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维勇】Life and Love 07

感觉并不算太虐的本章参上。

前文:1 2 3 4 5  6

设定:

  • 中短篇小可爱

  • 原著向不动摇

  • 勇利视角

  • 尽量不ooc

  • 时间点已经改正,大奖赛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距离俄罗斯日本国内赛召开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具体是12月19号20号的样子

  •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嘛,恭喜你哦,勇利。在二十四岁以后,终于迎来了你人生当中的第一次心动。”

  

 

  面对欢欣鼓舞兴奋的恨不能当场来一段芭蕾show的美奈子老师,勇利却足足愣了三分钟,然后——

“请……请美奈子老师不要乱说好吗?我对维克托绝对,绝对不是那种感情!”

  不知何时早已涨红了脸的勇利握着拳头声嘶力竭的同美奈子老师辩驳着。

“我只是一直一直都非常崇拜维克托这个人,而已!”

 

“勇利?没事吧?”面对学生突如其来的爆发,美奈子老师手忙脚乱了起来,好半天才抓住了重点,“为什么要否认呢?就算是喜欢上维克托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啊别突然哭出来啊!怎么啦,是在维克托那受什么委屈了吗?”

 

  原来不知不觉勇利的脸上早已爬满了泪痕。

  赌气地摘下眼镜,勇利把脸长久地埋在了手里。

  过了很久,美奈子老师才听到勇利细若蚊蝇的声音。

“不可以喜欢啊,如果真的喜欢上的话,就太可怜了。”

 

 

  嘛,嘛……没想到居然就这么就哭出来了,好像还吓坏了美奈子老师。

  但是没办法啊,单是想想有这个可能就觉得很难过。

  虽然我一直对维克托很向往没错啦,但若是真的喜欢上维克托的话,那也太可怜了吧?

  像维克托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回应我的感情。

  如果说之前还能勉强做这样不切实际的梦,那么在认识维克托以后,勇利就再也不抱这样的幻想了。

  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呢?

  那些若有似无的肢体接触,那些暧昧不清的言语,虽然当时不争气的被逗得脸红心跳,但在事后稍微往深里一想就觉得心冷的厉害。

  想也知道,维克托不可能突然喜欢上他这样平凡又不起眼的人。

  所以果然还是因为在他身上找寻到了什么灵感吧?顺带……因为看着他很可笑,于是偶尔像逗弄马卡钦一样的逗弄他,想要看到他窘迫的模样。

  早就知道了。

 

 

“我回来了。”

“勇利,你回来了?”最早跑出来迎接的是宽子,最近突然爱上花滑这项运动的母亲兴致勃勃的同勇利谈起了刚刚电视上的比赛,“真没想到小维滑的那么好,刚刚表演的时候,看的我这颗心真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呢。勇利你在美奈子老师那里也看到了吧?”

“呃……因为一些原因没有看到呢。”勉强打起精神,勇利应付道。因为哭的太过火而导致完全错过电视转播这种糗事并不是很想说出口呢。

“没看到也没关系,我这边有录了视频,要吗,勇利?”真利举着手里的录像带问着勇利。

“呃……”

 

  最后还是收下了真利姐给的录像带。

  回到房间的勇利无力的捂住脸。也不能怪他啦,毕竟错过维克托比赛这件事实在让人超有罪恶感。

  所以……要看吗?

  还是先刷一刷sns再说吧,逃避一般地,勇利掏出了手机。

 

  啊,消息好多。

  刚一点开sns,就刷的弹出无数新消息,勇利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有好几天没能抽时间上sns看看了。

  这么多私信应该是因为之前批集发消息说要当他教练的缘故吧?应该没什么重要的。

  还是先看看大家最近的新动态吧!这样想着,勇利很自然地跳过了私信消息提醒。

 

  唔……批集已经回到泰国了啊。

  克里斯这张真是……一如既往的色气泛滥啊。

  欸,承吉什么时候跟萨拉关系这么好了?啊……米凯莱也有在下面评论,这铺面而来的怒气真是完全不让人意外啊。

  这样想着,勇利顺势又往下滑了一点。

  这张是……维克托。

 

  大概是刚结束表演,结果被漂亮的小姐姐给抓住献花了啊。

  嘛,维克托果然是个超级超级温柔的人呢。

  沉思了片刻,勇利煞有其事地给维克托下了定义。

 

  不一会儿,超级超级温柔的人发来了视频邀请。

“嗨~勇利!你看到了我昨天的表演滑了没?“视频一接通,维克托充满期待的脸就占满了整个屏幕。

“呃……还没。”

“怎么会这样?是勇利那的电视出什么问题了吗?我可是特地打了电话给诸冈主播确认了才发的视频邀请。”像是听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视频里的维克托立马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来。

