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全职+冰尤相关堆放处哼唧

【维勇】Life and Love 03

昨天写的时候太匆忙了,修改了一下开头有关维克托俄罗斯全国赛参赛资格出问题的地方,还有比赛时的一些细节。

 前文:1  2

设定:

  • 中短篇小可爱

  • 原著向不动摇

  • 勇利视角

  • 尽量不ooc

  • 时间点已经改正,大奖赛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距离俄罗斯日本国内赛召开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具体是12月19号20号的样子

  •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关于这件事,说简单也挺简单,说复杂也挺复杂。

大概总结一下就是——

作为一个让教练头疼至极的任性boy,维克托在自顾自地宣称要参加两周后的全俄赛后,就闭门不出一心投入到新节目的编排中去了,完全没能意识到,这个时候距离俄罗斯全国赛的报名时间截止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时间。更奇妙地是作为教练的雅科夫不知怎地也忽略了这个问题。

于是乎,直到今天全俄赛比赛安排表正式出来,两人才惊讶地发现整张表上完全没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名字。

为此,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某选手惊讶于作为教练的雅科夫居然没给他报名,教练则惊呆于维克托之前回归竞技这一想法居然真是突然决定的。

总之……你懂得。

不过气恼归气恼,问题总归还是要解决的。

幸好在雅科夫教练联系到冰协说明情况后,对方考虑到维克托这些年在俄罗斯花滑界的威望名气还有本身实力,这里用维克托的话来说说就是“世锦赛五连霸”这个名头总还是有点用处的,于是经过种种协商和考量,冰协最终决定直接给予了维克托今年欧锦赛和世锦赛的参赛权。

听到这里,勇利和批集表示他俩已经完全惊呆了。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视频另一头的维克托略有不耐地撩了撩额前的银发,言语之间也难得带上了点个人情绪,“冰协那帮家伙还是太顽固了,破例让我参加一次全俄赛又会怎么样?雅科夫说他已经和冰协再次进行协商了,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把我塞进选手名单里去。毕竟,这可是我宣布复出后的第一场比赛呢,怎么能就这么随便的对付过去?”

“维克托……你的新节目这么快就编排完成了吗?”勇利弱弱的询问道,要是没记错的话,他走前维克托对于这一赛季主题都还没定下。

“嘛,嘛……这个倒不是什么太大问题。”维克托沉吟一般的托住下巴,“这一次的全国赛,我打算继续使用上一个赛季的曲目。说起来,这还是同勇利一起参加表演滑时给我的灵感,在加入了这一年的新体悟,我在之前的节目上面一定会有新的突破。”

上一赛季的节目……是指的伴我吗?

想到这点的勇利只差没能跳起来,“请一定要让雅科夫教练说服冰协让您参加比赛,拜托了!”

隔着手机,勇利给维克托当场就来了一个标准的跪拜礼。

这样明显的期待,直惹得视频里的维克托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知道了,我会认真拜托雅科夫的。”

   

 

结束完同维克托的通讯,勇利和批集两个人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里看到兴奋和期待。

啊啊,好想看维克托后天的比赛直播啊!

 

 

“抱歉哦,因为大奖赛结束都抱着这一赛季就引退的想法,后面临时改变了主意却没来得及和批集你说呢。”结束完迷弟之间的眼神交流,勇利主动回到最开始的话题上。

“嗯嗯,没什么。只要勇利觉得开心就好。不过……”

“嗯?”勇利茫然的抬眼。

“不不,没什么。”话到嘴边,想想又咽了下去。批集自然而然的换了一个话题,“说起来我还没有当过教练欸,虽然是暂代的……勇利,比赛场上教练都需要做什么来着?”

“哈?”

“你刚刚没听见维克托说吗?他怕你比赛上出问题,所以拜托我暂代你的教练两天。”

看着勇利仍然是一副转不过弯来的样子,批集很自觉地拨通了切雷斯蒂诺教练的电话,“ciaociao,我是批集,想问一下你,作为教练的话,在比赛时需要做哪些事情来着……”

等等!你们俩决定的时候好像完全没有通知过我这个当事人啊!勇利有点哭笑不得。

“哈?明明是勇利你一直没有反应过来吧?”挂完电话,讨教了ciaociao教练经验之后的批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不少。

“想想就好激动欸,当教练什么的。勇利我们俩来拍张照吧,我要把它发到sns上去,配文就是勇利和他的临时教练批集~”

 

 

“勇利……接下来的比赛,你只要按平常训练时的感觉来就好了。”握住勇利的肩膀,新上任的批集教练认真的给自己选手打气。

“批集~”有点无奈的摆摆手,勇利真心被批集这副阵仗给吓到了。

虽然批集的表情很认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叫人好想笑啊。

这么想着,勇利心底对于维克托不在而产生的失落感竟然消失了大半,紧张的情绪也安定了不少。

啊啊,这大概就是批集独特的魅力了。

望着面前一本正经地批集,勇利忽然笑了起来。

 

 

“好,接下来第一个要出场的选手是胜生勇利和他的临时教练,批集!”

