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02

前文:1

设定:

  • 中短篇小可爱

  • 原著向不动摇

  • 勇利视角

  • 尽量不ooc

  • 时间点已经改正,大奖赛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距离俄罗斯日本国内赛召开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具体是12月19号20号的样子

  •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还是有点勉强啊!再一次的后内点冰四周跳跳跃失败后,勇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果然……之前决赛上的表现完全是超水平发挥啊。

有点无奈的想着,深吸一口气,勇利又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中去。

不算之前大奖赛俄罗斯站的意外的话,这几天,大概是这一年多来第一次在没有维克托在场的情况下进行训练吧,勇利知道,在很多人眼里,自己在这一赛季上的巨大进步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维克托的指导,虽然确实是这样,但也不想让别人看热闹呢!

我……可是维克托教出来的啊!

 

成……成功了?!

终、终于……

只听见吧唧一声,勇利整个人瘫倒在冰面上,为了这样一次成功,他已经耗尽了整个上午的时间。

说实话,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在比赛前是非常不明智的。

但勇利并不在乎。

他只是想,尽可能的……以一切方式证明自己。

 

当然了,想要尽可能的转移注意力也是原因之一。最好能累到完全分不出心思来想维克托缺席这件事。

又是一天结束了,拖着疲累的身躯走出冰场,勇利对周遭人向他投向的惊异目光已经习以为常了。

 

 

晚上八点半,倒在床上的勇利准时接通了维克托的视频那头,由于日本与俄罗斯有着6小时的巨大时差,所以两个人不约而同定下了一个比较固定的通话时间。

“……嗨,勇利。”视频那头的维克托看上去似乎也是一副累得够呛的样子,“哇哦,你简直想象不到,我这两天过的是什么日子。”

勇利还没来得及安慰两句,画面突然一闪,下一秒,雅科夫教练的脸庞占据了大半个屏幕,对方看上去对维克托今日高强度的训练仍然有所不满,“维恰,如果你再继续怠慢下去,三天后的全国赛,还有一个月后的欧锦赛,我敢打赌你的成绩绝对是令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烂!”

“明明是雅科夫你要求太高了。”屏幕外清楚的传来维克托懒洋洋的声音。

在这头的勇利差点没喷笑出声来。

“还有你!胜生勇利!”教训完那个不叫人安心的家伙,雅科夫转头把炮火对准了屏幕这一头的勇利。

“是!雅科夫教练!”勇利下意识的跳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们俩幼稚的教练游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但在维恰的强烈要求下,你的练习视频我都看了,你是后天比赛没错吧?”

“是的!”

“那好,现在我给你的建议是,明天你只需要完成基本训练,除此以外所有的四周跳训练都不要进行,避免比赛前过多耗费体力,可以的话,明天你可以出去外面走走,降低压力。有没有问题?”

“……没,没有!”

“哼,之前在俄罗斯的时候就想说了,维恰你当教练这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靠谱的教练!”视频那头的雅科夫又扭过头去,看上去是在跟视频外的维克托说话,过一会儿又转过头来,“那个不省心的家伙!好了,待会我会把一份详细基本训练表发给你,你完全按照上面写的去训练就行。”

“是!”

“行了,没事我挂了!”

“欸!别挂别挂,雅科夫,我还没同勇利说上两句呢?”

“那家伙过两天就回来了,有什么话不能到那时候说,你要有这个时间多做几组练习不好?你看你,腰上都快懒出赘肉了!”

 

视频那头闹哄哄地,看的出来维克托和雅科夫正在你争我夺的抢手机,看的勇利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想了想,勇利还是结束了通话。

还是不要太过打扰维克托好了。他也有属于他的战场要奔赴啊。

所以,加油啊,勇利!

 

如今!距离全国赛开始还有一天时间,距离见到维克托还有……两天!

 

 

 

雅科夫的训练表和切雷斯蒂诺的训练表相差的好像有点大啊!之前维克托在的时候一直让我参照以前的计划表进行训练来着。

一直使用后者提供的训练计划的勇利感觉有点头痛。

之前最早和尤里一起准备温泉 on ice对决的时候就觉得了,但是没想到有差那么多。

可能是因为雅科夫针对他目前的情况有所调整的缘故吧。不过……雅科夫好像没有意识到他的体力……足够支撑这上面写的两到三倍量的训练啊。难道是之前拍的视频中的我看上去太过劳累了?

 

深深地叹了口气,按照雅科夫教练的吩咐,完成了训练表上每一个项目后,勇利早早的走下了训练场。

“嗨,勇利!”

正当勇利入神的想着明天比赛的跳跃构成是否要进行修改时,熟悉的呼唤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欸?批集?!你怎么会在这???”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时候碰到结对伙伴的勇利惊呆了!

 

 

 

 “嘛,嘛~正好ciaociao有事要外出一趟,又恰巧我刚刚结束完强化训练,这段时间没什么比赛,索性就飞过来看勇利你比赛了。”对于勇利的惊讶,远道而来的批集是这么回答的。

关于这点勇利是知道的,来自泰国这一花滑小国的批集,由于本国在花滑方面的弱势,加之并没有强势花滑选手的存在,所以作为泰国花滑界当之无愧的no.1的批集,从好几年前开始就无需参加国内赛选拔,取而代之的由泰国冰协直接发放的四大洲,世锦赛的比赛资格。

不过既然来了,作为东道主自然是要好好招待的!正好训练也结束了,看看时间,吃饭的点也快到了,这样想着,勇利领着批集左转右转的来到一家拉面馆里。

“抱歉哦,东京的话我也不是太熟,这家店还是别人告诉我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刚一坐下,勇利有些抱歉的双手合十。不过想到南次郎前两天神秘兮兮的拉着他到这家拉面馆据他说超级无敌好吃的拉面,勇利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会不会,我正想来尝尝日本的拉面呢!”感觉到勇利的局促,批集大大方方的说道,“勇利,拉面用日语怎么说来着?”

