娜塔莎来的。”

“我和娜塔莎已经商量过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娜塔莎将会作为你这一赛季的编舞老师,在编舞方面给予你最大帮助。”说到正事,雅科夫的口气也不由得变得正经了起来。

“毕竟还有不到两个星期,你就要参加全俄赛了。”

 

雅科夫的意思分明就是……

维克托对此有些不可置信:“雅科夫……我以为你一直以来都相信我的。”

“我当然相信你!”

“既然相信我,那为什么还要……”

维克托说不下去了。

怎么说呢。纵观他整个运动员生涯,除了早期的编舞由时任他编舞老师的娜塔莎负责以外,其余每一赛季的编舞全都由他一人进行。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也是他的骄傲。

而如今,雅科夫却对他说要让娜塔莎来负责他这一赛季的编舞?

 

雅科夫看着维克托露出明显受伤的表情,心里何尝又不是无奈:“放心吧,只是让娜塔莎在你上赛季那套编舞的基础上进行改动,不会让你太过为难的。”

 

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改编吗?

虽然同一套节目可以在两个赛季中使用,不少花滑选手也都曾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保留了上一赛季的曲目不变,更不要说雅科夫的意思还是在原来节目的基础上有所改动……

但是,他维克托还从来没有这么干过。

维克托的眉头久久未能松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能接受。”

这么做的话,根本就是对观众和对他自己的敷衍!

 

“我也不想的,但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安排。”雅科夫欲言又止,“维恰,你已经没有时间了。”

 

很明显,雅科夫所指的并不是近在眼前的全俄赛。

维克托当然也听懂了对方话里的潜在含义——他今年已经28岁了。

早在上一赛季中,就已经出现不少传言说他状态下滑,即将退役,若是这一赛季他表现不佳的话……

那些人可不会管他是不是因为赛季中途回归,状态没调整好。那些追求噱头的小报记者只会如潮水般地涌上来,欣喜的鼓吹着“属于维克托的时代即将过去”、“就算是现代传奇也逃不过状态下滑这一结局”、“表现大幅下降的维克托未来将走向何方”……

毕竟,年少成名,开创了一整个时代的他已经在花滑这个领域的巅峰待的太久了,久到让人不自觉地期待起王朝落幕的那一天。

 

“我不在乎。”维克托说,“况且你想像的情形可能根本就不会出现,现在我觉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好!”

“而且两个星期编一套节目对于我而言并不是一件无法做到的事,只要多花点时间在编舞上面的话……”维克托越想越觉得这想法简直不要更棒。

“维恰!”面对维克托的异想天开,雅科夫简直不要更愤怒,“你不能这么做!”

“我决不允许你用任何一种方式去消耗你所剩无几的运动员生命!”

 

虽然维克托一直表现的很轻松,但再没有人比雅科夫更了解维克托了——以维克托目前的身体状态,再战几个赛季也许并不是什么问题,但这些都必须得要建立在合理的训练计划的基础上。

像这样在两个星期内恢复竞技状态的同时完成一套节目的编舞,就算是维克托也实在是负担太大了。

身为教练的他,无比清楚维克托在花滑方面的执着程度,只要稍有一丝瑕疵,就会不分日夜的努力将它弥补,过去的雅科夫曾无比欣赏他这种无限追求完美的精神,但现在……

若是真的任由维克托的性子来,兴许最后真能成功也罢,但这样一来,维克托原本就短暂的竞技生命将会以更快的速度燃烧殆尽。

他并不希望看到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最后落到那样的下场!

 

“相信我,维恰……这已经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安排了。你需要的只是在这一赛季里小小的妥协一下——我相信所有人都会理解的。”

“你还有下一个、甚至下下个赛季可以尽情施展你的灵感,带给所有人惊喜。”

 

 

维克托低笑了一声,这样的他,真的还会有下一个赛季吗?

他有点不确定了。

但是……面前的雅科夫,他的神情是如此地真诚,充满着对于他这个不听话学生的担忧——他的的确确是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

“……我知道了,雅科夫。”

“这一次,我会全权听从你的指令。”

“接下来的日子,还要多多拜托您了。”这话却是对着娜塔莎说的了。

 

“可先别这么说。”娜塔莎的回应却有些冷淡,“我可还没答应再次担任你小子的编舞老师呢。”

“呃……”说实话,维克托一直很不擅长应对这位前编舞老师,先前更是闹到不欢而散的地步。他甚至一度认为,娜塔莎对他肯定有着很深的偏见。

“愣着做什么,不是说要我在你上一赛季节目的基础上进行改编吗?还不快从头到尾地给我表演一遍?嫌现在时间太多了是吧?”

 

好吧……时隔多年他再次确认了,娜塔莎是真的非常不喜欢他!


                                                                              ----tbc----

下章链接:02



这章本来是锲子的一部分的,补充介绍下背景和描述下维克托目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逼四面楚歌??)但是想想,一个锲子也要分上下未免太……于是最后就成了第一章囧

这章出现的私设半私设对原作的延伸啥的挺多的。比如维克托之前曾受过比较大的伤之类的……稍微需要提一提的是娜塔莎这个作用比较大的龙套,在这里我给她身份设定是格奥尔基的现任编舞老师,维克托的前编舞老师(具体应该是少年时期),然后维克托有些忌惮对方。这个背景是我特地设置的,后续会借由这个角色,稍微深入的挖一下维克托的过去(又是私设如山的节奏……)

至于雅科夫这章的反应……应该没有ooc吧,毕竟完全只是出于对学生的爱护,身为教练的他并不希望维恰为了一时的高兴,而就此断送了他所生无几的竞技生涯。

讲个题外话,这一章的剧情在我写勇利视角的life and love时是完全没有想过的,但是当我写完它准备构思这篇文的大纲的时候,很自然地就出现了……而且如此连贯和有逻辑性囧——要知道我原本只是想稍微写写训练就好,毕竟冰盲一个。不过仔细想想……如果要想具体的描绘维克托这个人物,和花滑有关的情节根本就是绕不开的坎。

最后,希望这个处于职业末期,伤病加身,体力大不如前(相对巅峰时期而言),状态还没调整过来,甚至一度打算屈服于现实情况,不那么万能的维克托能让你喜欢。

呃……不喜欢的话麻烦直接点叉就好,看文谁还没个三观不合的时候啊摊手,只要别闲到特地留言攻击我就好QAQ请当我玻璃心不堪一击- -拜托了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