“听说是由于原教练维克托几日前正式宣布回归竞技,并于明日参加俄罗斯全国赛男子花滑比赛的缘故,临时邀请了胜生勇利的前队友作为教练一同参加我们今日的日本花滑全国锦标赛……”

“嗨,大家晚上好啊~”揽着勇利,站在等待区的批集激动地四下招手,看上去倒像是比身为参赛者的勇利还要激动的样子。

挥完手,批集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一般偷偷凑到勇利跟前说起了悄悄话,“勇利看上去在日本超级受欢迎的样子呢!”

然而刚刚摘下耳机准备上场的勇利却露出了一丝迟疑,“会吗?”

勇利真是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在日本的受欢迎程度啊。

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批集热情的揽过小伙伴,“是真的哟,大家看上去都非常期待勇利待会的表演不是吗?就连我都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呢!”

“是……是吗?”勇利张望了一下,会场四周也应景的爆发出一阵呼喊声。好像……是这样没错。可是之前的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感觉到呢。

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日本随处可见的花滑选手的勇利迷茫了。

虽然前不久在维克托的帮助下取得了大奖赛的亚军,但是在勇利的心里,在维克托出现前,他的滑冰生涯一直都是不瘟不火,以至于二十三岁的他就已经有过就此退役的想法。

但……真的是这样吗?虽然有在去年的大奖赛决赛上惨败,可仔细想想自己也才是第一次进入大奖赛决赛啊!对比以前一直挣扎在分站赛的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突破呢?

虽然……二十三岁才首度进入大奖赛决赛这听上去就是个悲伤地故事。

啊啊不行不行,要振作起来!

总之,不管是为了给身为教练的维克托正名,还是为了关心我大老远特地跑来给我加油的批集,以及……在座的各位,我都要加油啊!

 

感觉到勇利的眼神渐渐有所变化,批集笑嘻嘻的在背后推了勇利一把,“勇利什么都好,就是缺乏了点自信心,要认真体会大家对你的爱啊!就算是没有维克托在,也要打起精神来哦~”

 

 

是这样的吗?被批集这么一推,勇利自然而然的滑到冰场中央。

没等勇利想太多,会场灯光暗下。

在第一个音符响起来的同时,身体仿佛有了自己的记忆一般动了起来。

因为这是由维克托特地为我一人编排的爱について~Eros~啊!

啊啊,说起来维克托最早教我时是怎么说的呢?

是了,EROS,就是追求性欲的爱,紧接着快乐之后还是快乐,一味地沉迷于快乐之中……

欸,这里起跳的时候低了点……不过没关系!

虽然对性欲这种事情明白的还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一刻的我真的很快乐哦~

抱歉哦维克托,这一次可能也要不听你的劝告了~

 

 

“糟糕,勇利这是跳跃失败之后起来就自暴自弃了吗?虽然姿势还是很eros,但是看表情,已经完全脱离了eros的范围了呢……”场外,挂着教练牌子的批集紧张的看着勇利的表演,“不对!不是自暴自弃,看得出来,勇利跳的很快乐呢!一副完全感受到滑冰乐趣的表情,这是看着就让人快乐起来的表演哦!”

“好的,4F也成功了!勇利果然是赛场型选手啊~不过……总觉得能感受到来自远方的深深怨念,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比赛前维克托才警告完勇利不要挑战过高的跳跃难度来着?嘛,嘛,算了,只要勇利跳的开心就好。毕竟……有好久都没看见勇利这么快乐的滑冰了!”不负责任地下着结论,在勇利结束完比赛下场的那一刻,批集热情的拍了拍结对伙伴的肩膀!

“呼……批集?”勇利对批集笑了笑,目光却不断投向四处,似乎是想要搜寻着什么。

“勇利?在找什么吗?按照流程我们要到等分台那里去了。”

“嗯,嗯,没什么?”像是刚刚才反应过来一般,勇利收回了目光,快步追上了前方的批集。

他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方才在冰场上那种无与伦比地快乐突然消失了。

这一刻,勇利无比清醒而又难过的意识到,这个地方没有维克托。

 

 

                                                                                                              ----tbc----

 

后文:4 5 6 7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