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13(上)

前文:1 2 3 4 5 6 7  8(第8章改动较大,看过的建议重看下  9  10  11  12(上)  12(下)

设定:

中短篇小可爱

原著向不动摇

勇利视角

尽量不ooc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虽然有所迟疑,但最后勇利还是接受了对方邀请。

路上更是因为对方一句“啊都这么晚了,勇利不介意陪我吃个迟来的晚饭吧?为了尽早搞定维克托那首麻烦的曲子,我可是一直从中午工作到现在啊!”而改变了目的地。

总而言之,在斯韦特拉娜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Denispopov Bar——一个似乎有些过分追求红色的酒吧?

一进门,勇利感觉自己差点要被这紫中带红的灯光晃瞎了,这里完全是他所不能理解的世界。

“哦,勇利,我忘了你可能不大适应这里的装潢,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儿的菜肴绝对让你满意。”

“抱歉,斯……不,拉娜,但我似乎注意到这儿好像应该是个酒吧?”勇利有些茫然的张望了下,原谅他这个土包子吧,在他印象中酒吧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提供酒水不是吗?

“是的,但这同样提供地道的俄罗斯风味美食,当然,一些经典的外国菜肴他们也有。”

“是……是吗?”

 

这之后勇利艰难的从俄文菜单上寻找到了他所能准确念出名字的菜并报给了服务生——两个多星期的俄罗斯生活还是有点用处的,至少,他在尤里和食堂大叔的帮助下记住了像皮罗什基、红烩牛肉之类的俄语读音和单词的大概形状。

毕竟,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是很想在一些小事上接受他人过多的帮助——尤其是这位同维克托关系匪浅的女性面前。

而很明显地,斯韦特拉娜也并没有帮助外国友人点菜的冲动——毕竟他可以用英语点菜不是吗?

只是……当看到勇利像模像样的用简单的俄语同服务生对话,斯韦特拉娜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低估了对方的自尊心。

 

“你的俄语口音还不错。”服务生收走菜单后,支着下巴的斯韦特拉娜才慢悠悠地点评道,“我还以为勇利会比较消沉呢。”毕竟刚被重要的人人放鸽子了不是吗?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虽然当时表现的有些失落,但再次见面以后,勇利却已经收拾好了心情,到了Denispopov Bar也是,除了开始时有些意外,勇利在整个过程中的表现出来的仪态和礼节简直满分。是因为是日本人的关系吗?

还是说……果然不愧是维克托看中的人吗?

 

“谢谢。我想尤里听到你这声称赞一定会很高兴的。”勇利说道,“至于消沉……维克托一直是那样的不是吗?我是指他天马行空的性格,虽然因为被放了鸽子而有些难过,但是一想到作出这种事的人是维克托就完全能够理解了呢。”

“勇利你……”一时想不出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对方的斯韦特拉娜有点迟疑,“会不会太惯着维克托了?”

“呃……会吗?大概因为维克托是我所一直憧憬的偶像吧,所以情不自禁就……”

是的,因为维克托是偶像的缘故,所以会把维克托放在所有事情的最前面,会情不自禁的站在对方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就算觉得难过,也会因为维克托终于得到了宝贵的休息时间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大概……就是这样的缘故吧。

 

 “果然是个奇怪的家伙啊,勇利,”斯韦特拉娜说道,“虽然这么想很好啦,但是在伴侣面前也是这样的态度,会不会过于危险了呢?”

“什……么?”勇利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走到哪都被人误会他和维克托之间的关系——大概是因为战斗民族的特性中就带着自由奔放的味道吧,但他真没有想到居然有一天会被维克托的前任绯闻女友误会自己和维克托的关系。

“抱歉,拉娜,但我和维克托的关系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硬着头皮地,勇利说道。

 

“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可我注意到勇利手上的戒指很漂亮呢。”斯韦特拉娜隔空轻轻点了下勇利的右手。

“这个?”勇利下意识地转了转无名指上的戒指,“右手无名指上戴戒指在俄罗斯难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呃……稍等一下,我对你们日本的习俗不是很了解,但是……你们的婚戒难道不是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吗?”斯韦特拉娜这下可是真受到惊吓了,如果是她想的那样,那么她可真要为她的老朋友维克托而捏一把汗了。

 

“婚……婚婚戒?”

