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维勇】Life and Love 10

前文:1 2 3 4 5 6 7  8(第8章改动较大,看过的建议重看下  9

设定:

中短篇小可爱

原著向不动摇

勇利视角

尽量不ooc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在停车场聊得太过投入的直接结果是——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忘记了还在机场外接机的雅科夫教练。

 

等到维克托终于想起来这件事,已经是天色微黑,距离航班到达更是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小时。

“我打个电话给雅科夫。”迟疑了足足三秒钟,维克托最终还是选择直面教练的臭骂。

“嗯。”勇利没有看维克托——实际上自打听到维克托那一通话以后他的视线就再没同维克托对上。

 

雅科夫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知道是不是早就习惯了学生的不着调,这个小老头在电话里表现的十分冷静,只简单告知了维克托他们所处的位置后便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这下麻烦了,”挂完电话,维克托脸色难得有些正经,“居然这么冷静,雅科夫这下怕是真动肝火了。”

“走吧,勇利。”

 

根据雅科夫所说的地址,他们出了机场以后还要穿过一道天桥,整个路程大概需要二十分钟。

而在这二十分钟里,两个人并不意外地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直到走到马路前的人形天桥处,勇利有所迟疑的顿了顿——

既然要上天桥,就不能像之前一样拖拽着箱子了。

右手因为长久握持着行李箱把手,勇利的掌心已经有了汗意。

正当勇利准备换只手提箱子的时候,另一双手突然握住了行李把手,连带着勇利的右手一起。

勇利的手下意识地一抖,这种突然被另一个人手心包住的感觉实在太怪也太暧昧了。

“我来提吧。”维克托说着,从勇利手中接过行李箱,调整好把手后率先走上天桥。

“嗯。”勇利的手顺势松开,视线却像胶水一般牢牢的粘在行李箱上。

 

真是完全没能想到呢,维克托居然也会说出那样的话。

当他一直在不安和迟疑的时候,维克托也会因为他的不安而感到不安吗?

只是这样想想就觉得维克托和他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不少。

那么,是不是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呢,有一天他能走到维克托身边,两个人并肩而行。

 

勇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在维克托身后走下天桥的。

待回过神来以后,勇利的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是尤里。

一个边拽着他衣领,边手指着他恶声恶气放着狠话,形象微妙的和初次见面相重合了的“俄罗斯不良少年”尤里。

 

不过……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勇利试着比划了一下他和尤里的身高,惊奇的发现对方似乎比上一次拽着自己衣领的时候看上去长高了不少,至少得有三四公分。

嘛、嘛,差点忘了,尤里奥也才是十五岁的年纪啊。

两个星期的时间足以让正处于发育期的少年小小的拔高一截了。

 

“猪排饭你发什么呆呢?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久久得不到对方的反应,尤里可谓是出离愤怒了,拽着衣领的手更是紧了又紧,一副恨不能掐死勇利的样子。

“呃……有,我有在听啦!”险些被突然收紧的衣领勒住喉咙的勇利连忙说道,挣扎着从对方手里抢救出可怜的衣领。

“有在听你为什么一个劲的偷瞄维克托?”疑心重的尤里已经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他仔细打量着两个人,试图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从他俩刚出现时他就有所察觉了。和往常不同,在雅科夫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臭骂下仍时不时看向猪排饭的维克托,和自以为隐蔽的不断拿眼角偷瞄对方的猪排饭……

太可疑了,这两个人。

 

但是照理说,这不应该啊?

他俩才刚下飞机……等等……

猛地想到某种可能性的尤里脸色变得更差了。

 

对此毫不知情的勇利还在试图让尤里相信自己有认真听他说话。

“我刚刚只是在想……既然尤里奥你那么早就已经知道我们平安到达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

正常来讲,迟迟等不到人多少也会打个电话问一问吧?

难道雅科夫和尤里就不怕他们完全忘记有人接机这回事直接回市区了?

“你——”面对勇利简单又直接的询问,尤里却像是被他的无耻给震惊了一般,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下半截话,“你们这些大人也太厚颜无耻了吧?你不怕……被打断我还怕听到了毁三观呢。”

厚颜无耻?问他为什么不打电话什么时候就和无耻联系上了?

莫名其妙被扣了一顶“无耻”帽子的勇利茫然了。

“你还装!你们这些大人实在是有够虚伪!”然而勇利此刻脸上的茫然在对方看来却完全是在装样,愤怒中的尤里只觉得脚痒痒,不过最终还是没像之前一样踹到勇利身上,“要不是看在你……算了!”

