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06

并不短小的短小君奉上哈哈哈~写美奈子的反应的时候感觉超好玩,这里本来还是小优的戏的,结果写完以后一看……欸好像有点不大对劲,结果换成暴躁的美奈子老师以后顺畅多了哈哈~

这个地方是我一直超超超喜欢超想写的哈哈,希望大家都能喜欢~

对了,高能预警一下,下章开虐么么哒~别问我为什么,这完全是勇利单方面决定的!

顺带勇利与维克托的电话内容建议稍微留心一下哈哈虽然我知道你们都会忽略的~

前文:1  2  3  4  5

设定:

  • 中短篇小可爱

  • 原著向不动摇

  • 勇利视角

  • 尽量不ooc

  • 时间点已经改正,大奖赛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距离俄罗斯日本国内赛召开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具体是12月19号20号的样子

  •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嘟嘟嘟——”

还是没打通呢。勇利退出界面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东京时间晚上十点多,按照圣彼得堡的时间来算,大概是下午两点多的样子?这个时间维克托应该是在忙着准备晚上的表演滑。

尽管不是正式比赛,但以维克托的性格,定然是要精益求精,力求做到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表演啊。

真是的,之前还被他那一脸无所谓给骗了。

看来还是下次找个机会说这件事好了。

  

仿佛就是为了打勇利的脸一般,就当勇利作出不要打扰维克托准备比赛的决定后,手机铃声响起了。

屏幕上维克托三个大字熠熠生辉。

可……可能是训练正好结束了吧,照理来说比赛前不应当安排过于繁重的训练来着。勇利挣扎着给心目中的偶像解释。

 

“嗨,勇利~抱歉啊,之前在睡觉,没能看到你的电话。”

听声音完全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可能是在睡午觉吧,赛前要好好休息啊。联想到之前中国站比赛时自己就曾经被维克托强制拉上床补午觉,勇利觉得这是完全能解释的通的。

完全无视了记忆里那句“平时我都是睡到比赛前最后一刻的。”勇利真心的感慨起来。

维克托之前的训练果然是太刻苦了呜~

 

然而和维克托接下去的话却彻底粉碎了勇利的期望。

“勇利今天电话打的好早呢,算算看日本现在应该是下午吧。勇利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勇利你改变决定打算早点回俄罗斯了?”

所以说……维克托现在不是忙着训练也不是忙着补午觉,而是完完全全睡到了下午两点才醒?

 

“怎么不说话了,勇利?”

“嗯,嗯,没什么。我就是有点吃惊而已。维克托,你那边应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所以赶快起来啊维克托。

 

“你在开什么……啊!”

“怎么了维克托?”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维克托的惊叫,勇利下意识地紧张了起来。虽然他也知道,维克托此时的惨叫很大可能是因为——

“雅科夫大概要骂死我了。来电显示他打了我整整78个电话。”

果然就是这样。

 

“嘛,反正也已经睡过头了,下午的训练干脆就都翘了吧。”惊吓完后,维克托的语气又重新变得轻快起来。

喂喂,在我还没有正式同你接触的那些年,维克托你到底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啊。

尽管心中的吐槽简直要突破天际,勇利开口时还是换成了委婉的语气。

“维克托,虽然我知道你这几天训练也已经很累了,但是……还是去做一下赛前准备比较好吧?我想雅科夫教练也是这么想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像是突然被卡住了一般,只能不时听到马卡钦撒娇一般的声音。

“呃……抱歉,可能是我说话太重了,维克托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就好了。”勇利有些紧张地加上这句话。

“嗯?勇利你在说什么啊?我刚刚在换衣服。”过了一会,电话里才传来维克托含含糊糊的声音。

“啊,没什么。就是问你晚上的表演滑准备好了吗?”原来是没听见啊,松了口气,勇利下意识换了一个问题。

“嗯,准备的差不多了,加入了一些新的东西,待会我再和雅科夫排演一遍应该就没问题了。”

“是、是吗?那太好了。”原来之前说不训练只是开玩笑啊。

“对了勇利,你打电话来是要和我说什么吗?总不至于……特地打电话叫我起床吧?”像是突然想到的,维克托丢出这么一个疑问来。

“这个……我想了下,还是等你结束完比赛再说吧。”如果现在说……大概会坏掉维克托的好心情吧?想也知道。

“嗯嗯,那就等勇利回来以后再告诉我爸。虽然不知道勇利想要对我说什么,但是我完全支持勇利的一切想法哦。啊比赛的话,勇利你那边电视上看得到直播吗?”

