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

剁手剁到怀疑人生

【维勇】Life and Love 01

修改了之前时间和赛程安排上的bug,还有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

不过这样一来就变成了维克托要在短短两周内调整好状态应对国内赛,以及用之后一个月时间编排和练习两个全新的节目了啊!这完全是爆肝的节奏好吗?

请允悲……

设定:

  • 中短篇小可爱

  • 原著向不动摇

  • 勇利视角

  • 尽量不ooc

  • 时间点已经改正,大奖赛结束后的一个星期,距离俄罗斯日本国内赛召开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具体是12月19号20号的样子

  •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虽然很早就知道人生总是避免不了分离,但没有想到的是,在勇利终于痛下决心和维克托继续教练关系过后才一个星期,两个人便站在了象征分离的机场里。

啊啊,总觉得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勇利如是想着。

明明才决定要和维克托一起继续花滑生涯的不是吗,结果还是迅速的被现实打了脸。

这一次的分离,更多的是出于无奈。

于是就连维克托,也不由得抱怨起了俄罗斯和日本赛制设置的不科学。

“天知道为什么日本全国赛一定要赶着和俄罗斯全国赛前后脚召开。要是能再晚一点,我就能作为教练陪着勇利一起回日本参加比赛了。”面对这次的分离,维克托如是说道。

这次的分离,主要是因为身为日本花滑特别强化选手的他为获取四大洲以及世锦赛的选手权,不得不提前一周赶回日本参加日本国内赛。

 “是是,不科学,不科学。”一边应付着维克托的碎碎念,勇利一边不由得暗里擦了把冷汗。老天啊,维克托这是忘了他这个赛季的两首节目还没编排完吗?对此他该庆幸日本国内赛比赛时间安排的恰到好处吗,毕竟若是再晚几天,兴致冲冲的维克托可能就要丢下俄罗斯这边的诸多事宜,跟着他跑去日本比赛了。想想那个画面,勇利都感觉自己要晕了。

虽然保有“俄罗斯的现代传奇”的等诸多头衔,但纵然是维克托,也无法在短短时间里做到迅速搞定这一赛季两个节目的选曲和编舞呢。当然喽,编排新节目还是其次,在此之前,维克托首先要面对的是,一周后的俄罗斯全国赛。

想想都要为维克托捏把汗的紧凑安排啊。勇利无力的想着。

 

“果然,我还是跟着勇利一起去日本吧。”这不……维克托又来了。

勇利痛苦的捂住额头,“不可以的哟,维克托。”

“知道啦,我只是跟勇利开个玩笑罢了。相处这么久了,勇利还真是一点都开不起玩笑呢。”对此,维克托快乐的回答道,并辅以热情的蹭脸攻势,手上的金戒指闪烁着光芒“我只是有点难过啦,和勇利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兼生日居然没办法一起庆祝……”

居!居然还委屈起来了!

之前是谁说的,俄罗斯不流行庆祝圣诞节?而且……貌似你们的圣诞节时间明明是在1月7号吧?至于生日也是……是维克托你一本正经的拒绝提前过生日的好么?无奈的想着,勇利提醒对方——

“维克托,看时间,再不过安检就要错过班机了。”

“欸?没事的啦,俄罗斯航空经常会推迟航班啦。”这种理直气壮的口吻是怎么回事?

是的,虽然很难以想象,但他们俩确实在位于圣彼得堡的这个叫做普尔科沃机场的地方黏黏糊糊的将近两个多小时还没分开。看着周遭人由开始的一脸兴奋和疯狂拍照,到现在的熟视无睹,勇利连不好意思的感觉都要没有了。

不用想也能猜到,sns上现在都快要刷屏刷疯了吧,俄罗斯现代传奇出现在普尔科沃机场与日本选手告别,两人上演依依不舍整整两小时,机场一度堵得水泄不通……

然而这种头条他并不是很想要啊。

大概是因为差点失去?的原因吧,自打大奖赛决赛结束后,维克托意外变得更加黏糊了起来。在圣彼得堡进行训练的这段时间里,他俩甚至好到晚上同睡一张床……

尽管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维克托家里也只有一张床……吧?