“嗯……叫做ラーメン。”

“呜……果然好难读。”

“哈哈!”

……

吃完了地道的日本拉面,又领着批集大概逛了逛日本的街道,当然,在一些经典的景点前拍照也是必不可少的啦,最后考虑到明天的比赛,在批集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还是早早地回到了国内赛指定入驻的酒店里。

 

“日本的酒店果然不一样!我可以拍下来传到网上吗?”

“可以啊!不过,不一样是说房间特别小吗?我也觉得……”

“不是哦,”批集一本正经地竖起手指,“是感觉啦,感觉!就是那种温馨的感觉!”

“哈?”勇利环顾一圈,再看向批集的眼神都有些不太对了,虽然不知道批集你所感受到的温馨是什么,但是这样的房间都能让你感动的话,换做长谷津,批集你岂不是要感动到泪奔?

“要是感兴趣的话,等国内赛结束了,我带你去长谷津看看,批集说不定会有新的感受呢。”

“这个……”批集认真的掰手指头算了下,“虽然很想去勇利的家乡参观,但是时间方面可能并不是很充裕。抱歉哦,勇利。”

欸?可是这样的话,又为什么会有时间来东京看我比赛?是害怕我没有教练的陪伴在比赛中出什么岔子吗?体会到批集的真实想法,勇利忍不住微笑起来。

“……说起来,勇利,我一早就想问你了,你看上去好像有点没精神啊?”结束完对酒店环境的点评,两个人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上聊起了天。

“会,会很明显吗?”勇利微微睁大眼,却看到了批集的疯狂点头。

果然……怪不得这段时间感觉大家都对自己特别关照。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勇利?”

“这个倒没有。”下意识地,勇利回答道。

 

“是因为教练不在的缘故吗?”批集换了个问题,“说起来,勇利你考虑过……再回到ciaociao这里吗?”

勇利第一反应呆住了,“怎……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

“当然是因为听说作为勇利教练的维克托要准备复出了啊?这两天sns上都传疯了。”批集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想想也知道维克托这时肯定忙的脚不停蹄,毕竟要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完成短节目和自由滑的编排。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维克托,也没有办法继续担任勇利的教练吧?”

 

“这,这个……其实……”勇利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还没和批集提过这件事。

不过很快的,手机提示音打断了勇利的解释。

“抱歉哦,我先接个电话。”勇利双手合十道。

“嗯嗯,没事。”

 

是维克托的视频邀请。勇利下意识地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原来都已经八点半了吗?

啊,和批集聊着聊着都差点忘了。

 

想了想,勇利还是当着批集的面,点击确认“接受视频邀请”。

 

“嗨,勇利~”刚一接通,视频那头的维克托就兴冲冲的和勇利打起了招呼。

“今天怎么接通的这么晚?”

“呃……嗨,维克托。其实……接通完是因为正好遇见批集的缘故啦。”勇利往边上挪了点位子。

“嗨,维克托!我是特地来给勇利加油的哟!”批集笑眯眯地凑近了点,和视频另一头的维克托解释了自己的来意。

“啊,嗨,批集。”

同批集打完招呼,维克托把话进入到正题上。

“勇利,你这两天的训练视频我都已经看过了,接下来我给你的建议你要仔细听好!首先,对于明天的比赛,我的意见和雅科夫一样,希望你可以适当的降低跳跃难度,看得出来,最近勇利一直在努力练习4F,但是……过犹不及你知道吗?比完全国赛,勇利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可以慢慢提高4F的成功率。至于跳跃构成的话,选用之前中国站俄罗斯站的就行了。全国赛而已,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要知道,勇利你的目标可是一个半月以后的四大洲赛和世锦赛啊。”

“嗯……”勇利沉思着,明显他之前的想法和维克托是有所出入的。

“至于批集的话,帮我一个忙好吗?”这边维克托越过勇利,认真的同批集说了他自己的想法。

“欸?好的……没有问题。”

 

“勇利?勇利?”不知道为什么迟迟等不到勇利的回答,维克托在视频另一头小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啊没事……”对方完全是一副被惊醒的样子,“我是在想明天要怎么跳的问题,维克托你说的没错,我之前……是太过于追求跳跃难度了。”

“不过说起来……维克托你现在是在厕所吗?”

 

 

和之前视频的背景不同,维克托现在看上去似乎正处在某个狭小的空间里,神色也有些仓皇,不知道是否出于刻意,声音也低了不少。

“这个……”维克托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还不是因为躲雅科夫……”

“总的来说就是,我这边的全国赛临时出了点问题……”

 

“欸?????????”

听完维克托的解释,勇利和批集两个人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样的神展开啊?!




                                                                                     ----tbc----



哈哈哈哈,写这一部分的我感觉超有画面感~笑哭

讲一个鬼故事……在修改01并且发上来的时候我在文档里已经完成的字数是一万一千多,修改完02这部分以后,我又随手查了一下剩余未修改部分的字数……嗯????为什么还有一万多字?

要知道这两章加起来都有六千五了QAQ


后文:3 4 5 6 7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