怪不得之前尤里的态度那么微妙……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好像自从到了圣彼得堡之后,每个注意到他戒指的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可、可是,在我们日本,右手无名指上戴戒指是为了祈求精神安定啊!”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地,勇利语无伦次地解释道。

他只是个可怜的,见识不广的日本人啊。

 

“别激动别激动,”有些哭笑不得地按住对方,斯韦特拉娜指出了关键,“虽然你是个日本人,但维克托可是个地地道道的俄罗斯人啊。”

“我的意思是,勇利你在把戒指给维克托的时候,有同他提起过这些吗?”

 

完……完全没有……

从头到尾他好像只说了戒指是“为了能在决赛中发挥出最佳水准的护身符”。

但结婚戒指也可以说是护身符的一种,没毛病啊。

所以说,这就是那时候维克托全程表情都有些奇怪的原因所在吗?

 

肯定是因为顾忌着他的面子而勉强收下的吧。

在求婚过去一个多月后才意识到自己求婚这一事实的勇利纠结了。

 

“勇利,”斯韦特拉娜突然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即便你当时并没有向维克托求婚的意思,但维克托的的确确答应了你的求婚,这有什么不好吗?”

“还是勇利你想要告诉我,你其实并不喜欢维克托?”

 

勇利下意识地就想要像之前在美奈子老师面前一样的开口否认。

可是……根本没有办法否认吧,再怎么竭力隐藏,那些感情,都是真实存在的。

就像那枚戒指一样,扪心自问,他难道真的只是抱着“祈求精神安定,期望能在决赛中发挥出最佳水准”的想法送出去的吗?

怎么可能。

会因为维克托的失约而感到难过,比任何人都要渴望见到维克托,不想成为维克托的阻碍,因为维克托的一举一动而情绪起伏,想要维克托一直一直的只看着他一人……

即便再三否认,可事实的真相是他确实爱上了维克托。

 

“我……”勇利艰难地,一字一句地将心底藏得最深的秘密吐露出来,“我确实喜欢维克托。但是……”

但是什么呢?

因为自尊心什么的,这样的理由勇利说不出口。

他知道他的顾虑在很多人看来都会显得非常可笑。

然而它又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因为那些若有似无的肢体接触,那些暧昧不清的言语,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上对方,这样突如其来的感情还能再糟糕一点吗?

而那些肢体接触和暧昧言语甚至只是维克托所使用的一种教学方式——一切都是为了把爱について~Eros~塑造的更完美不是吗?

如果情感可以被遏止,那他一定不要喜欢上维克托。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想的。

 

 

“在勇利眼里,承认喜欢维克托居然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吗?”撑着额头,斯韦特拉娜若有所思地说道,“也对,毕竟是那么糟糕的一个人啊。”

不等勇利反驳,斯韦特拉娜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勇利你可能还不知道的吧,关于维克托和他前几任女友……”

“我知道的。”勇利突然打断了对方。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tbc----

下文:  13(下)


修改了上一章的部分内容,不过不影响观看,只要知道原本有出现的尤里被妹子浮云掉了就好。

憋了两天仍旧短小QAQ我感觉我已经不会好了。明天应该还会修改一下。

这一章几乎就是两个人的对话,但是非常重要。

至于维克托,等下章曝光完他的情史他就会出来了。

勇利目前表现出来的想法简单说就是——被万人迷随手一撩就喜欢上了对方实在是太丢脸了,在明知道对方对你没意思的情况下喜欢对方这样的感情很糟糕。暧昧是把伤人的刀嘛。当然这些是出于勇利的视角,他本身没什么自信,缺乏安全感(维克托真的是那种很难让人产生安全感的人好吗?)对维克托也没啥信心,自然不会相信对方在后面其实也喜欢上了他。呃……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只要维克托抱着他念上一万遍的我爱你就行了(并不

顺手提一下……请不要对这里面这个妹子有啥误解她不会和任何一个人有感情上的纠葛谢谢QAQ她在这篇文里存在的意义和小优一样,作为维克托身边玩的比较好的异性朋友,一方面帮助维克托明白自身的感情,另一方面让勇利更好的了解维克托这个人。特地说的原因是因为不出意外的话,在后面写维克托视角的时候,这妹子也会占据不小的篇幅。


啊对……顺带说下,这篇快结尾了。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