“不是啦,之前刚好在外面,就不小心错过了。没事啦,维克托,真利姐帮忙录下了视频,我待会马上就去看。”对维克托这副表情毫无抵抗力的勇利只得语无伦次的解释道。最后为了增加自己这话的可信度,还特地举起了录像带。

“我一直超级期待勇利看过我表演后的反应的……”不理不顾地,维克托继续低落着。

“嘛,嘛,我马上就去看啦,维克托。”

“算了吧……勇利还是让我一个人待一会。”说着说着,维克托自顾自地结束了视频。

 

  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超级自我啊。

  完全没留给他辩解的机会。虽然他也没有什么可辩解的。

  无奈地在手机上给维克托发了一条抱歉的消息,勇利退出了页面。

  自打回到日本以后,一切似乎都变得糟糕起来。

 

  不过也不能算突然吧,毕竟很早的时候就有预感了,但还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所有的事情都交织在一起,缠的人透不过气来。

  不管是我和维克托之间的教练关系,还是……我对维克托的感情。

  在高速发展了八个月之后,终于到了瓶颈期。

 

  当第一抹阳光穿透眼皮的时候,勇利终于睁开了眼睛。

“啊……糟糕!昨天晚上胡思乱想地直接睡过去了……完全忘了看录像带这回事。”惊慌地窜起来,勇利以最快速度把录像带塞进角落的播放机里。

  嗯???为什么没有反应?

 

 

“欸,勇利不知道吗?因为突然发生强降雪的缘故,后半夜开始镇上就都停电了呢,至于来电的话,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吧。”面对儿子的疑问,宽子解释道,“不过也没办法嘛,我们这毕竟是小镇。勇利有什么急事吗?”

“也没什么事啦,就是真利姐拿给我的录像带,本来想着今天再看的……”微微愣神了一下,勇利摸着头笑道。

“这样啊,手机上也看不了吗?”

“不行哦,因为糊里糊涂就睡着了的缘故,起来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了。”长时间停留在sns页面没关闭,加上从昨天早上开始就没有充电,就算是超长待机也没办法吧?

“要不去问问美奈子前辈?我记得美奈子前辈一直都挺喜欢看小维的比赛吧。”

“呃……估计有难度。算了,妈妈,我去冰之城堡那边看看,小优和西郡说不准有录维克托的表演。”

“欸???勇利,出去的时候记得多加几件衣服啊!”

“知道了,妈妈!”

 

  啊啊……被叮嘱着多加几件衣服的结果就是……整个人都被裹成了球状体。

  艰难行走在路上的勇利无奈地想着。

  嘛,果然如网上所说的那样,有种冷叫做你妈觉得你冷吗?

“哟,勇利,这么刻苦啊,停电了也要坚持训练吗?”桥上钓鱼的大爷冲他打了声招呼。

“啊不不,我有点事找西郡他们。”

 

“果然……你们这里也没有啊。”

  听闻了勇利的来意,小优很抱歉的摇了摇头。

“其实三胞胎是有录下来传到网上的,结果一停电……勇利你也知道的。”小优无奈地解释着。

“要看的话,无论如何都得等到晚上修好电路才行了。”

“这样啊……”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无精打采的勇利已经起身准备要返回家里了。

“等等,勇利,”小优突然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勇利,“勇利你……不考虑训练一下吗?”

 

  训练?

  对哦,仔细算算……已经有整整两天多没有训练了。

  虽然比赛时有伤到脚,医生也建议说休养两天,但是到现在的话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一直忙着胡思乱想,却把最重要的事情都忘了啊!

“小优不说我都忘了呢,现在的话,方便吗?”

“嗯嗯,方便的呢,毕竟因为停电的缘故,大家都待在家里不出来了呢。”像是徒然松了口气,小优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

 

 

“呼……才两天没训练就感觉生疏不少了呢。”一鼓作气完成数组高难度地跳跃训练,就算是以逆天的体力,也难免感到有吃力呢。

  面前突然递过一瓶水,“啊,谢谢小优。”

“嗯嗯,不要那么客气呢。勇利今天的情绪看上去也很不稳定呢。”

“呃……会吗?可能是因为没能及时看到维克托的表演录像而有些失落吧?”愣了愣,勇利飞快的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说到这件事,全俄赛的表演滑……没记错的话我是昨天早上五点多在网上看的直播?而我记得勇利无论是第二天有什么要紧事晚上都会熬夜蹲点看直播的,可是这次,勇利居然不仅错过了网络直播,就连昨天晚上的转播也错过了?”

