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11

前文:1 2 3 4 5 6 7  8(第8章改动较大,看过的建议重看下  9  10

设定:

中短篇小可爱

原著向不动摇

勇利视角

尽量不ooc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说是说每天都会让维克托来检查成果,但现实却是……全身心投入到讨论编曲中的维克托完全忘了他的存在。

已经是第三天,结束训练的勇利撞见维克托和雅科夫教练在冰场上激烈的讨论曲子。

是编曲方面出了什么问题吗?勇利记得,维克托每个赛季的选曲,基本都是先确定完曲目之后交由专业人员进行作曲及后续的编曲工作的。

这样想着,勇利就问了出来。

“欸,是勇利啊?今天也是来看维克托的吗?”第一个发现他的是米拉,这个有着一头红色短发的性感女孩,成年组的花滑女单选手,“看样子他们好像在编曲方面出现了一点小分歧,不过没关系,毕竟‘那个人’马上就要来了。”

“那个人?”

 

“斯韦特拉娜·莎拉波娃,”尤里解释道,随后又像是想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记忆一般嫌恶的补充了一句,“一个讨厌的女人。”

“别听尤里胡说,实际上我怀疑他压根就没喜欢过哪个女性。”无语的摇摇手,米拉并不想让勇利受到尤里的影响,“我记得勇利你是维克托的粉丝吧,那么斯韦特拉娜这个名字你一定有所耳闻吧。”

“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了。”被米拉一提醒,勇利顿时反应过来。“日本的报纸上有登载过,是个非常有名的女性音乐家呢,我记得和维克托的关系也不错。”

他用了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斯韦特拉娜,俄罗斯著名音乐家,为人熟知的是她几乎全权包揽了维克托滑冰生涯中的绝大部分曲目的制作,同时也是维克托诸多绯闻女友中唯一被官方承认的一位,虽然他俩的情侣关系只持续了短短几个月。

“啊啊,会这么说的话,勇利肯定是看到她和维克托之间的绯闻了。也是,前几年闹的沸沸扬扬的。至今还有人说维克托上一赛季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是特地献给她的呢。”体会到勇利话里的未尽之意,米拉斟酌着用词,“怎么说呢,斯韦特拉娜这个女人……”

“是个和维克托一样自我又任性的家伙。”尤里抢过了话头。

“是吗?这个我倒是不大清楚。”

不过还不等勇利多说什么,一道柔媚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

“那首曲子可不是献给我的。还有,我和那个家伙可没有交往过哦,至于报导,完全是记者乱写的缘故,我和维克托一直以来都只是合作关系。毕竟,那种把整个人生献给花滑事业的人可算不得一个合格的伴侣。”

“拉娜?”米拉惊讶的转过了头。

“嗨,米拉,尤里,当然还有……”来人随手把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潇洒的甩甩头发,“从全世界手中夺走维克托的男人,日本的yuri先生。”
被先前谈论话题主角突然叫到名字的勇利有点尴尬,“……你好,斯韦特拉娜女士。”

“和米拉一起叫我拉娜就好。这是我的名片,有编曲方面的需要的话可以打上面的电话,看在你是维克托现任绯闻对象的份上我可以给你点优惠。”

“谢谢。”勇利礼貌的接过对方手中的名片。

尤里说的没错,斯韦特拉娜女士是个相当自我的人呢,但是,却让人意外地讨厌不起来。

“yuri先生看上去有点紧张呢,放轻松,我可不会吃了你。”像是看出了勇利有些紧张,斯韦特拉娜冲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勇利。”

“嗯?”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勇利,这是我的日本名字。”

 

“好吧好吧,虽然这两个词发音听上去没有什么差别,既然你强调的话,那么……勇利先生。”像是被勇利的反应惊讶到了一般,斯韦特拉娜的神情看上去正经了一些,“勇利先生和我想象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呢。我可算是有点理解了,为什么像维克托那样的人会栽在你手上。只是,别怪我多句嘴,维克托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的恋爱对象,希望你能早日明白这个道理,然后……甩了他。”

“虽然还想和你再多说两句,不过还是下次吧。再见,可爱的勇利先生。米拉,尤里,你们也是。”瞥见不远处雅科夫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到来,斯韦特拉娜毫不犹豫的以一个飞吻结束了对话。

“嗨,雅科夫,你们等急了吧……”

 

 

“喂,我说,”良久良久,尤里突然开口,“猪排饭你为什么不反击她啊?这家伙根本就是来示威的吧?”

