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05

还是没写到想写的地方简直sad……可能下午会有一章短小君??

前文:1  2  3  4

设定:

  • 中短篇小可爱

  • 原著向不动摇

  • 勇利视角

  • 尽量不ooc

  • 时间点已经改正,大奖赛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距离俄罗斯日本国内赛召开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具体是12月19号20号的样子

  •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这个……”握住手机的手不由得紧了两分,勇利迟疑了两秒才开口,“抱歉,维克托。

我可能……要在日本多呆两天。”

  

 

“……维克托你在听吗?”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勇利不愿意早点回俄罗斯呢?”沉默了良久,维克托的声音才压抑的响起。

“是因为我没看勇利比赛直播的缘故吗?还是说……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维克托的声音听上去难过极了。

“要在日本多呆几天……然后呢?是不是呆着呆着干脆就不回来了?”

“我发现每当我对勇利和我的未来抱有期待的时候,就会立马被勇利泼上一盆凉水呢。”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嘛,嘛,虽然听到维克托伤心的对话深受触动,但最后基于一些其他的考量,最终还是决定留在日本过年了呢。

回想起昨天同维克托的对话,勇利不由得笑了。

之前还从来没想过维克托也会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不自信的维克托简直就和会哭泣的维克托一样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特别是在后面在听到自己解释只是想留在家里陪家里人两天时,根本是隔着电话都能听到维克托大松了一口气呢。

等等……难道是之前决赛前自己那番话对维克托来说实在太刺激太让人记忆犹新了?啊啊,这可不是他的本意啊。

 

“勇利,你还要站在玄关傻笑多久?”

“啊啊,是真利姐啊,抱歉抱歉,我之前在想别的事。”回过神来,勇利手忙脚乱地换了鞋子。

“爸爸和妈妈呢?”

“应该是在准备新年的一些东西吧?妈妈看上去很期待这次的新年呢。”

“啊,抱歉……之前一直没能回家过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太笨的原因,帮忙了没多久,勇利就被妈妈和真利姐以“别没事待在家里,难得休息就到处去走走”的名义赶出了家门。

“啊……虽然今年大部分时间都有待在长谷津,但果然洋溢着新年气氛的长谷津看起来格外不一样呢。真想让维克托来看看呢。”走在长谷津的街道上,勇利克制不住的四下张望着。“当然了……如果不要那么热情的把我的海报到处张贴的话,会更好吧。”

一不小心瞥见冰之城堡门口张贴着的大幅海报,勇利尴尬的捂住脸。这种事情,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觉得很羞耻啊!

 

“啊,是勇利啊!”正忙着张贴海报的西郡突然看到了熟人,二话不说过来就是重重的一拍,“我还没恭喜你全国赛拿了金牌呢。怎么着,今年是打算在长谷津过年吗?”

“疼疼疼……是西郡啊?“龇牙咧嘴揉着被拍疼的肩膀,勇利有理由相信几周不见,西郡的力气又大了不少。

“目前是这样打算的没错。”

“欸?目前?”

 

“优子你看,我带谁过来了~”搂着勇利刚一进门,西郡就嚷了起来。

“欸……是勇利啊?”低头整理冰场名录的优子刚一抬头便惊喜地叫了起来,“正好,我刚刚还想打电话恭喜你获得国内赛金牌呢。昨天晚上的自由滑表演的实在是太棒了。今年是准备留在这过年吗?维克托也是吗?听说因为错过报名时间的缘故,维克托今年不参加全俄赛……”

“嗨,优子。”措不及防就是大堆问题扑面而来,勇利对此明显有些手足无措。不过看着优子充满期待的眼神,勇利还是认真的回答了每一个问题。

“呃……谢谢支持,但是比赛的话,其实我还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

“在家过年的话,目前是这样打算的没错,但不排除会有意外。”

“至于维克托……”不自觉地,勇利在这里停顿的时间长了一些,“他还在俄罗斯忙着训练。虽然说是不用参加全俄赛啦,但是光是编排新节目就要花很多时间吧。何况马上还要参加一月份的欧锦赛……”

说到最后,就连勇利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啊啊,他是在期待什么吗?挥去脑海中不明不白的思绪,勇利笑着用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

“再说了,感觉特地邀请人来家里过年多少感觉有点怪怪的啦!”

 

果然,这期间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身为女性的小优敏感地觉察到了什么不对。正想让西郡说些什么,结果向来心思粗大的丈夫却已经笑哈哈的表示“是这样没错。”

为什么突然觉得好嫌弃啊!

不过还是找个机会认真的同勇利谈谈吧?

 

“啊,小优,”突然被拉到了冰场边,勇利看上去有些不自在,“特地拉我过来,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

“没有哦,我只是觉得勇利看上去似乎有一肚子的话想要找人倾诉呢?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吗?”

“这个……有这么明显吗?”

“嗯,看上去很困惑的样子呢。是最近遭遇到了什么麻烦吗?”小优顺着勇利的话接了下去。

“这个……不应该说是麻烦吧?就是最近总觉得……有点精神不定的?”微微皱眉,勇利试着找一个词来形容自己这段时间的状态。“之前因为一些事情作出了想要和维克托结束教练关系决定,虽然最后改变了想法,但是多少也会有些担心呢。”

“勇利在担心的是什么呢?”