啊啊,当然了,在他强烈要求下,维克托还是没能把一直以来的裸睡习惯进行到底……虽然勇利感觉自己都快要完全屈服在维克托每天的星星眼攻势下面了呢。

 

“一定要早点回来啊!”磨蹭了片刻,维克托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勇利。

“是是,最多一个星期我就回来了。”

其实想想,勇利也挺能理解维克托的,毕竟这也算是他们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分离——

“一想到勇利这是完全离开我这个教练参加的第一场比赛就觉得很担心呢,要是发挥失常了可怎么办?我还想着要同勇利一起在世锦赛上好好的比赛一场啊。”

“……不要一副我一定会发挥失常的模样啊!就算没有维克托在,我也会拼尽全力拿到国内赛冠军的好吗?”勇利有些黑线的回道,被维克托这么一说,原本因离别而有些低落的心情完全找不回来了呢。

“啊,终于提起点精神了呀,勇利。”

欸?!勇利突然怔住了。

所以……维克托这两天所有的表现都是为了让他不要因这次的分离分离难过吗?

身体突然被紧紧的拥抱住。

“维克托……”下意识地回抱住对方,勇利把脸埋在维克托的颈窝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对方身上好闻的气息。耳畔突然传来轻而缓的吐息。

“呐,勇利,你还记得之前在机场我同你说过的话吗?”

“……嗯?”

“不记得了?那我就再说一遍好了,即使无法同你一起去日本,但你要相信,我的心,永远是与你同在的。”

“加油啊,勇利。”

面前的俄罗斯青年笑着比出加油的手势。

“嗯!”

 

 

 

虽然有在维克托面前作出保证啦,但是回到日本紧锣密鼓的参加赛前最后训练的勇利的情绪多少还是受到了点影响。

毕竟这可是最近一年来第一次没有维克托陪同参加的比赛啊。

之前居然还曾经下定决心要和维克托分开……现在想想……呜……光是分开几天就受不了了好吗?而且往长远里想想,还不知道维克托今年的训练安排是什么样,要想调整到最佳状态复出的话,维克托这两个月,恐怕绝大部分时间都要在训练场上度过了。

也就是说,不仅是全国赛,可能今年的四大洲赛都要一个人参加了。

呜~好难受啊!单是想想就感觉完全没有了动力呢!

这样想着,低落的情绪不由得带到了练习中去。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

“欸?!录视频?!!!!!!”面对电话里的维克托的要求,勇利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没错,勇利。为了防止勇利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偷懒,从今天开始,勇利的每次正式练习都要录成视频发给我。”似乎是因为刚刚结束完一组练习的缘故,看上去显得有些疲累的维克托拽过身边的水壶大口灌了下去,原本垂在脸颊上的银发也汗涔涔的黏在了额头上,这让维克托看上去又年轻了不少。

“可以是可以,但……维克托你忙得过来吗?单是要在最短时间内编排两个节目就已经很够呛了吧?还要备战全国赛……”

“当然是……忙不过来了啊。勇利你不会真当我的精力无极限吧?”小小的拖长了音调,维克托笑了起来,“没事的,你的练习视频我会拜托雅科夫帮我看着,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和他说了,让他直接联系你。当然了,只要有空,我也会仔仔细细看的,勇利可不要因此而偷懒哦!”

“……不会啦。”想到这两天有些心不在焉的训练,勇利难得的心虚了起来。幸好隔着层屏幕的维克托并没有发现。

虽然说只要一紧张就会通过练习来缓解压力……

但是现在内心的低落已经超越了练习所能缓解的地步了啊。

 

这样想着,勇利忍不住朝电话那头的维克托倾诉了起来,“哎,维克托,我……”

还没等到勇利吐露心声,维克托那边就传来雅科夫教练让维克托过去训练的声音,原来不知不觉他俩已经聊了整整一个休息时间。

“嗯?啊啊,看来休息时间结束了啊,那么勇利,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下次聊了哦?记得录视频啊!”

“……嗯,知道了,拜拜。”原本卡在喉咙里的话不由得又咽了下去,勇利强打起精神同维克托告别。

结束通话,眼见着手机屏幕渐渐暗了下去,勇利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接下来赛前的最后两天训练,可不能像之前一样没精神了啊。





                                                                                      ---tbc---




这里碎碎念一下

爬墙了两年的我终于又爬回来了,想想也是醉醉的哈哈~

之前没写完的都会找个时间补上的QAQ请相信我真诚的眼神。

最近这个星期突然爱上了YOL,而且是n周目不断循环的节奏笑哭。

然而冰尤十二集实在是太不够舔了QAQ

总之就是这两天稍微冷静了一点后,又认真看了很多网上关于冰尤的分析,感觉莫名有点手痒啊哈哈

开始是只是记在手机记事本里,结果没想到两天字数破万ORZ我是有多热爱冰尤啊笑哭。



后文: 2 3 4 5 6 7

评论(16)

热度(71)