面对尤里的质疑,勇利的表情却有些状况外,“听她的意思,好像维克托的每段感情都是以维克托被甩为结局,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知道。”现年十五岁的尤里没好气的翻翻白眼,不负责任地猜测道,“大概就是那个老女人说的那样,维克托不是什么好的恋爱对象吧。”

“这里头的内情我倒是知道一些,听说是那些女人最后都会觉得维克托爱花滑远远超过她们罢了。”

“可不要小看啊,你们这些男士,女人们的占有欲是很可怕的。”米拉俏皮的说道。

 

占有欲?

是指她们觉得维克托用在花滑上的时间比和她们相处的时间更多吗?

可是每个花滑运动员不都是这样吗?

接下来的几天里,勇利一直琢磨着这三个字背后的深层含义。

不过……若仅仅只是占有欲这么宽泛的字眼,即使是他,对维克托也有的吧?

面对完全沉浸在编舞乐趣中忘记自己学生的维克托,虽然理解是能理解,但也会感到小小的不舒服呢。

 

“啊,勇利你来了?今天也是来找维克托的吗?不过,恐怕今天也不行呢……”看到勇利,米拉明显有些纠结的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维克托他在和雅科夫两个人讨论接续步的动作呢。”

已经是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呢,自打那天正式定下新节目的曲目以后,每次问起维克托,得到的回答都是正忙。

不过……

“不不,这次我不是来找维克托,我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被误会了来意的勇利双手合十的请求道。

“欸,这样可以吗?”听到勇利的要求,米拉显然眼前一亮。

“嗯,想来想去,这个时候也只有米拉可以帮忙了。”

……

 

“尤里……”

“知道了,等着,马上来。”

……

 

“米拉有约会,尤里又去见他爷爷了,今天的话还是要拜托你了,不好意思啊,格奥尔基。”

“没事……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甩了。”

……

 

“雅科夫教练……”

“闲话少说,开始吧。”

……

 

 

“今天的勇利感觉和以前有点不同呢?格奥尔基你这是把你的领悟教给他了?”看着勇利在冰场上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短节目《愛について~Eros~》,倚在冰场边缘休息的米拉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嗯……我前天的时候有稍微跟他提了提,不过让我更惊奇的倒是他的跳跃,只是稍稍调整了角度,感觉和之前完全两样了呢。”格奥尔基忧郁的抚了抚自己高耸的额发。多愁善感的他在比赛时总会情不自禁的陶醉在感性的音乐中呢!

“那看来就是尤里教的了。尤里?”米拉眼尖的看到不远处在阴影中站着尤里,喊了起来。

“对啊,是我教的,”尤里抱着胳膊远远地站在场外,“我那天看他一个人在那做着跳跃练习,忍不住过去提点了两句。怎么?米拉你还不是有教猪排饭女性的步伐?”

“这个倒是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惊讶——尤里你果然很喜欢勇利呢。”

“切,说什么蠢话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尤里没好气的冲米拉翻了个白眼,“不是我说,你们还不去训练吗?小心被人压在头上翻不了身。”

这话说的却是某个刚从冰场上下来的家伙了。

“哈哈,搞没搞错,尤里你这话其实是在说你自己吧?”

“哈?我会怕只猪?”

“毕竟——勇利在这次的大奖赛上可是仅以0.12分之差落后于你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米拉毫不客气的说。

“哼!”

 

“你们是在说我吗?”结束完排练,依稀听到自己名字的勇利抱着水壶走了过来。

“不不,”飞快地按住挣扎的小猫,转过身来的米拉笑容完美,“我们是在说尤里这家伙最近好像又长个子了。”

“这么说确实是——我记得去年见到尤里的时候,尤里还在我的下巴这这里,现在已经快到耳根附近了呢。”想到这,勇利还认真比划了一下。

“这样说起来……尤里应该马上就要面临发育关的考验了吧?”格奥尔基也加入了这个话题。

 

发育关啊。

提到这个话题,众人的表情不由得复杂了几分。身为当事人的尤里更是脸色微变,“怎么会……”

没有谁比运动员更了解发育关这三个字背后的隐含意味了。

 

以尤里为例,由瘦削柔韧的少年体型抽条发育,成长为成人男性的体型,本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然而,这种变化对于一个需要有较高技术支撑的花滑运动员而言,直接意味着比赛成绩的直线下降,不仅如此,所有之前学会的动作步伐也都需要重新进行系统的学习。