“嗯……有点害怕我的临时决意会给维克托造成很大的困扰吧……或者说是已经造成了吧,之前意识到这点的我突然就做了任性的举动,因为不想面对维克托,所以……明明知道维克托肯定会担心,但还是任性的这么决定了。”

“以维克托的年纪……光是要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就已经很费力了吧,又要忙着编排新节目,现在更是要抽出时间来教导我。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愧疚呢。”

“那么,勇利想要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像被突然问了一个大纲之外的难题,勇利完全愣住了,好一会才迟疑的回答,“照理来说……我应该要找个机会和维克托结束教练关系的,我是这么想的。但是……”

 

“勇利看上去有些举棋不定呢。”意外地,在听到勇利打算作出的决定后,小优完全没多说什么。

“嗯,不过应该还是会这么做的吧。呐,小优不劝我吗?”

“不劝哦,因为这是勇利自己想要做出的决定。”理所应当般的,小优如是道。

嘛,嘛,小优总是那么体贴啊。

说出这两天一直压在心上的想法后,勇利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不过……既然连这些都说出口了,其他的问题就更不算什么了。

“说起来,我一直很想问小优一个问题来着。”

“哈?”

“小优你当年为什么选择放弃走花滑职业选手这条路呢?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小优滑的比我要好多了。”一直都被称为“冰之城堡长谷津”的麦当娜。

“当然,如果不方便回答就算了。”看着对方露出一脸意外的表情,勇利连忙说道。

“没什么不方便回答,我只是有点惊讶,勇利怎么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让我想想啊……我当初应该是觉得没有那种特别想要成为一个职业选手的冲动吧?”

“可是小优你当时不是特别喜欢维克托吗?”

“这个,我现在也很喜欢维克托啊?但是就算再喜欢也没必要把自己的人生活成对方的样子吧?啊抱歉抱歉,我不是在说勇利啦!”

真·把自己人生活成对方一个样的勇利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会心一击。

 

“而且勇利,你是不是对你自己一直有什么误解啊?”

“我们之中滑的最好的……其实一直都是勇利你哦?”

“怎……怎……”勇利吃惊的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舌头,“我明明记得当时小优你滑的超好的。当我还只会摔跤的时候,小优就已经能滑的非常好看了。”

“那是因为当时勇利才刚学滑冰没两天,而我那时候已经学了整整两年啦。”小优有些无奈的嚷出事实的真相,“而且勇利你没到三个月就已经完全赶上了我的进度了好吗?我当时可是难过死了。”

“可是……小优你当年还教我维克托跳的接续步来着……”被突如其来的真相shock到的勇利不死心的说道。

“你说这件事?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我私底下对着视频练习了无数遍的动作,结果只是教你一遍你就全学会了。”一想到当时自己的懵逼和不解,小优看向勇利的眼神都变了。

“这,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勇利条件反射的用食指刮着脸,这是他觉得不好意思时就会有的小动作。

“嘛,嘛,我早就知道了。勇利就是这么一个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有多出色的人。”无力的摆摆手,小优算是放弃和勇利算那些年的总账了。

“说起来,勇利你知道当时小镇上挺多女孩子喜欢你这件事吗?”

“哈??????”

“果然是不知道呢。”对这个结果并不大感到意外的小优耸耸肩。“像我曾经也喜欢过你这件事勇利肯定也毫不知情吧?”

勇利,勇利已经惊讶到反应不能了。

 

“别这样一副惊呆了的表情啦,”毫不在意着说出惊人之语的小优笑眯眯地继续道,“其实这很正常啊。滑冰时的勇利,一直都十分有魅力呢。那时候的我会喜欢上也很正常啊。”

“所以,可以适当对自己有信心一点哦,勇利。”

“如果真觉得自己拖累到了维克托的话,不妨试着同维克托沟通一下?可能事实并不像勇利想像的那么糟呢。”

 

 

沟通一下吗?

把自己这段时间的苦恼还有不安都告诉维克托吗?

躺在床上,白天小优的话仍在脑袋里盘旋着。勇利有些迷茫地举起右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黑暗里,原本闪耀着的戒指也变得暗淡了起来。

勇利有些入神的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日本……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所求的是心神安定……

然而好像自从带上这个戒指以后,自己的心每天都在上下起伏着。

嘛,嘛……也不知道在俄罗斯那边戴戒指意味着什么。当时戴戒指的时候维克托看上去还挺惊讶的,可能在他们那边习俗和日本不大一样吧?反正……右手的话总该不会是结婚吧。

还是改天去问问维克托好了。

 

啊啊不对,明明是在认真想问题的啊!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跑题跑远了的勇利烦恼的在床上翻滚着,最后痛苦的拿枕头捂住了脸。

果然还是……和维克托说一下比较好吧。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想和维克托分开。

                                                                                                          ----tbc----

 后文:6   7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