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08

修改完成~比哈特~~

前文:1 2 3 4 5 6 7

设定:

  • 中短篇小可爱

  • 原著向不动摇

  • 勇利视角

  • 尽量不ooc

  • 时间点已经改正,大奖赛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距离俄罗斯日本国内赛召开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具体是12月19号20号的样子

  •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呜今天的小优真是太可怕了。

心有余悸的勇利连爬带滚的冲回了家里。

“我回来了!”一进家门,勇利就喊了起来。

“勇利回来了啊。正好,电路已经修好了。”屋子里远远传出宽子特有的宽和的声音。

“太好了。”心情不由得高兴了起来,勇利急匆匆地准备换鞋子。

突然地……

“superise!”

身体猛地被扯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勇利在看清了对方以后不由得瞪大了眼!

“维……维克托?!等等,维克托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才刚参加完全俄赛的表演滑嘛?”

因为过于惊讶,勇利整个人都语无伦次了起来。

“准确的说,距离全俄赛结束已经过去23个小时又37分钟了。”亲密的搂着勇利,维克托看上去心情好极了,“至于我为什么会过来,当然是因为想勇利啦~”

最后就连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宽子也笑眯眯的补充,“勇利你不知道,你早上出去没多久小维就过来了,算一算都等了你大半天了。”

“是啊是啊,等的我肚子都饿了呢!”

“哎是这样吗,那我可得马上做饭了。还是老样子?”

“嗯嗯,宽子做的猪排饭最好吃了!”

“欸?!!”

明明身为当事人却被另一个当事人维克托当行李一样拽进了屋的勇利只来得及迷茫的眨眨眼。

   

 

“维克托……”支着下巴,勇利看着维克托饿坏了一般狼吞虎咽的吃着猪排饭,虽然很意外维克托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特地跑过来日本找他,但是惊讶过后,有些事就不得不考虑了呢。

“这样真没有问题吗,维克托?我是说,你过来日本这件事。”

“当然……”咽下最后一口饭,维克托笑眯眯的举着筷子,“肯定会有问题啊,我可是背着雅可夫偷偷溜出来的。现在雅可夫估计正忙着到处找我吧?唔,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时候雅科夫也该找上你了吧?”

“欸?!!”勇利克制不住发出一声惨叫,想想看,不拘言笑一本正经的雅科夫教练!

放在一旁充电的手机更是应景的响了起来。

苦着脸瞟了眼屏幕,勇利并不意外地在来电显示这一栏看到雅科夫教练这几个字。

“哇哦,这算不算是……中国人经常说的那句‘说曹操曹操就到’?”同样瞟见了这几个字的维克托毫无紧张感的在一旁拍着手。

 

 

在接受完雅可夫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语言轰炸后,被训到懵逼的两个人得到最后通牒,三天之内要回到俄罗斯继续训练。

挂完电话后,勇利忍不住吐槽道,“明明是维克托的错,为什么我也要挨骂啊?”

“还不是因为勇利就是不肯回俄罗斯呀,没办法身为教练的我我只好亲自过来逮人了。”维克托笑嘻嘻的回答。

“呃……”还没等到勇利组织好语言。突然凑上前来的维克托竖起一根食指抵在他双唇前,温柔地堵住了他的所有借口。

“勇利只需要告诉我实话就可以了哦~嗯……为什么勇利每天同我的联系时间变得越来越短?为什么不愿意回俄罗斯?嗯?”一边说着,维克托的脸也越凑越近,气氛一时间无比暧昧。

“我……”看着维克托的脸越逼越近,勇利逃避一般的向后仰着,一直藏在心底里的话不自觉地就吐露出来,“我……只是……”

“啊,妈妈你来了!”眼角突然瞥见刚进门的宽子,勇利借此机会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脱离了维克托的控制。

“嘛,嘛,没事,你们俩继续玩,不用顾忌我这个做母亲的。”特地过来收碗筷的宽子笑着说,“说起来,勇利和小维的关系还真是好呢。”

“对了,差点忘了说呢,电视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勇利在西郡那边看到比赛了吗,没有的话,正好小维也在这,你们俩可以一起看录像带。”

维克托眨眨眼,“录像带?是什么重要的比赛吗?”

别,别,求您不要说下去了!