“应该……不行吧?欧锦赛世锦赛倒是没问题,全俄赛的话,因为时差的关系,被朝日电视台安排在比赛后的第二天晚上播放。”说到这个,打十二岁起就再没错过维克托哪一场比赛直播的勇利了解的最清楚了,“不过没关系,我到时候会蹲点在网上看直播的。”

“这样啊,”对面像是陷入了沉吟之中,“不过勇利还是别熬夜看直播了吧,太晚了对健康不好。”

“欸?只是一天的话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我可以定好闹钟,到点再起来。”并不很想错过维克托回归竞技后的首秀的勇利下意识地反驳道。

“勇利~”并不很想听到勇利的反驳,电话另一头的维克托刻意的拉低拖长了嗓音,带着点引诱的味道,“嗯?”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等第二天的转播。”呜,维克托的声音简直是犯规,那满满的荷尔蒙哦。

“这样才乖嘛,小猪猪~”

“说起来,完全是勇利的错,要是勇利决定比赛后直接回俄罗斯的话,说不定都能在现场看我表演了。”说到最后,维克托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这个……非常抱歉,维克托。”关于这个,勇利完全说不出为自己辩解的话。

因为自己的私人情绪而临时改变决定什么的。听上去就很糟糕呢。

“嘛,嘛,道什么歉啊,对于这种事,我早就有觉悟了啊。”

“欸??”

 

直到挂完电话后过去许久,勇利才反应过来维克托那句话的意思。

那是在维克托刚刚正式担任他教练的几天后,面对睡过头迟到的他,维克托说,“世界上能让我等的人除了俄罗斯航空就只有勇利你了啊?”

所以维克托刚才的意思是……

 

啊啊啊啊啊!!!

超级激动的!

 

 

“所以……因为聊得太开心,导致你最后忘了把你对未来的不安告诉维克托?”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美奈子老师一脸探究地看向勇利。

“其、其实……也不是啦。维克托有问我,但是我想着他晚上还要表演,就……”擦着头上的冷汗,勇利有些无力的回着。

天知道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刚结束完西班牙旅游的美奈子老师像往常一样的来乌托邦吃午饭,在敏感的意识到勇利情绪不对的情况下,拽着他来到舞蹈教室,然后……三两下就把他问的个底朝天。

他仅仅只是陷入到了每个人都会经历的选择前的人生迷茫期而已。结果……先是小优,然后是美奈子老师。

 

“讲实话,勇利,我不是很能理解你的想法。既然和维克托在一起很开心,而且他作为教练对你也并不是不闻不问,这种情况下,你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可能根本就不会存在的问题而坚持结束和维克托的教练关系?”

“怎么,他难道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偶像吗?”

相比于小优体贴的不作多问,美奈子老师的问题相对尖刻了许多

“嗯……”

 

“这样吧,我们换个话题。勇利,在你心目中,维克托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在他心里,维克托意味着什么?

因为维克托,滑冰再也不仅仅只是课外的一项娱乐活动,想要滑的和维克托一样好,想要去往维克托所在的世界,想要……超过维克托!这样的想法主宰和激励着他从长谷津小镇走到世界锦标赛的舞台上。对于他而言,维克托当然是一直憧憬和向往的人啊,

呃,至少……在维克托以光溜溜的姿态出现在他家温泉之前是这样的。

那之后,遇见了真实的维克托,在意识到对方和想象中并不太一样的性格后,还是很喜欢,不,是更喜欢维克托了。

哪怕……明知道维克托来的目的并不单纯,也还是喜欢着维克托。

不想让他失望,不想让他蒙羞……

只要他能开心的话,就算牺牲自己寥寥无几的运动员生涯也无所谓。

反正……这本来也就是为了追逐他而选择的道路。

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

 

 

坦率的把心里面的想法全部吐露出来,勇利由衷地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果然……树洞这种东西的存在还是很有必要的。

“?美奈子老师?”等了半天都没听到美奈子老师的回应,勇利疑惑的抬起头来。“美奈子老师?发生什么事了美奈子前辈?”

喂喂,这样一副恍惚地表情是要怎样啊?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在勇利的叫嚷下美奈子老师终于回过神来,只见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一把抓住至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勇利,“勇利你这个白痴你还没意识到吗?你对维克托,根本就不是什么对偶像的憧憬,你根本就是爱上维克托了!而且爱的要死要活!恨不能把自己整个心掏给对方!真是气死你了!”

 

美奈子老师用不着这么激动吧?被拽住领子的勇利是懵逼的。

他当然是爱着……

等等?美奈子老师的意思是……

勇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风化了。

是他想的那个样子吗?

面对勇利几近惊恐的眼神,激动完了的美奈子老师反而变得淡定了起来,放下勇利的衣领后甚至饶有耐心地给他整理了下领子,顺带奉送上一记大大的微笑,“虽然对你的死鸭子嘴硬愣把喜欢当崇拜很不care,但还是要恭喜你哦,勇利。在二十四岁以后,终于迎来了你人生当中的第一次心动。”

欸?!!

 

                                                                                                              ----tbc----

 

后文:7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