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12(上)

前文:1 2 3 4 5 6 7  8(第8章改动较大,看过的建议重看下  9  10  11

设定:

中短篇小可爱

原著向不动摇

勇利视角

尽量不ooc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即将到来的四大洲赛吗?

之前忙的时候还不觉得,被米拉这么一提醒,原来现在已经是一月中旬了。

这么一想的话,和维克托分开也已经有两个多星期了。

呃……他指的当然是字面意义上的分开啦。

为了方便随时进行新节目的编排,早在他们到达俄罗斯后的第三天,维克托就从家里搬到了训练场馆后面的学员宿舍里。

训练也是,心大的维克托把他交付给雅科夫教练就再也没过问一句,偶尔他突然在练习中有了灵感去找维克托也大多会被米拉他们告知对方正在忙,后面索性就再没去打扰,渐渐地,最后甚至发展到只能从别人口里打听到关于维克托的近况。

虽然从未后悔过提出两个人分开训练的决定,但偶尔他也会感觉有点不甘心呢。

明明维克托是他的教练不是吗?

 

抱着有些不甘心的想法,勇利在训练场和维克托“偶遇”的次数似乎变得多了起来。

在冰场上练习的时候,偶尔会看到维克托伫立在角落里自顾自的发着呆。

吃饭的时候,维克托甚至就坐在斜对面心不在焉的听着雅科夫的教导。

 

然而勇利却注意到,无论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遇到,维克托看起来都是一副非常疲累的模样,甚至连一贯礼节性的微笑都消失了。

看的出来新节目的进展并不顺利。

听尤里他们说,维克托在新节目的动作编排方面似乎遇到了一些小麻烦,这两天都在为此而头痛不已。

 

 

嘛、嘛……说到这个,不仅是维克托,他好像也遇到了呢。

从日本全国锦标赛时就有隐约的预感,以他目前的状态,在短节目《爱についてeros》的演技方面已经没办法再更进一步了。

而这种瓶颈,在同维克托分开后的第二个星期里,终于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开始,勇利只是例行惯例一般的在日常训练结束后开始自由滑和短节目的练习。

练习自由滑的时候还好,一进行到短节目的时候勇利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完全、完全没有办法融入到eros的情景中去。

这之后的两分半时间里,勇利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的eros。

而很明显地,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勇利的失常。

“虽然整首曲目的完成度相当高,但是在勇利你的表演里我只感觉到了你传达出来的迷惑与茫然……完全感觉不到eros的存在呢。”还没看上半分钟,格奥尔基就直觉发现了勇利在eros的表现方面出现了问题。

“看来不是我的错觉呢。从前两天开始,就感觉有点不对了。”勇利无奈地笑笑。

 

“我记得……勇利你之前比赛的时候应该不是这样的。”格奥尔基费力的回想了下勇利之前在比赛上的表现,然而因为两人过去并无太多交集,又有些不确定了。

“刚才的自由滑你表现的非常完美,所以应该不是状态的问题,那么就是代入不了了?”

“嗯……我再试试吧?”

 

“不对……还是不对……”皱着眉,格奥尔基最后叫住了勇利,“勇利你试试调整一下心情,想一想想一想你最初的时候是怎么找到eros的感觉的?”

“eros吗?最初我想的应该是猪排饭……”

“然后呢?”格奥尔基循循善诱着。

“呃……诱惑浪子的小镇美女。”

“接着呢?”

“……”勇利的眼神闪烁了下,“是我自己……”

“那么在你看来,你的eros是为谁而展现的呢?”

那还用说,当然是、当然是……维克托啊。

一直以来他都是抱着想要迷惑维克托,想要让维克托的视线一直驻留在他身上的想法去跳的eros。

可是……

勇利有些迟疑,耳边格奥尔基的话却容不得他再仔细思考——

“很好,看来勇利你心目当中已经有答案了,那么现在你试着一边在心里想着那个人,一边回想你当初跳的感觉,边练习一遍。”

“……嗯!”

 应该可以的吧?按着格奥尔基的话去做?

 

 

“呼……这一次呢,格奥尔基?”喘着粗气,勇利滑到了格奥尔基面前。

“嗯……你有没有考虑过和尤里的主题互换一下?”格奥尔基认真给出自己的见解,“你表现出来给人的感觉根本就是agape嘛!”

“那么,再来……”

 

“啊啊,看样子还是不行呢。”旁边边喝水边看着勇利又一次被格奥尔基叫停的米拉也不免有些担忧,“格奥尔基,我倒是觉得你的引导完全导错方向了呢?我倒是觉得,勇利最近状态失常和维克托脱不了干系……”

“这么一说的话……”格奥尔基像是突然反应过来,冲冰场中央的勇利问,“勇利你上次见到维克托是什么时候?”