“嘛,虽然不是很能听懂你的意思,但是还是,谢谢你的关心,尤里。”

体会到少年隐藏在暴躁与嫌弃下的关心,勇利最后还是认真的同尤里道了声谢。

 

“什……什么嘛!我才……我才不是……行吧,你的谢谢我收下了。”被突如其然的道谢吓到了的尤里不自然的撇过了脑袋,“不过,你们下次还是不要在机场做这种事比较好。”

“好……好的。”仍然没能理会尤里真正意思的的勇利还是认真应了。

不过没等勇利多加思索尤里话中的深意,另一侧结束完同自己弟子之间单方面“激烈的争论”的雅科夫突然回过头来喊住了他。

“勇利,你同维克托还没吃晚饭吧?”

“这个……”突然被维克托的教练提到自己名字,勇利下意识的又搜寻起维克托的身影来,直到看到对方无声的比了一个放心的手势,“还没有。”

“咳,”闹心的发现自己的得意弟子正在冲自己的徒孙挤眉弄眼的雅科夫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走吧,我带你们回家吃饭。”

 

雅科夫所说的回家吃饭,很明显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即回家,吃饭。

于是乎,四十分钟后,他们一行四人到达雅科夫位于圣彼得堡市区的公寓中,然后看到了一餐桌的残骸和仿若被无数导弹轰炸过的厨房。

冰箱上贴着的便签条解释的很简单——

临时有事出门,饭在桌上,自便。

笔画很重,而且怎么看怎么透着股气急败坏的味道。

 

再看那些餐盘里头呈着的食物,焦黑的一坨一坨勉强可被称之为肉的东西,浑浊的像是泥巴一般的汤汁……

场面一时间僵持住了,所有的人都相顾无言。

身为屋主的雅科夫像是受了极大刺激一般摇摇欲坠,然而这一次他无法得到任何一个学生的同情。

毕竟没有谁愿意如此轻率地结束自己短暂的生命。

“这个……要不我们还是去外面吃吧?我知道一家餐馆,味道还不错。”面对雅科夫教练眼里的期待,维克托选择了无视。

“实在不行,我觉得随便在路边一人买个皮罗什基凑合凑合就行了。”最后就连尤里也加入到劝说的队伍。

“这个……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试试,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材料。”看着雅科夫教练眼底的希望渐渐消失,勇利忍不住开口道。

依然在家吃饭的话,雅科夫的心情多少会好过一点吧?

毕竟,他是真的有非常认真的为他和维克托的到来做准备的。

 

说归说,真到做的时候勇利还是挺紧张的。桌上和厨房需要处理的汤汁残渣还是小事,真正麻烦的是不知道冰箱里还有哪些食材,毕竟勇利会做的也就那么几种。

不过事情好像比想象中的要容易一点。

硬着头皮拉开冰箱,勇利惊喜的发现他需要的食材几乎都能找到。再看看厨房,调料也基本齐全。

最后,勇利掂了掂案板上的菜刀,有点重,不过比想象的轻点。

那么,开始吧。

 

“喂,猪排饭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感觉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眼看勇利在厨房转了几圈就上了手,蹲守在厨房外的尤里有些按耐不住地用手肘捅捅身边维克托。

这倒不是尤里对勇利有所意见,而是,在他的印象里,以勇利害怕被人所期待的性格,这时候是不会站出来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倚在墙上,维克托有些着迷的看着勇利的一个个动作,“不过,这样的勇利,感觉还真是和以往完全不同呢。”

“是信念。”对于这点,雅科夫有不同的看法,“这家伙身上,突然萌发了什么了不得的信念呢。”

 

勇利的饭做得很快。不一会儿就端了上来。

“这是?”雅科夫有些拿不准面前这碗充满异国风情的食物的名字。

“是猪排饭。”尤里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动起来。

维克托算是三个人里最冷静的一个,但也吃的飞快。

“好吃吗?”勇利小小声问他,“我只会做这个。”

维克托默默地冲他比出了大拇指,“вкусно!”

 

 

吃完了迟来的晚饭,又倒了几杯茶,雅科夫总算提到了训练的事。

“维恰你这边两首曲子demo已经收到了吧,”雅科夫看着维克托点了头才继续说下去,“曲子没什么问题地话,从明天开始,你就要正式开始进行编舞了。这方面我会全力配合你,直到你把两个节目完成。”

“至于你,勇利,”雅科夫有些拿捏不准的顿了顿,“你的话……”

突然被叫到自己名字的勇利下意识地坐直了些。

“你就跟着尤里一起训练——”

“就让勇利和我一起训练好了!”维克托打断了雅科夫的话,“勇利是我的学生,于情于理我都该亲自教导他。”

“维恰!别胡闹!”

