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维勇】Life and Love 13(下)

前文:1 2 3 4 5 6 7  8(第8章改动较大,看过的建议重看下  9  10  11  12(上)  12(下)  13(上)

设定:

中短篇小可爱

原著向不动摇

勇利视角

尽量不ooc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在勇利眼里,承认喜欢维克托居然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吗?”撑着额头,斯韦特拉娜若有所思地说道,“也对,毕竟是那么糟糕的一个人啊。”

不等勇利反驳,斯韦特拉娜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勇利你可能还不知道的吧,关于维克托和他前几任女友……”

“我知道的。”勇利轻声打断了对方。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升上成年组后的维克托,一度由于缺乏足够的感情经历把握不好情感而陷入低迷,比赛成绩也很不理想,然而仅仅两个月后……

联系到报纸上登出的维克托交第一任女朋友的时间,很容易联系到吧。

“虽然我个人不是很能理解,但是这样的事,在花滑界非常普遍呢。”勇利轻声说。

不,不仅仅是花滑,从古至今,所有与艺术相关的行业也是如此,性与爱是一切艺术灵感的源泉。

就连今天中午更晚一点的时候,格奥尔基在得知他与维克托的真实关系以后也曾委婉的建议他试着去找个人轰轰烈烈地爱一场吧,只有这样你的eros才会焕发出新的生机。

 

“不不,勇利,我想和你说的可不是这个。艺术总是伴随着爱情的没错,但勇利你知道维克托每一段感情的结局吗?那些女孩们最后都不约而同的选择甩掉维克托,哪怕最开始明明是她们主动向维克托示好的。”支着手,斯韦特拉娜陷入了回忆之中,“你永远想象不到维克托当时的表情有多茫然——为什么要抛弃我,是因为我做的不够吗?是不是很好笑?”

“啊……完全没办法想象呢。”勇利应声。

可能是一直以来都下意识地把维克托拔高到偶像的地位,虽然知道维克托也会像凡人一样犯错,会因为想要获取灵感而随意的和人交往,但是完全没办法想象,像维克托这样的人也会因为被人甩掉而感到迷茫呢。

“是啊,所以当时的我也十分惊讶呢,毕竟怎么看都是他从一段一直束缚着他的、没有爱的感情中解脱了不是吗?直到后面我才得知,虽然每段感情开始的初衷都并不那么纯粹,但在交往中维克托也都会试着认真投入感情呢。”

“是这样吗?”勇利试着想象了一下,“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但这应该是属于维克托独有的温柔吧。”

“我倒是非常能理解那些主动和维克托提出分手的女孩们的心情呢。本就是满脑子浪漫想法的女孩们,同心目当中的偶像见面一两次还好,真要长时间相处的话,光是时间就难以磨合吧,女孩们期望着得到对方独一无二的爱,然而维克托——没有人能想象俄罗斯的现代传奇有一天会因为爱而走下冰场吧?最终意识到对方和自己想象中差别巨大的女孩们,最初的喜欢很容易就被磨灭了吧,毕竟本身也只是很肤浅的对于偶像的爱啊。”

 

 

“所以勇利也是这样吗?”

“哈?”

“同维克托长时间相处而认清了维克托的本质,因此而丧失了当初喜欢的心情,勇利也是这样的吗?”斯韦特拉娜眼神突然变得尖锐起来。

“欸……怎么会?”被直白的问到这点,勇利一下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好半天才组织起语言。

“虽然直到同维克托相处后才真正认识到维克托的真实性格,但与其说是非常失望,倒不如说是更加喜欢维克托这个人了吧。

虽然他的确非常自我,任性,很多时候都不会顾及到旁人的想法,但这也是维克托的个人魅力所在啊。在我看来,维克托只要是维克托就好了。”

单是想到前八个月里同维克托相处的那些时间,勇利的嘴角就不由得上扬了起来。

 

“只是……认识维克托认识的越久就越没有安全感吧。毕竟是世人口中的‘花滑帝王’呢,而且因为维克托生性比较奔放吧——或者说战斗民族的种族特性就是如此?有时候难免会觉得……被人随手一撩,不知道对方真实想法就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去,这样的喜欢未免太廉价了吧?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这样可笑的理由而迟迟无法正视自己心中的喜欢,这样的我是不是也挺可笑的?”慢慢的,勇利把自己心里所有的想法全部倾诉了出来。

这可真是奇妙的体验,不是吗?同只见过两面还是维克托绯闻女友的女士倾吐自己内心对于维克托的恋慕,这样的经历简直不要太疯狂。

斯韦特拉娜闻言一愣,突然笑了,“勇利,你的人生一定都被两个‘L’给填满了吧?”

勇利不是很理解:“两个‘L’?”