“额……”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勇利有点茫然,“上午训练的时候吧。”

“不对,格奥尔基你不该这么问,你应该问勇利上次和维克托说话是什么时候?”

“……上个星期?但是……这和我的情感融入不了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格奥尔基严肃地说,“没有充沛的感情是表达不出eros的真意的。我想,勇利你之前比赛时都是想着维克托跳的吧?”

 “是……是这样没错。”勇利有点尴尬的红了脸,格奥尔基只差没直说他比赛时一直想着诱惑维克托。虽然……是这样没错啦。

“勇利,你最近和维克托是不是吵架了?我注意到这几天维克托都是在宿舍睡的。”米拉试探的问道。

“没有啊。我们看上去像是吵架了吗?至于搬去宿舍住,是因为想要更好的准备新节目……吧。”说到最后,尾音有些不明显的上扬。勇利对于维克托的理由始终是有些怀疑的。

所以勇利这是因为维克托忙着准备新节目而感到被冷落吗?

自认为找到症结所在的米拉眼睛一转,突然有了主意。

 

 

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个两个,都突然变得神神秘秘的。

先是米拉说自己临时有事,再然是突然接到神秘来电急急忙忙跑去约会的格奥尔基,最后甚至连尤里也特地跑过来一脸嫌弃的看了他几眼又匆匆跑了。

没过十分钟,冰场上赫然只剩下了他一人。

每个人走之前却又都不约而同的让他在这里等着不要离开。

 

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吗?

多次的失败让勇利暂时失去了训练的心情,有些无聊地,勇利在冰上一圈一圈兜着,脚下的冰刃交错着划出各种简单的图形。

圆形、椭圆形、呃……这个六边形好像有点变形了。

 

 

嗯?好像有脚步声?勇利下意识地看向冰场的路口。

是——

维克托?!!

“勇利!”来人像是刚从极远的地方跑过来一般剧烈喘息着,好半天才直起身,“抱歉,刚刚尤里突然找到我——勇利?”

勇利……在哭?

勇利徒劳的张张嘴,喉咙里干涩的吓人,像是突然被人施了个一个拙劣的石化法术。

无法说话。无法移动。无法思考。甚至视线也无法移开。

勇利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眼睛里的泪水已经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勇利就这么呆愣地看着维克托突然朝着他的方向冲过来,一把将他死死的搂住。他听见维克托剧烈的喘息声,听见维克托低声的,充满感情的在他耳边呼喊着他的名字,像是对待什么珍惜的宝物一般温柔的吻去他脸上的眼泪,听见他一直喃喃念着对不起。

过了很久,勇利才感觉自己逐渐恢复了知觉。

 

“抱歉,吓着你了吧,维克托。我的反应好像有点太激动了。”勇利轻轻地推开对方。

虽然说话时还带着点鼻音,但勇利已经在最短的时间整理好了心情。

“勇利你?”被突然一把推开的人有点茫然,更多的是不解。

“是米拉他们拜托你过来的吧?”勇利揉着鼻子苦笑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最近在eros上的表达出现了点问题。”

“嗯……”虽然不是很明白勇利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感觉告诉他这时候的勇利似乎并不想提及之前的失态,这样想着,维克托顺着勇利的话说了下去,“是什么问题呢?”

“……”勇利沉默了。

看、看上去好像这个话题勇利也不想多提的样子,完全找不到勇利情绪化的症结所在的维克托纠结了。

“我表演一遍给维克托看吧?”没等维克托岔开话题,勇利突然说道。

“好……”

 

微微使力,脚下的冰刃仿佛突然有了生命一般轻轻把他带到冰场中间。

一直以来,eros对他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它是维克托只为他一人编排的节目,更是连续他与维克托的重要纽带之一。

可以说,正是因为自己在表演eros时的出色表现,让维克托在他身上看到了突破的可能,这才让对方最终同意以教练的身份留在长谷津。

那么若有一天,他再也无法完美的表演出《爱について eros》的感觉,他和维克托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tbc----

下文:  12(下)


临时有事,只有半章,而且写的比较匆忙QAQ可能后续会改……

呃……下半章掉落时间大概是明天或者后天或者大后天?卡感情戏的我简直伤不起

顺带强调下……我设置这个情节真不是黑维克托,也不是想写他渣,更不是想写勇利玻璃心……嗯……等过完这个情节你们就懂了QAQ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