气氛一时间僵持了起来。

 

“真是的,”作为旁观者的尤里慢条斯理的拿手帕擦擦嘴角,“你们为什么不问问猪排饭的想法呢?”

“明明他才是你们谈论的主角不是吗?”有些恶意地,尤里如是问道,“猪排饭你是怎么想的?”

“呃……我?”被维克托突然的举动吓到的勇利回过神来,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地问了另一个问题,“雅科夫教练,我想问一下,您所在的冰场每天安排的训练时间都是满的吗?”

“并不是。”雅科夫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问话另有目的,“事实上,中午十二点到十二点半和下午六点到六点半的吃饭时间,冰场没有安排任何人训练。当然,要是算上青年组的那群小家伙,就又不同了。”

“勇利?”维克托也回过味来了,他无奈地叫着对方的名字,“你总不能……”总不能和那群小鬼一起训练吧?

“抱歉维克托,”面对维克托,勇利却并无意改变自己已经做好的决定,“雅科夫教练,我想好了。请让我和青年组一起共用冰场的训练时间吧。当然,吃饭时间也请在安排表中加上我的名字。”

看着黑发青年异常坚定的眼神,雅科夫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是非常明智的决定,年轻人。”

 

 

“勇利,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离开了雅科夫家,维克托终于还是皱着眉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觉得我们一起训练这件事完全是可行的。你看,我既能完成自己的节目编排,又能对你进行指点。再不济,我实在抽不出空来还有雅科夫在。可是要和青年组一起……他们才多大,雅科夫甚至不会特意一一看着。”

“可是正因为如此,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啊。我可以教那些孩子一些简单的技巧,雅科夫也可以空出这部分时间来教导我。”勇利说,“就连雅科夫教练也觉得我的决定非常明智呢。”

“可是……”

面对维克托的迟疑,勇利却提起了另一件事,“关于维克托之前说的话,我想了很久……我承认,是我一直以来都不够相信维克托。但是,维克托是不是也不够相信我呢?”

“这根本是两件事。”

“可是这在我看来这完全是一件事。我愿意相信身为教练的维克托,愿意相信维克托之前对我的教导都是有用的,现在,我也希望维克托能够同样的相信我,即使没有你在,也可以独立的完成训练。”

“勇利你……”面对面前这个语气坚定的勇利,维克托有些怔住了。这就是雅科夫所说的,属于勇利的信念吗?如果这真是勇利想要的,那么……

“好吧,你知道的,我总是对勇利的请求毫无办法。不过,你的独立训练只到我节目编排完成为止。还有要是训练时遇到问题可一定要请教雅科夫他们,而且勇利得向我保证,每天必须在我面前完成的练习一遍sp和fp……”

啊啊,维克托完全是一副特别不放心的样子呢。

即使是这样,也还是无条件的相信着我的每一个决定吗?

勇利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勇利!”

“抱歉抱歉,维克托。我只是觉得维克托的叮嘱实在是太可爱了。”

 

“那么,可以稍微低一点头来吗,维克托?”

“真是败给你了,你居然想要保护我呢……这样可以吗?”大概猜到对方想要做什么的维克托无奈的低了低头。

“嗯。”第一次地,成功在对方的帮助下戳到发旋,勇利心满意足地笑了。


放心吧,维克托。

他不会再感到迷茫了哦。

因为……比起永无止境的怀疑自身,给维克托增加困扰,他更愿意去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要足够强大的话,他也可以为维克托遮风挡雨不是吗?



                                                                                   ----tbc----

下文11



折腾了两天可算把这章撸出来了。累cry……

维勇的相处简直不要更难写QAQ我已经拼尽全力了。如果大家能get到这章维勇之间那种笨蛋情侣的气场的话,请好好的表扬一下我,歇歇

这章挺多bug的QAQ比如俄罗斯其实不咋吃米饭,家里可能根本没大米这种东西……

需要提一提的是这里出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私设

是关于雅科夫教练的(应该算吧?),动漫中明确提到雅科夫教授的学生有波波维奇,米拉,尤里,维克托。其中尤里是今年才升成人组,而他之前在青年组取得冠军时也是由雅科夫负责的。于是我就这点衍生了一下,设定雅科夫既教成人组的维克托他们,也会教青年组一些小萝卜头,即负责教授的学生人数超多的那种。

另一个只稍微提到的私设是芭蕾舞前首席莉莉娅做饭超难吃——这个是由芭蕾舞都需要严格控制体型衍生出来的。

啊对,最后说一下,这章末尾,勇利的笑请带入第十二集最后那个笑……超美的有没有????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