“就是life和love啦。”

“这么说应该是吧,虽然好像过去的很多年里我都没有注意到那些潜藏在我身边的‘L’,但是现在确实是如此没错。”

在维克托的帮助下,终于意识到到自己周围充斥着来自大家的爱的我,确实是被“L“给包围了呢。

“真好呢。”

“嗯?”勇利迷惑地看她。

“只有不缺‘L’的人,才会对爱情抱有更多期待,期望着得到对方同等的爱。”

“听上去好像很贪得无厌的样子。”勇利回答说。他并不很能理解对方的意思。

“没什么哦,”斯韦特拉娜笑着转移了话题。

被“L”包围着的人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偶尔也要稍微等一等维克托啊,勇利。

毕竟,那个家伙可是足足有二十多年都没能好好接触过“L”了。

 

 

在楼下同斯韦特拉娜告别时,已经是半夜时分。

俄罗斯的夜晚宁静的简直过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勇利才清楚地见识到地广人稀这个词语的真实意思——这是他在日本所无法想象的,同样是一亿多人口,日本土地面积却连俄罗斯的零头不到。

扭动钥匙开锁,刚打开门,勇利就被马卡钦扑倒了。

“呃好痛……马卡钦?你怎么回来了?”有些惊讶的,勇利揉着脑袋从地上站了起来。

因为两人这段时间都忙于训练,根本没办法顾及马卡钦,所以尽管很舍不得狗,两个人却还是理智的选择将马卡钦送到了熟悉的宠物店寄养,只是现在……

“是维克托回来了吗?”勇利抓着马卡钦的前爪认真问道。

无法说话的马卡钦只能扒拉着一旁的银色行李箱,借此来告诉勇利真相。

“也是……能在短短时间里把家里变成一个狗窝的人也只有维克托了。”环顾了一下四周仿佛被巨大不明生物破坏过的房间,勇利认真的给维克托的破坏力下了定义。

之前在俄罗斯居住的短短几天就有发现了。

维克托虽然看上去对穿着和室内装潢有着独特的个人审美——简单说就是格外讲究啦,但同维克托相处下来勇利却发现,这家伙在生活中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嘛。

不会做饭是小事,但总觉得自己是不世出的大厨也太过分了吧。

清扫到厨房和餐桌上的残骸,勇利甚至觉得维克托的厨艺简直和莉莉娅一脉相承,毕竟是学生和师娘的关系吗?

衣物也是,虽然在外格外讲究穿搭,但是……穿过的衣物每次都随手团成一团总不太好吧,之前比赛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该说维克托不愧是特别有钱吗?衣服穿了一两次揉皱了就扔什么的……

厨房清理完了,勇利开始奋力地和维克托那一箱被团成腌菜干的衣物努力奋斗了起来,该干洗的放一边等下次送店里,需要手洗的找个时间……不,还是现在洗吧。

 

啊对,还要喂马卡钦还有带它去散步……

面对扒着他衣角还不忘叼着自己的空狗盆的马卡钦,勇利彻底无奈了。他敢打赌,维克托接马卡钦回来的时候一定忘记了顺带遛一遛它。

“走吧,马卡钦。”

 

等到一切都处理完毕已经是半夜三点多钟了。

运动过后,洗了个澡清清爽爽的勇利站在家中唯一的卧室面前,突然失去了开门的勇气。

 

白天里的那些记忆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羞耻。

因为太久没和维克托见面,导致他在乍一看到维克托的时候……丢脸的哭了。

回想起这一幕的勇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那个时候的维克托一定很莫名其妙吧?明明是好心来看望,结果却受到来自他的惊吓,还被他的鼻涕和眼泪给糊了一肩膀。

 

方才才突然得知的有关戒指在俄罗斯的特殊含义也是。

 

感觉好丢脸。

不想见维克托。

 

不不,还是想见的——两个多星期所积累的想念并不只是中午那短短的五分钟所能缓解的。

 

想见他。想见维克托。

 

直到马卡钦在脚边迷惑不解地发出“呜咽”的声音,勇利才终于鼓足勇气推开那扇门。

“是……勇利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嗯?”

听到维克托迷糊不清的声音,勇利只觉得内心被轻轻地撞了一下,整个人仿佛又突然回到了几个小时前那片冰冷的雪地中——那是他一度想要遗忘地记忆。

但它们现在又都不依不饶地找上了他。

 

良久地,勇利听到自己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

 

“没什么,维克托,今天训练的晚了点。”

 

 

果然……根本就不应该对此抱有额外的期待的。


                                                                            ----tbc----

文:  14(上)


讲实话……结尾我本来想好了要温馨一点的QAQ结果忍不住就……嘛反正勇利你被维克托不经意地虐到也不是一两次了。

维克托因为升上成人组阅历不足而无法表达出曲目当中的情感这个原作中好像有出现过,针对的是尤里,但是也可能是我记错了……反正我应该在某个地方看到过这个说法,说成人组和青年组的评判标准和要求不一样。

这章和妹子的谈话大家只需要记住一点就好——勇利不缺“L”,所以在感情中会情不自禁希望和渴求能够得到来自对方的,同等的爱。相反,维克托由于缺乏“L”,所以在面临感情问题的时候他是一个比较迟钝的态度(因此和前女友分手也是),同勇利相处更是如此,很多时候他根本就没注意到勇利的感受。当勇利感到绝望的时候他说不定还一厢情愿地认为彼此正在热恋中呢。

顺带有关维克托前女友的事都是我瞎扯的——好像很多同人都有这样的设定?维克托被甩什么的?随意啦。另外,关于缺乏灵感就去骗感情和粉丝交往在这里大家都表现很淡定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认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而且妹子和维克托的三观都挺不正的= =像勇利就有说自己完全无法理解这种事……他是不支持这种行为的,但是这是喜欢的idol的黑历史,所以说的很委婉。

最后性和爱是艺术灵感的源泉啥的这说法是我胡邹的请不要学习和模仿(虽然它在这里看上去还显得挺像回事的)

下章甜甜甜,相信我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