一旦挺不过,面临的结果就只有退役。

“我记得……维克托是十七岁正式由青年组转为成年组的吧,这么一算的话,他挺过发育关也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我的话是三年,勇利你呢?”沉思着,25岁的格奥尔基在第一时间给出了答案。

“我?我应该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去适应新的体型。”勇利很认真的回答道,“不过我想我的情况要好一点,可能因为家里人都不太高的原因吧,我的身高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15岁还没发育就已经成年组出道,身高160,欧洲人种,根据爷爷的身高估计自己还有的长的尤里突然觉得自己膝盖好痛。

“嘛嘛,说不定尤里还没到发育期呢。“眼见着尤里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勇利连忙打圆场,“运动员十七八岁才面临发育关的情况也很常见啊!”

只听得“咔嚓”一声最后一根神经彻底崩断的尤里再不迟疑,对准勇利腰上就是狠狠一踹!

“那按你的意思就是我会一直长不高了?哈?”

“并不是啊~”

 

“哼,连猪都可以平稳度过的发育关,没道理我过不去!”气恨狠地丢下这句话,尤里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尤里还真是教科书一般的傲娇啊。只是这么两句就完全被勇利你给气到了呢。”面对突然放狠话并且跑掉的小猫,米拉笑的有些挪揄。

“我会那么说,难道不是因为米拉前辈和格奥尔基前辈刚刚一直有在暗示我吗?”勇利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样就可以了吗?”

“可以了,经过勇利你这么一刺激,尤里怕是有一段时间不会再纠结发育关的问题了。”格奥尔基如是说道。

啊啊,虽然尤里自己可能没有察觉,但他确实有被队里的大家好好的宠爱着呢。

 

笑闹完了,米拉说起了正事,而这也是他们之所以会特地凑在一起看勇利训练的原因所在。

“对了,勇利,你仍然打算这样下去吗?”

“嗯?”

“同青年组学员一起训练的勇利,即使算上原本空开的”吃饭时间“,一天也只有3个小时的时间在冰场上活动吧,这点训练时间对于任何一个花滑运动员而言都远远不够吧。”

被突然问到这样的话题,勇利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可是其他的时间都已经排满了。”

“排满了也不意味着完全变通不了不是吗?”米拉有些俏皮的冲他眨眨眼,“其他的家伙不敢保证,不过我训练的时候,勇利你完全可以加入进来哦。”

“我也是。”

“大家……”勇利有些怔住了。

米拉和格奥尔基的话听上去只是在训练的时候出让一小块场地给他,背后的潜台词却是将自己的教练也分出一小半给勇利。

“可别忙着感谢我们俩,真要感谢的话就去感谢那只傲娇的小猫吧,最早可是他率先提出这一点的。”

“这样的话,勇利你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即将到来的四大洲赛了。”

                                                                               ----tbc----

下文:   12(上)



提一下10里面有修改的地方,雅科夫告诉勇利冰场的空余时间改成了中午12:00-12:30,下午6:00-6:30,缩短了一半。

这张就是个过渡章,唯一想表达的就是勇利通过自己的努力融入到了雅科夫的队伍中去。

顺便解释一下为什么之前雅科夫和维克托都没提让勇利直接和其他人(尤里除外)一起训练这个问题,道理很简单,因为勇利是外来者,直接插入的话可能会导致其他人的不满,因为这意味着自己训练时教练的注意力要多分给一个人。但是如果学员们自行表示勇利可以和他一起训练的话就没问题了。

尤里快面临发育关这点是根据动漫中尤里自己os”我能保持这种状态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衍生出来的。毕竟看尤里的体型和样貌就知道这家伙很明显还没开始发育,算算时间,差不多刚好。

补充一下,勇利向米拉、格奥尔基(波波童鞋)、尤里分别学习的是女性滑冰时的一些比较柔美的仪态(算是补充美奈子老师教的内容),波波快速融入到曲目的方法,尤里跳跃的一些小技巧(勇利之前也有讨教过)。这些是他们长处,不存在说拿了大奖赛银牌还要向不如他们的人讨教是退步的问题。顺带ps一下我个人理解,勇利决赛自由滑高分其实是存在一个偶然性的,完全再现的可能性比较低。也就是说他的实力其实还是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那个名字超长的姑娘是特意设置的,根据是动漫里有提到维克托自己定下主题后专门去找人作曲和编曲(编曲可能不一定好像),然后自己进行编舞。是个像维克托一样,非常自我的家伙,不出意外地话后面也会出现。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