 

“小优你也未免太敏锐了点吧?”面对小优的询问,勇利索性下了冰场。

“嘛,就知道小优问我要不要训练完全是另有所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向对方倾诉过内心的不安的缘故,和小优的关系渐渐又变得像几年前一样亲密起来了呢。看着对方真心关怀的表情,一肚子的借口都完全找不出来了呢。

“勇利还是在为和维克托之间的教练关系而烦恼吗?”

“呃……”有在烦恼吗?茫然的挠挠头,勇利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所以果然还是美奈子老师的错!突然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弄得他完全被搅乱了心绪了呢!

“看上去似乎不再那么担心了,真是太好了呢,勇利。”看着从小长大的小伙伴露出从未有过的生动表情,托着下巴的小优若有所思的抛下一个惊雷——

“所以,现在的勇利又是遇到了什么新的烦恼呢?”

 

  是啊……他现在又是在为什么而烦恼呢?被惊雷砸中的勇利露出了懵逼的表情。所以,被美奈子老师随口一说就失去理智,甚至完全忘了正事的他……

 

“呐……小优啊,问你个问题,你当初是怎么决定和西郡在一起的呢?”思考再三,勇利的第六感促使他果断决定结束这个细思恐极的话题。顺势地,抛出自己在昨天听到小优那一番话以后产生的疑虑。

  当然……他完全只是出于好奇。并不是不要脸的认为小优既然曾经喜欢过他就应该和他在一起。

  呜但是这句话问出来怎么听都会给人以这种感觉吧?

  果然,听到这句话以后的小优看上去完全愣住了,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吧?

  等等,这副激动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好惊奇呢,勇利,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问这个问题呢。”

“欸?”

“因为勇利之前不是一直暗恋我吗?”

“欸欸欸?!!没,没有,不是的!”

  突然被当事人说出之前暗恋对方的事实,饶是脸皮再厚的人也hold不住啊。

 

  眼看根本没办法糊弄过去,勇利索性捂住脸自暴自弃地问道,“小优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挺久了吧?”

  挺久……也就是说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拒绝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吗?

  真是刺激不要太大呢。受到会心一击的勇利感觉自己完全不会好了。

“啊啊,勇利你不要这副表情啊这样我会很有负罪感的!而且其实当初我是有认真考虑过要不要和勇利在一起的啦!”

“哈?”羞愤欲死的勇利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毕竟我那时候也喜欢过勇利嘛,但是那个时候总感觉勇利的心一直都没有对身边的人开放过呢。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呢。而西郡他那个时候又……所以就……”说到最后,小优忍不住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来。

  是……是吗?原来是这样啊。

  徒然接触到多年前真相的勇利有些手足无措。

“对了,”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的小优开始反击了,“说真的那个时候我就有所感觉了,比起喜欢我我,勇利明显对电视上的维克托更感兴趣吧?”

“这、这个……”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了啊,勇利。

 

 

  啊……只是说了这一点事勇利就落荒而逃了吗?

  看上去完全是一副受到很大惊吓的样子呢。

  愣愣的看着勇利狼狈奔逃的身影,最后反应过来的小优实在忍不住地笑了。

  真的是一如既往地对感情一窍不通呢,勇利。

 

 

“也不知道这些能不能帮的上忙……”操作着手机,小优熟练地把今天份的录音发给了通讯录里的某个人。

“不过还是希望勇利能够得到幸福呢。”

  看着对方迅速发来表示已收到的讯息,小优笑了笑。

“虽然……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是在很多很多年前,还是少女的她也曾认真而憧憬的把少年的名字细心妥帖的收藏在心底过。

                                                                                                      ----tbc----

 

下文:8

因为想说的话有点多的原因,我把它调整到了最后面。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觉得很突兀,但是在我看来应该是勇利在被告知你爱上维克托了以后最直接最有可能的反应了……而且写的时候脑海里完全闪现了勇利哭着反驳的这种画面。当然了也不排除我被第七集的勇利给洗脑了

很多冰尤有关两人的分析贴中都会有提到,维克托在一开始对勇利的态度是有一定表演成分的,对此我非常赞成这个说法。那么问题来了,被戏称为花滑界第一玻璃心,以感情细腻的花滑表演见长的勇利对此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最后提一件开心的事情吧,一直出现在电话里视频里的维克托下一章终于要上线了笔芯~

啊啊差点忘了,最后ps一下:虽然这一章最后隐约有提到小优把录音发给了某维……但是在后文中并不会提及维克托收到以后的反应之类的。甚至基本不会出现维克托的心理描写。嘛,毕竟是从勇利小天使的角度出发看问题嘛~

至于维克托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是等撸完这个以后完整的来一发维克托视角吧QAQ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