旁边勇利一个劲的冲着宽子挤眉弄眼,简直恨不能以头抢地了。

“不是啦,”完全没能接收到儿子示意的宽子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是小维昨天晚上的表演啦,勇利一直都很期待的,和我们也说了好几次,不过最后好像因为什么原因给错过了,还好真利有记得录像,于是就把录像带借给了勇利了。只是不巧后半夜突然停电,这不,一早上勇利就在火急火燎的四处问呢。”

“因为一些原因错过?因为后半夜停电所以没能看到?”维克托若有所思的重复着这几个重点。

老底被掀的勇利在一旁瑟瑟发抖。

等到宽子一走,维克托就迫不及待地发难了。

“真是没想到,勇利居然藏着那么多事都不告诉我。”完全是一副失落的语气!

“维克托……那个时候已经停电了。”勇利弱弱的解释道。

“是吗?可是我记得我打电话给你的时间还只是晚上九点四十吧?我还以为勇利接完电话以后马上就会去看录像带呢。结果居然一直到后半夜都没能看到吗?勇利真是让我伤心呢。而且……”说着说着,维克托的眼睛突然撇向了勇利下身的某一处,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了起来

“不只是这个,勇利好像还有很多事都没和我交代呢。比如说受伤什么的……”

糟糕!肯定是妈妈在他回来之前告诉了维克托!

一个激灵,等勇利反应过来后自己已经下意识地摆出了标准土下坐的姿势“维克托,非常抱歉!”

 

 

虽然不想承认,但维克托的功力确实变得越发深厚了起来。

泡着温泉,勇利有些无奈地想着。

在那之后自己虽然有提出各种补救措施,但是却被维克托一一驳回了。最后甚至还任性的说什么,既然到现在都没看到,那就索性不要看了吧,反正在勇利心里,我的节目肯定没意思透了。

受伤的事也是,回想起维克托有些失落的问他是不是不把我当教练了,虽然明知道对方肯定有表演成分在,勇利的内心还是酸酸胀胀的。

啊啊,一见到维克托,思路就完全被对方牵着走了啊,

因为他的一个问题而心惊肉跳,整个人好像坐过山车,心情跌宕起伏的不得了。甚至完全空不出时间去思考之前顾虑的问题。

果然是有魔力吧,维克托?

 

顶着块白毛巾,勇利直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热腾腾的温泉给烫熟了才慢吞吞的从里面爬出来。

套上舒适的浴衣,勇利边擦着头发边拉开客厅的门。

“维克托,轮到你——”去泡温泉了。

睡着了啊,维克托。而且是毫无形象的倒在了饭桌边。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幅景象的勇利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对了,八个月前维克托刚来到乌托邦的时候,好像就这么干过。

不过这一次,是真的累到睡着了啊。

勇利下意识地凑近了维克托,因为没带眼镜的缘故,看人都变得很不方便。

背后突然传来宽子的声音,“你走没多久,小维就睡着了。看上去累坏了。来,给。”

来人不由分说的把找来的毯子塞到勇利怀里。

“夜里冷,记得给小维盖上。还有哦,不要再和小维闹脾气了,既然训练赶的话,勇利还是早点赶去俄罗斯吧。新年的话,错过一两次也没有关系的。”

“妈……妈?”勇利惊呆了,“可是……您不是……一直很期待……”

“虽然很期待和勇利一起度过新年,但我也不是那种固执到忽视儿子真正心声的父母啊。我想,比起同家里人一起度过新年,勇利更愿意留在小维身边吧。”

 

 

送走了妈妈,勇利有些脱力的坐了下来,在妈妈看来,自己居然是一直在和维克托闹脾气吗?

虽然腹诽着,勇利还是把毯子给维克托盖上了,甚至不忘学着母亲的模样笨拙地捻了捻被脚。

然后随着维克托睡梦中的一个翻身,勇利的努力瞬间化为灰影。

啧,这个家伙还真是……睡着了都不让人省心啊。

无奈地吐槽着,勇利顺从自己看到对方睡颜后的想法,小心翼翼戳了戳对方头顶的发旋——他也只有在维克托睡着的时候才敢这么做了。

没醒。

那……再戳一下?就一下?

还是没醒。

啊啊,果然累坏了吗?

想想也是,毕竟从俄罗斯到日本,满打满算也需要十几个小时的飞行。

而且这个时候的维克托,应该是最忙的时候吧。

全俄赛表演滑才刚刚结束,无数人此刻一定都纷纷注视着维克托的下一步举动。

而维克托却在这种时候丢开训练飞到日本来找他……

想到这点,勇利先前见到维克托的激动顿时像泡沫一般没了踪影。

果然,一直以来的隐忧是确实存在的。

不管愿不愿意,他的存在,还是影响到了维克托。

 

                                                                                                     ----tbc----

 后文:9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